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15

《你好,克拉克先生》15

「學長~我好想控舞台啊!!你們說得對~我是個半調子,我不敢衝、我沒種,我我是一坨大便!!

大學時代開始,張大力有個喝醉後的習慣,就是哭。

哭,雖然屬於人類正常的情緒,但當哭點太低或者太過詭異,那問題可就大了,張大力酒後的哭功,在大學社團裡還算頗有名氣,什麼都能哭,哭天哭地哭單身,哭樹哭路哭三角錐,每逢初一十五,連看到隔壁同學中午吃全素都可以哭得亂七八糟,總之,酒後的大力很忙,比上班遇到報稅季才發現發票都沒打統編還要忙。

另外,大力是個典型的好學弟,只要學長舉杯,絕對沒有第二句話,這是大力能獲得學長們青睞的原因,但實際上,他是個沒酒量的傢伙,大學畢業前夕的全校畢業演唱會和社團聯展,身為系上畢業生代表和舞台總監的張大力。

遇上學長姐們不知該說是恭賀還是陷害的烈酒車輪戰。

半杯威士忌,就呈現失神狀態,一邊感謝學長姊幫忙,一邊哭慶功宴的菜太鹹。

那時候的張大力,不是普通的風光,老師喜歡、學長姐賞識、學弟妹崇拜、同學唱歌聯誼都搶著找,雖然沒交過女友,但在校園走兩圈,總是能遇到想認識自己的女孩,可是他一心只想著在社團和每一次表演中做到最好,熱血、夢想是他的代名詞。

這一切,卻在出社會不到半年時間,蕩然無存

人氣,不能當飯吃;學校,是個單純的地方,所以你會被人單純的喜歡。

可是這個社會,看的是你能不能提供別人想要的,提供不了,要怎麼喜歡你呢?

「學長、嫂子,我對不起你們!!大學念了五年,搞了一大堆活動,學了一大堆技術,結果現在沒一個用得上,整天被老闆當成智障,同事覺得很簡單的事都能搞砸,我錯了!!

其實,從大力踏進熱炒店道變成醉漢狀態,前後不到半小時,瀚哥和勝哥知道這學弟沒酒量,但心裡大概猜得到,這傢伙八成在工作上很悶,悶到不能再悶,顯然是豁出去故意喝醉的,一口氣連續乾了兩杯高粱深水炸彈。

大力坐在熱炒店外路邊,在排水溝剛吐完兩輪,完完整整一副魯蛇模樣。

瀚嫂和勝嫂,已經先帶孩子回飯店休息,只剩瀚哥跟勝哥兩人坐在位子上,遠遠看著大力坐在路邊胡言亂語,熱炒店客人漸漸少了,老闆一副很想收攤的表情站在旁邊等待,但兩人就當沒看見,硬叫了一壺茶來慢慢解酒。

「這小子,怎麼變這樣?以前永遠嘻嘻哈哈的」,瀚哥點起一支菸。

「所以我說他是個半調子,吃不了苦」,勝哥剛熄掉第四支菸,表情稍有不悅。

「會嗎?」,瀚哥吐完菸,拿起茶杯晃了晃。

「半年前他剛退伍,半夜跑來找我,說想走舞台這條路,很熱血的說了一大堆理想,請我介紹工作,那時候手上是有幾個案子跟認識的團隊在找人」

「然後?

「我跟他說,這些團隊對你來說太專業,你在學校是很強,但不代表在外面一樣,起碼要先去業界花錢從基礎開始學,甚至是沒收入的跟著學,打進舞台圈子,我才好推薦,但這小子才熬了兩個月,就不去了,說要找穩定的工作」

勝哥將菸熄掉,幫自己倒了半杯茶。

外頭的大力開始吐第三輪,老闆表情越來越難看。

「這我知道一點,他那時候也問過我,但我當時人在國外,所以也無法幫,不過,他家的狀況似乎不是很好,在南部務農,你總不能要所有人跟你一樣瘋吧?花兩年兼差打工的非人類日子」,瀚哥苦笑著。

「不是我殘忍,但這圈子就是這樣,多少人默默無聞一輩子,就是沒有狠下決心去拚,最怕就是來來回回,賺不到錢就去找工作,工作做了一陣子又想回去追夢,結果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夢想沒前進、工作也累積不到經歷,到頭來什麼都沒有…哎,我就是看好這小子,現在看他這樣猶豫不決才生氣。」

「是吧,這條路的確不好走,但記不記得你當年」,瀚哥正想說。

「先生,拍謝吼,我們真的要收攤了」

老闆快受不了了。

瀚哥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已經將近五點,他結帳時還多給兩千當作清理費,才讓老闆將臭臉關閉。

「ㄟ,大力,該回家了」,勝哥拍拍大力的肩膀,但他沒回應。

「大力,起來吧,你早上還要加班」,瀚哥拿著隨身物品也來到路邊。

低頭已久的大力突然起身,對馬路上大喊,似乎想把所有的怨念一口氣釋放出來。

「上班上班我不想上班!!為什麼星期六早上我還要一個人進公司整理那些該死的,我不想弄什麼克拉克先生,克拉克先生根本早就掛了、我不要搞那種莫名其妙只想賺錢的表演,我要做對的事情,我一定要當他媽的台灣最強舞台總監,我明天就去離職,反正大不了繳不出房租沒飯吃,我就不信沒辦法完……!!!

這個失志的年輕人終於認清自己的夢想,他舉起雙手指著這座城市,他看起來不再恐懼不再退縮,就在說到在最熱血澎湃的一刻

直接一頭撞上旁邊的變電箱。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