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43

《你好,克拉克先生》43

「大家好,我…我叫江羽芃」

 

羽芃走到讲台正中央,两手握住麦克风说著。

 

简单一句开场白,立即引来不小的掌声,尤其阿金跟其他队友追星般的狼嚎。

江羽芃三个字,更让台下的小娜暗暗做了个挑眉的表情。

不少学生认出桑诗交响乐团的团服,外加前阵子神破解难题的影片早在网路上流传,现场半数以上的人都清楚这位粉红发带的身分,赶忙集中精神想听她会说些什么,中新师大的首席,一直都是音乐界相当瞩目的新人,但能在大三正式公演前就爆红,过去几十年来只发生过一次。

 

不过,两位首席的调性可说是天差地别。

 

羽芃面对现场数百只眼睛,握住麦克风的手不自觉扭紧,努力想着下一句该说什么。

 

我要说点关于叔叔的事情…但好像不该直接提到跟叔叔的关系?

 

辛蒂说要先确定那个叫娜莉塔的小妹妹是什么来历…

 

可是不说这些,我要说什么?大家怎么感觉好认真?

 

说到认真,欧阳老师以前都说,上台就是要全神贯注…

说到欧阳老师,奇怪…我怎么好像想不起来老师长什么样子?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将近半分钟,羽芃像根顶着粉红大灯泡的电线杆子插在台上。

 

会议厅里开始弥漫真空般的恐怖尴尬,所有人鸦雀无声的程度像被捕蝇板黏到脸。

阿白和辛蒂很有默契地同时偏头痛,她们用膝盖想就知道,两光妹又走神了,因为上台紧张而恍神飞到外太空去,羽芃是这方面的专家,大二上学期的期末小组报告,羽芃被抽中上台主讲,差点害整组被当掉,最后是以平均61分超低空掠过。

但这件事在女魔头眼里,却没这么简单,因为这可能并非单纯怯场。

大二下学期的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赛预选,在距离上台五分钟时,女魔头在后台看了看羽芃的手心和嘴唇,就急忙宣布弃权将她带离现场,这行为让主办方傻眼,但中新师大后来对外宣称是选手突然高烧,真正的原因只有女魔头和校务高层知道。

报告书上写得很直接:学生江羽芃有疑似人群恐惧或舞台恐惧症。

难得一见的音乐天才居然无法单独上台演奏,这件事被校长要求完全保密,只有让女魔头向羽芃的父母告知过,这也让后来B班所有校内表演几乎没有小提琴协奏曲。尽量避免让她在全场注目的状况下演奏,可是,桑诗交响乐团过往的最强传统,一直是小提琴协奏曲,而且所有观众、经纪人甚至乐团监制最期待的就是首席独奏。

前一次团练,女魔头就是暗中尝试让羽芃单独演奏一小段,却发现羽芃的音阶会因紧张乱跳、拍子跟旋律甚至脱离乐谱现场即兴,说简单点,是人前一紧张就靠本能乱拉曲子,这在任何比赛都是致命的缺点。

可是就同学们看,羽芃就是在琴房独自练习时会习惯性盯着某个位置,一边在自己的世界里发呆一边拉琴,但琴技还是很惊人的。

 

 

再回到会议厅,在全员冷场中的阵容里,最尴尬的莫过于旁边的大力。

 

他万万没料到这举手自愿的女孩…

居然是上台来表演呼吸的!!!

 

「同学,妳可以说一下妳的学校、系级之类的」,大力硬笑着暗示。

「喔,我是中新师大音乐系三年级,B班37号」,羽芃回答。

「还有呢?」

「还有什么?」,羽芃睁著澄澈大眼,好像怕自己回答错。

「妳…没有别的要说吗?」,大力几乎傻眼。

「喔…我觉得…克拉克先生很厉害,我是想说…想说」

 

羽芃到一半,眼神又往地板飘去。

现场第二度返回冰河时代。

 

张大力觉得自己根本在和一头树懒对话,简直比256K数据机的连线还慢。

不会吧,这女孩到底是天然呆还是迟缓?

现场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尤其是坐在右前方的A班女孩们,甚至笑出声,唯有先前一直滑手机的小娜,反而出奇地专注在台上,仿佛在端详羽芃的长相,不住偷偷露出得意的窃笑。

 

羽芃感受到无声地催促,悄悄咬著下唇,抓住裙摆的手渐渐用力,眼神越来越低,心底止不住地冒出会表现不好的恐惧感,可是,她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

这时,会议厅后排发出一声集体大喊。

 

「学姊,别紧张,我们都挺妳~~~」

 

阿金和队员们举起写资料的白纸,翻到背后,写着首席加油四个字,最后还有一个阿金画的天使涂鸦,当然,这个行为在其他人看来超级浮夸,毕竟只是个自我介绍,没必要搞得像求婚大作战。

 

羽芃看着天使图案,又瞧见辛蒂和阿白殷切的表情,不禁回到圣诞夜遗漏的片段。

 

章节目录

共 73 篇章节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发布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