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14

《你好,克拉克先生》14

一直到現在,大力才有時間細看照片。

照片中,四個男人裡除了克拉克先生和最左邊穿著嬉皮風、帶著大墨鏡的男人之外,另外兩個都是外國人,但是畢竟照片經過壓印又放在紙箱中保存,有些微的模糊,但勉強看得出一個是像中東或者南美洲的臉孔,另一位則是表情嚴肅的金髮歐洲帥哥。

照相的地點應該是在某個簡陋的錄音室,雖然說有做成CD盒的形式,但背面沒有任何曲目名稱,整體來說比學生地下樂團自費做的DEMO帶還要粗糙,與大力看了很多遍的落雨聲影片差不多的包裝成度。

兩個外國人沒想到這位克拉克先生,交友還蠻廣闊的。

那下一步該怎麼做?…

廣告已經發出去了,主秀也說了是克拉克先生,不過反過來想

根本沒有人認識克拉克,假設,找個唱得不錯但沒名氣的新人歌手來頂替。

好像是個不錯的方法。

前提是那個女學生別跑來攪局

反正老闆要的是案子走完賺錢到,上去唱的是不是本尊根本沒差吧!

一個沒有主角的主題秀也只能這樣了。

克拉克先生,雖然覺得你唱歌好聽,但我是領公司的錢,所以對不起了。

大力確定這看似荒謬但可行的計畫,決定先聽聽CD內容,他熟悉克拉克先生的音色,屬於沉厚低韻的路線,決定邊聽邊在資料庫搜尋適合的新人,找到解決方法帶來的熱血感,讓他決定把剩下的幾小時睡眠拼進去,但才剛投入不到幾分鐘。

Line聲音再次降臨

大力發現CD舊到連播放器都抓不到音檔,努力用衣服狂擦,決定對訊息裝死。

Line聲音三次降臨

Line聲音四次降臨

Line聲音五次降臨

Line打過來

煩不煩啊!!沒加班費就算了,都要天亮了還一直丟工作是怎樣!!??

大力近乎暴走的接起手機。

「老闆,我已經在弄了,拜託,有些事我明天再

「學弟,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話筒另一端,是一個熟悉但許久未聞的聲音。

大力呆了半秒,突然眼睛睜大,看看手表,時間凌晨3:15,他翻到桌曆今天的位置,畫了數個圈,上面寫著師父們歸國,12點飛機

「學長!!對不起!!!我剛剛加班忘記了,你們在哪裡?我馬上過去!

「哈哈,就知道你忘了,沒事,你慢慢來」

「抱歉、抱歉,我現在馬上出發,店的地址給我一下」

張大力急急忙忙將辦公室鎖好,挑上機車一路狂奔,恨不得把油都給衝出來,才十分鐘就趕到指定的熱炒店,週末的熱炒店,還是吵鬧非常,在最裡頭的圓桌位置,坐著兩對貌似夫婦的男女,桌旁放著一台嬰兒車和行李箱,大力只差沒跪下去,拼命點頭抱歉走過去。

「學長、嫂子,真的對不起,我們公司晚上出了點狀況,所以整個忘記去接你們」

「沒事沒事,上班族難免的,要吃什麼先點」

把菜單遞過去的學長,大力和同期稱呼他翰哥,今年45歲,是系上的超大咖學長,大約是校友中心會請回去演講的等級,目前在國外經商,但說實話,大力只知道他是做文創和媒體相關的生意,確切內容是什麼,從來沒搞懂過。

「阿力,這麼久沒見,現在上班還開心吧?

另一位將酒杯填滿,已經喝得微醺的學長,叫做勝哥,比翰哥小幾屆,做的是媒體導演工作,聽說業務近年在往第三國家和中亞開發中國家延伸,兩人時常有合作機會,因此回國也約在了一起,而且基本上男人之間的外號沒什麼困難的邏輯,想不出響亮的外號,就是把名字最後一個字加個哥,就可以成立了。

「學長,真的不好意思,你們難得國外回來,我還遲到

「大力,你現在到底是什麼工作,怎麼這麼繁重?

翰哥指著大力被汗浸失的襯衫。

「我現在在南bar天,新人演藝經紀科」

「不錯啊,我記得那是音樂公司對不對?」,翰嫂夾了塊肉到老公碗裡。

「對,是音樂公司沒錯」,大力的聲音有點小。

「那很好啊,你的夢想一直是舞台工作,趁現在多累積人脈和經驗,很有幫助,比你上一份那什麼奇怪的助理工作好多了,對吧?

勝哥拍拍大力的肩膀,勝嫂比較內向,只輕輕微笑表示讚許。

「其實,其實我待的部門是算內勤單位,所以碰不太到現場工作,大部分是在處理人資問題和檔案管理,但是薪水還不錯,所以舞台工作這條路,目前我還在..看狀況」

大力說完之後,圓桌陷入詭異的寧靜,若不是勝哥剛滿五個月的兒子突然哭了兩聲,別桌可能會認為這桌是不是有人死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突然乾掉手中啤酒的勝哥。

他一把將空酒杯扣在桌上,發出頗大的聲響,站起來指著大力。

「是阿,說了半天還是繞回來,別難過,因為你就是個 Ngamzali 教你個新的外國詞-Ngamzali ,懂嗎?

勝哥笑笑說完,拿出菸叼上,伸著懶腰往熱炒店外走。瀚哥則是搖搖頭,露出真是沒辦法的表情,拍拍大力的肩頭,起身加入呼吸行列。

大力聽得一頭霧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兩位嫂子。

「大力,阿勝喝多了,講話不好聽,你別太在意。」,勝嫂回應。

「我其實,聽不懂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大力尷尬的笑著。

「沒事,不懂也好,喝醉就亂講話」,瀚嫂輕嘖了一聲。

「那個詞,是南非官方語言之一的祖魯語」,勝嫂回答。

「南非?祖魯語?所以學長那句話到底是」,大力第一次聽到著奇怪的語種。

勝嫂和瀚嫂對望一眼,露出些微苦笑。

「說你是個半調子。」

勝哥的兒子扭動兩下,又哭了起來。

章節目錄

共 4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