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1

《你好,克拉克先生》21

「家邦,有報社來電,要問採訪事宜,要你趕緊回電!!

但在曖昧瀰漫的同時,家邦身後一人高聲喊著。

「好,知道了,我馬上就去!抱歉,筱凡妳剛說什麼?」,家邦回應完轉頭。

「沒事,沒什麼,你你先去忙正事吧」,筱凡頓時覺得很尷尬。

「妳真的沒事?臉感覺很紅,不舒服別撐著」,家邦輕碰她的額頭。

「真的沒事,是這外套太暖,你趕快去忙,我我想看看譜,明天得考這首,呵呵」

「好吧,我就不打擾妳了,有什麼話,我們晚點再聊」

家邦丟下一個微笑快步離開,留下內心獨自複雜迴圈的女孩。

我剛才到底是怎麼了?現在可是重要的時刻,我竟然靜想這些兒女私情?

但,他是真沒聽見嗎?

我說得小聲沒錯,但他靠得挺近

罷了,多想也是無解,目前不該談這些的。

筱凡翻出琴盒中的樂譜,帕格尼尼隨想曲第二十四號,又稱a小調隨想曲,19世紀鬼才音樂家尼可羅 帕格尼尼,以喜愛融合大量艱深炫技、演奏時如魔鬼上身般癡狂聞名世界,二十四首隨想曲是其最有名的系列作品,號稱給予所有演奏家的公開挑戰。

第二十四首隨想曲,拍子明亮有力,必須一邊展現飛快頓弓技巧,同時兼顧左手疾速撥弦,快速變化的急板風格,筱凡的琴技取向並非炫技派,因此是個十分艱鉅的挑戰,老師總要求以小提琴大師雅莎. 海飛茲的版本為參照,這讓筱凡吃盡苦頭,不管怎麼練習弓法,都難以達到音符分明的層次感。

若照以往,她現在肯定還在琴房獨自苦練,如今卻在寒風中看樂譜想像節奏,明天的第一次試奏,將決定下次地區出賽代表,她自然是最被老師看好,但最近練習時間銳減,內心實際上連完整呈現的信心都沒有。

「為何手腕就是放鬆不了,難道是天太冷?

筱凡越想心越急,腳下踱著步,右手拿琴弓反覆練習動作,左手演示撥弦滑音,就是無法達到預期的速度。她沒發線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一方面是學生行動試圖將人集中,製造群眾多的感覺,一方面是夜真的深了。

直到身後最後一盞燈滅去,她才被黑暗提醒,由於擔心自己練習影響行動,她走得相當遠,四周過度的黑暗靜謐,讓她有點不自在。

「走過鐵路旁,我揹著吉他,蘆花低頭笑呀,青蛙抬頭望,一句一句和呀,一聲一聲唱,蝸牛慢吞吞,漫步夕陽下,走過鐵路旁,我彈著吉~

漆黑中,筱凡聽見有人似乎默背一般念著歌詞。

夏之旅的歌詞

筱凡聽出這是江樂天的聲音。

她想起,一個多小時前,正被這人纏著不放,苦苦哀求自己唱一遍夏之旅。

「拜託,唱一次就好,一次我就會」,樂天的表情雖是懇求,但相當頑皮。

「憑什麼你說唱就唱,我又不認識你」,筱凡千百個不願意。

「怎麼會,我知道妳叫歐陽,妳知道我叫江樂天,這樣不行嗎?」,樂天說得很認真。

「你你這個人根本無賴,罷了,夏之旅我不聽成吧,你想唱什麼就唱什麼,別一直跟著我」,筱凡一心只想趕快跟家邦會合。

「抱歉,妳如果不唱,我今晚就沒歌唱了」

「少騙人。」,筱凡轉頭就走。

「是真的,我我的頭腦不好,總是忘東忘西,沒帶錄音機,我真不知該如何開始,哈」

樂天笑笑說著,情緒卻明顯下沉,筱凡感受到其深含失意,停下腳步。

「是真的不會?

「當然是真的」

「好吧我就唱一次,你聽完就別跟著我了」

「知道了,謝謝妳」

筱凡漸漸發覺,這人雖怪,但非常喜歡笑,而且笑得很真,看人時的眼神也澄澈無比,即便面對不耐煩的態度,卻一點沒有慍怒感覺,像個天真的大孩子。

「走過鐵路旁,我揹著吉他,蘆花低頭笑呀,青蛙抬頭望,一句一句和呀,一聲一聲唱,蝸牛慢吞吞,漫步夕陽下,走過鐵路旁,我彈著吉他

筱凡一句一句唱著,樂天的表情變得極為認真,口中念念有詞,到了第二次副歌,他的笑容再次出現,跟著搖頭晃腦打著節拍,筱凡其實唱功不錯,但礙於學校老師總說這種是商業歌曲,身為音樂人應該遵循正統,因此極少展現歌喉。

唱完一次之後,樂天果真不再糾纏,道了兩聲謝謝,拿起吉他微笑離開。

筱凡猜到樂天應該是到廣場另一邊唱歌,但沒想到過了這麼久

歌詞怎麼是用念的?

還說聽一次就會,原來只是吹牛哼,去糗糗他!

筱凡想趁機發洩未說出心意的怨氣,跟著聲音尋找,發現一處燈光還亮著的小空地,她側身從一顆小樹後觀察,只見江樂天抱著吉他,坐在一塊造景石頭上,似乎在對誰說話。

這時間怎麼可能還有觀眾?

不過,意外總發生在想不到之處,筱凡轉出樹叢,竟看見至少四十多人坐在樂天身前,有帶著孩子的父母、親密的情侶、年老的夫婦、甚至是附近的遊民,人人隨興地或坐或站,跟樂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似乎在討論下一首該唱什麼。

怎麼會這麼多人!?而且,比參與靜坐的人還多?

筱凡刻意避開燈光接近,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沒想到,在聽眾群左後方,竟有一批不久前才從靜坐離開的夥伴,也在等著樂天演奏。

「小姐,不好意思,請讓讓好嗎?

筱凡被一位婦人拍了拍,原來身後木長椅上,有一家三口坐著。

「這位太太,能否請問,妳們是專程來看那男孩表演的?」,筱凡忍不住詢問。

「沒有,我們本來在散步,聽到聲音好奇來看看,聽著聽著不想走了」

「什麼?他唱了很久?」,筱凡的眼神充滿疑惑。

「有一個小時了吧」,回應的是婦人的先生。

「一小時?怎麼可能他到底唱了多少首歌?」,筱凡自言自語著。

「姊姊,上面那個哥哥,只有唱一首歌喔~

婦人的女兒可愛的回答著,這時,稍遠處的樂天刷下和弦,下一首要開始了。

「只有一首歌?

「對呀,哥哥說今晚他就只會這首,可是,他已經唱了好多好多不同的樣子,好厲害好厲害」,小女孩指著江樂天。

筱凡看向燈光下的樂天,聽著他開頭彈出的和絃,並不是夏之旅的節奏。

更不屬於任何一首她聽過的歌曲。完完全全是全新的即興曲調。

樂天的手上看似凌亂無章,但奏出的樂曲,卻是如此悅耳動聽,轉眼令眾人陶醉其中。

江樂天,邊彈邊燦笑著,口中唱著旋律完全不同的夏之旅歌詞。

歐陽筱凡,邊聽邊經訝著,彷彿森林中遇見頑皮精靈的提泰妮亞。

一個荒謬的幻想不停在她心頭冒出。

眼前這人,是從別的世界來的音樂精靈嗎?…

章節目錄

共 58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