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43

《你好,克拉克先生》43

「大家好,我…我叫江羽芃」

 

羽芃走到講台正中央,兩手握住麥克風說著。

 

簡單一句開場白,立即引來不小的掌聲,尤其阿金跟其他隊友追星般的狼嚎。

江羽芃三個字,更讓台下的小娜暗暗做了個挑眉的表情。

不少學生認出桑詩交響樂團的團服,外加前陣子神破解難題的影片早在網路上流傳,現場半數以上的人都清楚這位粉紅髮帶的身分,趕忙集中精神想聽她會說些什麼,中新師大的首席,一直都是音樂界相當矚目的新人,但能在大三正式公演前就爆紅,過去幾十年來只發生過一次。

 

不過,兩位首席的調性可說是天差地別。

 

羽芃面對現場數百隻眼睛,握住麥克風的手不自覺扭緊,努力想著下一句該說什麼。

 

我要說點關於叔叔的事情…但好像不該直接提到跟叔叔的關係?

 

辛蒂說要先確定那個叫娜莉塔的小妹妹是什麼來歷…

 

可是不說這些,我要說什麼?大家怎麼感覺好認真?

 

說到認真,歐陽老師以前都說,上台就是要全神貫注…

說到歐陽老師,奇怪…我怎麼好像想不起來老師長什麼樣子?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將近半分鐘,羽芃像根頂著粉紅大燈泡的電線杆子插在台上。

 

會議廳裡開始瀰漫真空般的恐怖尷尬,所有人鴉雀無聲的程度像被捕蠅板黏到臉。

阿白和辛蒂很有默契地同時偏頭痛,她們用膝蓋想就知道,兩光妹又走神了,因為上台緊張而恍神飛到外太空去,羽芃是這方面的專家,大二上學期的期末小組報告,羽芃被抽中上台主講,差點害整組被當掉,最後是以平均61分超低空掠過。

但這件事在女魔頭眼裡,卻沒這麼簡單,因為這可能並非單純怯場。

大二下學期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賽預選,在距離上台五分鐘時,女魔頭在後台看了看羽芃的手心和嘴唇,就急忙宣布棄權將她帶離現場,這行為讓主辦方傻眼,但中新師大後來對外宣稱是選手突然高燒,真正的原因只有女魔頭和校務高層知道。

報告書上寫得很直接:學生江羽芃有疑似人群恐懼或舞台恐懼症。

難得一見的音樂天才居然無法單獨上台演奏,這件事被校長要求完全保密,只有讓女魔頭向羽芃的父母告知過,這也讓後來B班所有校內表演幾乎沒有小提琴協奏曲。盡量避免讓她在全場注目的狀況下演奏,可是,桑詩交響樂團過往的最強傳統,一直是小提琴協奏曲,而且所有觀眾、經紀人甚至樂團監製最期待的就是首席獨奏。

前一次團練,女魔頭就是暗中嘗試讓羽芃單獨演奏一小段,卻發現羽芃的音階會因緊張亂跳、拍子跟旋律甚至脫離樂譜現場即興,說簡單點,是人前一緊張就靠本能亂拉曲子,這在任何比賽都是致命的缺點。

可是就同學們看,羽芃就是在琴房獨自練習時會習慣性盯著某個位置,一邊在自己的世界裡發呆一邊拉琴,但琴技還是很驚人的。

 

 

再回到會議廳,在全員冷場中的陣容裡,最尷尬的莫過於旁邊的大力。

 

他萬萬沒料到這舉手自願的女孩…

居然是上台來表演呼吸的!!!

 

「同學,妳可以說一下妳的學校、系級之類的」,大力硬笑著暗示。

「喔,我是中新師大音樂系三年級,B班37號」,羽芃回答。

「還有呢?」

「還有什麼?」,羽芃睜著澄澈大眼,好像怕自己回答錯。

「妳…沒有別的要說嗎?」,大力幾乎傻眼。

「喔…我覺得…克拉克先生很厲害,我是想說…想說」

 

羽芃到一半,眼神又往地板飄去。

現場第二度返回冰河時代。

 

張大力覺得自己根本在和一頭樹懶對話,簡直比256K數據機的連線還慢。

不會吧,這女孩到底是天然呆還是遲緩?

現場終於有人按耐不住,交頭接耳起來。

 

尤其是坐在右前方的A班女孩們,甚至笑出聲,唯有先前一直滑手機的小娜,反而出奇地專注在台上,彷彿在端詳羽芃的長相,不住偷偷露出得意的竊笑。

 

羽芃感受到無聲地催促,悄悄咬著下唇,抓住裙擺的手漸漸用力,眼神越來越低,心底止不住地冒出會表現不好的恐懼感,可是,她總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

這時,會議廳後排發出一聲集體大喊。

 

「學姊,別緊張,我們都挺妳~~~」

 

阿金和隊員們舉起寫資料的白紙,翻到背後,寫著首席加油四個字,最後還有一個阿金畫的天使塗鴉,當然,這個行為在其他人看來超級浮誇,畢竟只是個自我介紹,沒必要搞得像求婚大作戰。

 

羽芃看著天使圖案,又瞧見辛蒂和阿白殷切的表情,不禁回到聖誕夜遺漏的片段。

 

章節目錄

共 70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