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2

《你好,克拉克先生》22

「生活苦難壓不垮我。我心中的歡樂不屬於自己,我將歡樂注入音樂,讓全世界同感歡樂。

沃夫岡 · 阿瑪迪斯 · 莫扎特 ( 1756 – 1791 )

…………………………………………………………… 1990 3/17 凌晨 中正紀念堂廣場

天際線隱約泛起淡藍白,些微日光透過雲層薄霧灑下,映照兩個奔跑的身影。

或者該說,是一個人拉著另一個快跑。

高馬尾正拉著快餐服奮力狂奔,跑在前面那位的面上難掩興奮之情。

「喂,妳要帶我去哪阿?

樂天手上的吉他險些拿不住,吉他袋裡東西沿路掉了一地。

你別管,跟我來就對了」,筱凡完全不管發問,揪著樂天的衣角猛跑。

好好,我跟妳走,不過讓我先收個東西吧」,樂天試著拉回袖子。

「不行,沒時間了,現在不去,人就散了

筱凡望著天色,想到家邦說過,天亮後會有媒體記者採訪,倘若現場靜坐的學生人數太少,勢必無法引起社會關注,一旦讓記者認為沒有採訪價值,行動便不可能進一步擴大,若以筱凡最後看見的人數,實在不是很樂觀。

「別急別急,我馬上就好,這個、還有這個奇怪,跑哪去了?

樂天回頭將雜七雜八的私人物品一個個撿起,動作慢條斯理,他收完大半,才發現似乎少了東西,不停四處轉著,筱凡在一旁不住看錶,急樣全寫在臉上。

你好了沒有?

快好快好,怎麼會找不到,我昨晚分明有放進去」,樂天念念有詞。

你找的是很重要的東西?」,筱凡詢問著。

很重要,是給曉芃的生日禮物。」

曉芃?生日禮物?

「對 ,是我答應她要送的」,樂天邊回答,邊鑽進旁邊的草叢查看。

筱凡聽到這與自己相近的女孩名字,心理不自覺想到。

過兩個月也是自己的生日

家邦會不會也為我準備生日禮物?

不過,我們是那樣子關係了嗎?

沒想到,這怪人為了一個生日禮物如此緊張

八成是他心儀的女孩吧

「我來幫你,禮物是什麼?有包裝嗎?」,筱凡將髮絲順到耳後,挽起袖子。

「是一束百合花

「什麼顏色、品種?」,筱凡展現出平時的幹練,直問特徵。

「白色,塑膠的」,樂天搔著腦袋,邊講邊看地上。

「你說什麼,塑膠花?

筱凡不敢相信這答案,這世上竟有人拿塑膠花當生日禮物!?

「你你送塑膠花給女孩子當生日禮物?」,筱凡再次確認。

「對啊,她每次一拿到就開心得呵呵笑,而且又便宜,多好」,樂天自然地回答。

「太過分了!你這人怎麼這樣!」,筱凡油然升起一股怒意。

「咦,不好嗎?

「當然不好,這是哪門子生日禮物,沒錢送禮物不打緊,可起碼要有誠意,如果只是充面子,仗著人家喜歡妳胡亂送,那還不如不送,居然這樣對自己心上人,你難道不懂女孩子表面上說沒事,心裡其實會難過嗎?」,筱凡只差沒指著樂天的鼻子罵。

「心上人妳說曉芃?」,樂天開始有點理解筱凡為何生氣。

「你還笑,我真為她感到不值,一年一次的生日卻感受不到半分誠意。」

「妳誤會了,曉芃不是我心上人,她是」,樂天笑著解釋。

「就算是朋友,對女生也不該如此,我不屑你這種人幫忙,差勁!」,筱凡轉頭就走。

樂天壓根沒想到筱凡的脾氣竟然這麼烈,趕緊收起笑容,三步併作兩步跟上。

「曉芃是我姪女,這幾天剛滿一歲」

簡單的回答,讓筱凡一下呆住。

「姪女一歲?」,筱凡覺得兩頰發熱。

「對啊,本來想送衣服,但小孩衣服好貴,玩具我更買不起,只好買她愛玩的,大哥說曉芃這孩子對花粉過敏,送塑膠的讓她玩玩就好。」

「喔,那那就好」

「不過,妳何必生氣?」,樂天可搞不懂女孩的心裡。

筱凡一下答不出這簡單的問題,甚至覺得很糗,因為樂天要送什麼禮物、送給什麼人,根本都與自己無關,剛才的莫名激動,其實完全是自己內心的映射,畢竟父母生意失敗後,她就再沒收過一份像樣的生日禮物。

為一個毫不相干的女孩子著急,這是以前的她絕對不會出現的情緒。

筱凡也說不上為什麼,只覺得認識家邦後,心裡變得更細膩、容易波動,甚至為此次靜坐行動逃掉練習、宿舍晚歸,但有時候,她隱約覺得自己不是很了解家邦,只知道她在學校是個風雲人物,溫柔體貼又聰明,家境似乎不錯,不管在任何場合,身邊都是圍繞著賞識他的人們。

甚至是許多比自己更漂亮更聰明的女孩子。

正因如此,她才心急著想幫助他的理想,深怕兩人距離越來越遙遠。

「誰說我生氣!你送姪女什麼禮物,可不關我的事」,筱凡的脾性可不容許道歉。

「咦,妳剛剛不是這麼說的啊?」,樂天又被罵得莫名其妙。

「我只是一時等等,現在幾點?糟糕,天好像快亮了!

「可是,我的花還沒找到啊!

「現在先別管花了!到時賠你多少都行,快跟我走!

筱凡很刻意地看手錶大叫,想藉此掩飾尷尬,再加上心急,想也不想拉起樂天的手,繼續帶著他往靜坐地點飛奔,這舉動就那年代的女孩來說,是稍嫌失態的,更與她一貫的冷傲截然不同,但她此刻腦裡只轉著一個單純的念頭。

得快一點,這個方法一定能幫到家邦!

此時的樂天,心中千百個摸不著頭緒,卻暗暗覺得好笑。

眼前凶巴巴的馬尾女孩,不久前還急著甩開自己,現在態度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僅躲在角落偷聽自己演奏許久、幫著自己找禮物,此刻,更不顧形象拉著自己一路狂奔,樂天其實猜不透筱凡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只知道是讓她開心的事情,在他的認知裡,只要是讓人心情愉悅的事情,就是好事。

半個小時前,樂天演奏完第十七個版本的夏之旅,此次融合不知是歌仔戲或京劇的風格,而筱凡聽了其中七個版本。

她幾乎是兩眼發直的聽完,連披在肩上的外套落地都沒發覺。

簡單純粹、隨心所致的自由演奏,許多節奏的變化轉場,完全不符合樂理,但樂天卻能很自然地進行演奏,看似樸實未加琢磨的調性,實際上飽含華麗深刻的技巧。

然而,就中新師範音樂系的眼光,這是所謂不入流的演出。

演奏,在筱凡心中是最神聖的一件事,每次出場都必須做到完美無瑕,這是她投入音樂的第一天,老師耳提面命的教條,各個章節、技法都必須經過上千次的演練,直到成為身體的記憶。

可是,這個永遠傻笑著的男孩,卻讓她看到另一個世界的樣貌。

那個所謂不入流、媚俗的世界,又讓觀眾為之陶醉、忘記時間流逝的音樂。

筱凡想到的方法,就是讓樂天演奏,發揮音樂吸引人心的力量。

「各位,請再堅持一下,疲累只是一時的,很快就會有媒體朋友來採訪,不久就會有更多同志加入我們,請不要離開,請跟我們一起堅持!

家邦拖著沉重的眼皮,在逐漸散去的人群中不停呼籲,但還是難以阻止成員的流失。

「家邦,你別再喊了,沒用的」,同為核心成員的林軍山推推眼鏡說。

「你怎麼能說這種話?現在是最關鍵期,如果放棄了

「家邦,我們都相信你對改革的熱情,但你瞧那邊」,軍山指著左方不遠處。

家邦順著方向望去,看見幾個著鐵灰襯衫和西裝褲的男人,表情肅穆的盯著靜坐人群,手中黑色筆記本不時記下內容,偶爾交頭接耳討論著。

「什麼時候來的? ,家邦的表情稍變。

「昨晚就有同志發現他們混在警察裡,應該是見我們人變少,才現身」

「總共多少組人?」,家邦側身低聲問。

「廣場周圍少說三組,有的混在運動跟散步的人群裡」

「怎麼不早說,我們可以定方案應對,不必害怕這些走狗」,家邦說。

「沒用的,參與靜坐的人來來去去,他們隨便問都能知道核心成員的背景,我們肯定早就曝光了,也不可能對參與者下封口令,會招致反感。」,軍山淡然的回答。

「軍山,你怎麼能先灰心,身家背景曝光了又如何?只要行動能成功,我們的訴求得到回覆,國大確實改革,這些暗地裡的走狗根本不足為懼!大家說對不對!

家邦這一席話,挾帶著凜然氣勢,引起不少成員的共鳴。

軍山和幾位學歷較高的成員,並未繼續爭辯,只是微笑附和大眾,家邦對這反應看在眼裡,一把將軍山拉到人少的地方,表情上多了幾分不悅。

「軍山,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何在大夥面前質疑我,你是行動副指揮,難道不懂這樣會影響現場信心嗎?」,家邦 的口氣其實已形同飆罵。

「家邦,你知道我們跟你最大的差別在哪嗎?」,軍山的聲音很冷靜。

「能有什麼差別?大家都是選擇為理想而戰,都是該承擔社會責任的高知識份子」

「對,這就是差別」

「你什麼意思?

「因為我們沒有選擇,不像你能選擇只為理想而戰,我們必須考慮現實的出路,考量眼前的一切會帶來多嚴重的後果」

「天啊,你就這麼怕被政府盯上?名字被記上又如何,只要行動成功

「假使不成功呢?」,軍山脫下眼鏡,眼光銳利反問。」

「就是太多人像你這樣想,行動才成功不了,軍山,你是念歷史的,難道不懂革命和改革都需要付出代價嗎?你如此向現實妥協,根本不可能成事,倘若真的為了理想,現實又算什麼,當不成教授、被學界封殺又如何!!

家邦越說越憤怒,揪著軍山的領著狂吼。

章節目錄

共 6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