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10

《你好,克拉克先生》10

2016年 中新師範大學 課外活動組辦公室 下午1點42分

 

課外活動組外擠了許多人。

 

當然,做為學生辦活動的監督單位,時常都是很多人的。

 

說準確點。

 

是人多到不正常的地步,從櫃檯到外圍窗台上,擠了超過五十人在圍觀!!

 

幾個剛來上班的老師,還以為發生什麼暴動事件。

 

一切原因相當簡單,十分鐘前,劉老爹廣播後,學生餐廳的一觸即發其實沒完全解除。

而一切的罪魁禍首羽芃,卻不等解釋清楚,想都不想就飛奔出去,英國紳士哥詹姆士看到這情況當然也跟上,但阿金怎麼可能放過眼前這疑似情敵的對象,也風風火火跟出去,辛蒂和阿白擔心羽芃把狀況弄得更糟,也急忙跟上,詹姆士的朋友們和校籃隊的人還沒搞清楚狀況,根本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鬧下去,硬著頭皮也跟上去…

人類是一種比貓還要好奇的生物,看到這比八點檔轉折還快的戲碼,自然不能錯過。

 

你想看,我更想看,他們衝了,我們怎麼可以落後

 

於是造就了課外活動組變成觀光夜市,連值班的工讀生都丟下手上工作加入觀。

 

所有人都盯著會客室裡的狀況,老師們瘋狂維持秩序,就怕玻璃窗被擠爆,但無奈這些學生怎麼趕都趕不走,只有劉老爹照慣例一派優閒的坐在旁邊泡茶,事件的女主角江羽芃,正與這位奧地利來的音樂家面對面坐著,音樂家正和詹姆士等人用德文討論事情,詹姆士不時看向羽芃,顯然在對話中有多次提到。

 

羽芃在等待期間,兩手不自覺抓著裙擺,心裡的巨大好奇轉成些許的緊張。

 

這個人認識小叔叔?但從來沒聽過他認識什麼外國朋友…

 

而且…還是奧地利瑪莉亞德萊莎音樂學院的演奏家朋友?

 

羽芃桌上的名片,即便英文再爛也認得,上頭深藍色底的黃金雙頭鷹校徽,是所有音樂系學生夢寐以求的未來殿堂,號稱國際演奏家的搖籃-以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最有名女皇瑪莉亞德萊莎為名的世界一流音樂學校,一旁的辛蒂和阿白,更是差點大叫出來。

 

羽芃不自覺地繼續聯想。

 

如果爸爸知道叔叔認識這樣的朋友,是不是會比較高興?

 

「妳就是江羽芃小姐?」(英文)

 

音樂家看向桌對面的羽芃,微笑提出略帶口音的問句。

 

「嗯」,羽芃有點緊張的點點頭。

「妳好,我是梅爾.菲利浦,瑪麗亞德萊莎學院副教授,主攻研究新類型演奏」(英文)

「嗯」,羽芃有點緊張的點點頭。

「好,那我就直接切入正題了,我們這次來,除了與貴校交流,還有一個目的,是想拜訪克拉克先生,我們有位…老友非常想念他,但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就是聯絡不上他本人,甚至找不到任何聯絡方式,唯一的線索是這張照片,我們多方詢問,知道照片中背景是貴校的舊校舍。」(全都是英文)

 

梅爾教授繼續說著,從西裝口袋取出一張泛黃的照片。

 

「嗯」,羽芃繼續有點緊張的點點頭。

「剛剛我們詢問克拉克先生的本名,有位資深的校工先生說他的姪女似乎在音樂系就讀,所以才透過廣播請妳來當面確認」(還是全都英文)

「嗯」,羽芃仍舊有點緊張的點點頭。

「為了確認妳們的關係,請妳看看照片,能告訴我哪一位是克拉克先生嗎?」(英文)

「嗯」,羽芃已經點頭到天荒地老。

「小姐,我是請妳看照片…」(英文)

 

梅爾教授覺得這女孩怎麼一直點頭。

 

「嗯」

 

「靠!我看不下去了,這什麼詭異火星對話!?沒人發現這兩光妹根本聽不懂英文嗎!!」

 

白眼翻到快卡在後腦杓的阿白,終於推開人群大喊。

 

全場響起一片噓聲,還有幾個人差點從高氣窗上跌下來…

 

旁邊的辛蒂,則是憋笑到快要胃抽筋。

 

「笑屁啊!陳珊怡,妳趕快去翻譯啦,不然是要講到學期末喔」,阿白對辛蒂猛瞪。

「好啦,好啦,但真的太好笑了」,辛蒂邊擦眼淚邊靠到羽芃旁邊小聲翻譯。

 

「啊,對對對,我小時候,叔叔唱歌就是用克拉克先生這個名字。」

 

辛蒂的介入翻譯,總算讓兩光妹從火星回到地球。

 

「但我們還是需要確認,妳指得出照片中哪位是妳叔叔嗎?」,梅爾教授將照片往前推。

 

羽芃盯著照片,是一張大合照,裡頭是一個完整編制的交響樂團,所有人穿著演出服,男生是白襯衫加西裝褲,女生是白色襯衫和黑長裙,應該是在某次正式上台前的紀念照,右下方的照片時間是1991年6月。

 

交響團中女生在前排,男生在後排,人數相當。

 

辛蒂和阿白也湊過來一起看,兩人自己討論了起來,羽芃則是一語不發。

 

「如果是羽芃他叔叔,應該也是個帥哥吧,是這個大提琴的嗎?」

「我覺得這個定音鼓的比較像」

「這個」,羽芃的食指定在照片上一個位置。

「喂,妳還沒睡醒喔,不要亂指啦」,阿白和辛蒂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克拉克先生,here」,羽芃勉強用英文回答,但口氣十分肯定。

 

她指著照片的最右側,一個穿著工友制服的年輕人。

 

照片裡的年輕人,似乎沒發現自己闖進合照裡,但剛巧看向鏡頭位置,露出部分的臉。這個出乎意料的指認結果,連詹姆士等一群外國學生,也驚訝地看向梅爾教授。

 

沒人相信教授時常提到的克拉克先生,會是打掃的工友。

 

「妳確定?」,梅爾教授的眼神很奇妙。

 

羽芃用力點了點頭。

 

她在確認的同時,一邊看著照片最中央,一個手拿小提琴、綁著高馬尾的女孩。女孩沒有完全看向鏡頭,似乎用餘光看著打掃的年輕人。

 

這個女生,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是校工,妳真的確定沒認錯?」,梅爾教授的眼神充滿試探。

「確定,小叔叔的左臉上的酒窩,我絕對不會看錯,小時候我都會亂戳那個酒窩」

「老師,您常說克拉克先生的技巧,足以開創新時代,這不可能啊!」(德文)

 

旁邊詹姆士等外國學生,滿臉的不可置信。

但梅爾教授只是從容地舉起手,要他們稍安勿躁。

 

「小姐,我現在要撥放一段音樂,妳聽聽看」

 

梅爾教授拿出手機,開始播放一段錄音,不過音質相當差,似乎是重複再錄的音軌。音樂的開頭,是敲擊木頭的聲音,然後是清脆的彈奏聲,以極重的節奏感演奏。

幾分鐘後,小提琴般的音色用古典旋律加入,低沉的大提琴隨後作為伴奏,節奏隨著樂器的變化,越加飛快起來,像是同時有數人演奏般的熱鬧感。然而神奇的是,音樂的旋律並不安排編曲的規則行進,不斷的進行變化,有時彷彿頑皮的小孩在把玩樂器般胡鬧、有時又深沉如同正規音樂廳中的莊嚴演出。

 

在場的音樂系學生們,也都努力聽著,但音階節奏層疊的極為綿密,相當難猜。

 

梅爾教授按下停止鍵。

 

「好,能不能告訴我,這裡頭,有幾種樂器?」

 

這個問句讓現場陷入一片譁然,所有人都猜著解答,辛蒂和阿白都覺得起碼是半個交響樂團的編制,詹姆士和外國學生們認為至少超過三種,至於阿金和校籃隊員們,則一直在狀況外。

 

「至少三種吧,小提琴、小鼓、大提琴」,左側的幾個女學生議論著。

「不可能只有三種,好像還有吉他跟貝斯…」,連幾個年輕的老師也嘗試猜測。

 

「現在學姊是在面試嗎?」,阿金的問題引來四周藐視的眼光。

 

羽芃的頭仍然低著,不知道在恍神或思考。

 

「羽芃,教授在問妳」,辛蒂拍拍羽芃的肩膀。

「蛤?問什麼?」,羽芃突然回神,一臉茫然。

「妳還發呆啊,梅爾教授剛剛問妳,那個樂團演奏有幾種樂器」,阿白補充解釋。

 

「樂團演奏?什麼樂團?」

「我的天啊,妳都沒在聽嗎?」,阿白又要崩潰了。

「有啊,我有在聽」

 

羽芃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道該說萌還是傻。

 

「那快回答教授裡面是幾種樂器」,辛蒂小聲提醒。

 

江羽芃看向梅爾教授,一副為什麼要問這問題的疑惑表情。

 

「這不是樂團啊,只有一把吉他不是嗎?」,羽芃比出一。

 

「咦!!??~~~~~~~~~~」,全場學生不分國內外同時發出頻率一致的長音節。

 

梅爾教授大笑起來,兩手讚賞地鼓掌,自言自語地用現場無人懂的語言說著。

 

「這個女孩, 撒耶那那克歐拉克,哈哈哈哈哈」

 

……………………………………………………………

 

同一時間,在音樂系館七樓的系主任辦公室。

 

外號女魔頭的系主任,正背對辦公桌看著窗外,遠遠可以望見課外活動組外的盛況。辦公桌正中央的電腦鍵盤上,插著一封未拆的信封,右上夾著張名片。

深藍底金色雙頭鷹。

 

信封斜右區塊,有一道鋼筆的英文簽字。

 

此信請致-克拉克夫人

 

章節目錄

共 5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