《你好,克拉克先生》28

《你好,克拉克先生》28

家邦回到現場時,樂天正好開始演奏,但內容卻是他從未聽過的。

 

「這是怎麼回事!?上面那個人是誰,是誰准他上去的?」,家邦的語氣有些激動。

「那個人是歐陽同學帶來的,說是來唱歌幫忙行動的…」,學弟有點恐懼的回應。

「唱歌?但這首歌不再計畫之內,這是誰決定的?」,家邦覺得這一切根本是胡鬧。

「是…是S大的王大哥和軍山學長決定的,我們有阻止,可是他們…」

「馬上停止,叫他下來,這是神聖嚴肅的行動,弄成這般歡樂,只會喧賓奪主!軍山、范萱、正銘、嚴娜都跑哪裡去了?幹部們怎麼任由他們胡來,你們在想什麼!」

「學長姐們都趁這機會去跟媒體談採訪,嚴娜開會時有大力阻止,但後來生氣跑走說要去找你,我們也不知道她在哪…」

「胡鬧,簡直是胡鬧,所有規劃都被打亂了,這行動我們計畫了每一步,時刻都應該照著走,這樣隨意更動,成何體統!」

 

家邦帶著學弟妹風風火火趕到臨時舞台的音控區,遇上王樑等人。

 

「王大哥,請馬上停止,這行動不該透過如此方式」,家邦開門見山直說。

「呦,咱們的行動最高領袖回來啦?真是抱歉,其實原本我們是想請示的,但怎麼樣都找不到你,只好動用我們不太聰明的腦袋,唱唱歌,不錯吧?」

王樑一臉嘲諷的揶揄,讓幾個僑生社團幹部偷笑起來。

「王大哥,我是去處理些要緊的私人事務,決不是臨陣脫逃,現在我回來了,場面我仍能調度,麻煩你先停下,帶領群眾唱歌,我們T大有規畫適合的時間和歌曲,不應該是…」

「李家邦,說實話,你很有涵養,但這些涵養卻讓你的腦袋全僵了」

「只要是人,都不會喜歡自己一手規劃的東西被任意更動」,家邦一語反擊。

「規劃再好,也要讓人們接受,人民自行決定選擇和未來,是這行動的真諦吧?」

「沒錯,所以需要正確的領導和統籌意見,可是現在…」

「可是現在?現在怎麼了嗎?」

 

王樑指著台前,一片群眾跟著鼓掌哼曲的畫面,人數比先前多了三倍,氣氛持續沸騰。

 

只因為一個人,一個在台上抱著吉他,滿臉笑容的大男孩。

 

家邦認出樂天的臉,心底有種說不上的複雜情緒,不能接受抑或不能認同。

辛苦策畫了數百個日子的行動,在一瞬間,變成如此場面。

是那個說自己連初中都沒畢業的走唱歌手…

這男孩,是昨晚筱凡帶來的,但他當時根本一次正眼都沒瞧過他。

家邦心底深處,開始有了些壓抑不住的變化,一種極強及濃烈的感覺…

遭到背叛的感覺。

 

家邦無法再忍受這種被冷落的感覺,提出強烈抗議。

「我見過這人,但這曲子根本不可能符合…」

 

「主旋律,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西方四大名將之一的拿破崙,以五十萬大軍遠征沙俄帝國,俄軍在裝備和戰術上都遠遠不及,吃過數場敗仗之後仍不肯投降,1812年冬季,俄軍和上百萬人民用全面堅壁清野拖延戰術,誘使法軍拖長補給戰線,最後法軍自內部潰敗,只剩不足兩萬人回到巴黎,這是人民團結的精神之曲,以往,英國人民紀念企圖炸毀國會大廈,反抗議會專政的蓋伊福克斯,也曾用過此曲…」

 

家邦身後突然響起聲音解釋,不必回頭也知道,具備此實力的,只有一個人。

 

「軍山,所以你也同意這麼做?」,家邦強壓下心中情緒,背對著問。

「不只是我,范萱、正銘、志隆,都覺得這方法可行,這能挽救行動」

「即便不是走在正道上,旁門左道也無所謂嗎?你也成了只問結果的人?」

 

家邦側眼看向王樑,即是他口中只問結果的人。

 

「國父革命,會失敗前十次,即是因太過堅持正道,武昌起義,是靠與軍閥的妥協」

「歪理,全是歪理!上面這人懂什麼,他這樣一唱,人是多了,但他有能力引起後續效應嗎?如果媒體詢問你們該怎麼解釋?說他是不知道哪來的走唱歌手嗎?」

 

靜坐行動原本的領袖之一,李家邦吼了起來,深深覺得自己遭到同志背叛。

 

這句怒吼,引起帳篷中的嚴娜和李夫人出來查看。

 

「學長,你回來了?怎麼…大家都在」,嚴娜沒料到帳外全是熟面孔,稍微震驚。

 

李夫人和嚴娜同時從指揮中心的帳篷出來,引起成員們一陣騷動,畢竟她所代表的就是此次行動要對抗的舊政治勢力,李夫人深知情勢,朝嚴娜點頭示意,在隨從護送下離開。

 

與此同時,樂天開始唱起1812序曲與宇宙戰艦混和的自創歌曲,外場的氣氛更加白熱化,後台兩派對立的景象形成強烈對比,家邦身旁站著嚴娜及一眾堅持原先路線的幹部成員們,軍山與另一半幹部,則主張繼續讓樂天唱下去。

 

「關於這位江樂天先生的身分,我們設想過,會對外宣稱他是SPS的台灣成員,恰巧可以對上此次南非使節團的訪問,應該能引起媒體興趣」

 

回答者,是負責對媒體事務的大二幹部,有著一頭俐落短髮的范萱,。

 

「SPS,第三世界巡唱隊?胡說!那得要各國最優秀的音樂人才,他憑什麼?」

對國際消息極有認知的嚴娜說話了。

 

SPS,Semi-Periphery tour Singer的縮寫簡稱,英文意指半邊緣地帶巡迴歌手。

 

一般俗稱第三世界巡唱隊,由各國優秀大學音樂菁英所組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贊助的外圍志工性質團體,週期性在落後的第三世界及邊緣國家進行巡迴演出,深入窮苦地區。

主要任務是教授當地孩子音樂及基礎知識,宗旨是傳播音樂的教化能力,除了母體基金會是常設單位,其中成員定期在世界各國公開招募,必須具備卓越音樂能力及學生身分,服務時間最少一年。

 

 

「 就憑梅爾.菲利浦 」,王樑接上話。

「你認識那個人?」

 

家邦認得這名字,學弟妹們則是紛紛交頭接耳。

 

「說不上認識,就是在因斯布魯克喝過幾回酒,不過以他巡唱隊最年輕隊長的身分,暫時安插個名字進去,不是難事」

 

梅爾.菲利浦,奧地利瑪莉亞德萊莎音樂學院,史萊佛院長的得意門生,十六歲已在多項國際賽事嶄露頭角,在畢業前夕加入第三世界巡唱隊的天才演奏家,此舉讓巡唱隊得到許多第三世界的權貴賞識,尤其是阿拉伯地區等小國的強烈贊助。

 

此次南非使節團來訪,特別邀請他與部分基金會行政幹部擔任隨團人員。

 

SPS在亞洲地區的知名度並未到廣為人知的程度,但對懷有音樂夢的學生來說,卻是一等一的大事,巡唱隊成員的招考難度堪稱一流,當今歐美許多新銳演奏家,學生時代都曾有過此經歷,換句話說,能夠加入巡唱隊,等於敲開往更高音樂殿堂的大門。

 

但由於不支薪的志工特性,對家世背景不好的學生來說,根本是天方夜譚。

 

「這擺明是欺騙大眾,你們這樣操作媒體,不怕被發現嗎!?」,家邦指著軍山。

「只要這個姓江的,真進了第三世界巡唱隊,那一切就是真的」,軍山推推眼鏡。

「可笑,就算他的歌讓觀眾開心,但一個連初中都沒畢業,顯然沒受過正統音樂訓練、沒背景沒人脈的人,怎麼可能通過測驗?」

「他有沒有資格,試了才知道,梅爾人就住在附近飯店,敢賭一把嗎?」

 

王樑拿出口袋中一封英文書信,裏頭內容大致是梅爾熱情的問候、詢問那裡有可以喝酒玩樂的地方,信中更提及此次行程另一個目的,就是要擴編亞洲區的成員,末尾附著詳細的聯絡電話及地址。

 

這便是他願意讓江樂天賭一把的原因。

章節目錄

共 70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