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3

《你好,克拉克先生》23

軍山一把揮開家邦的手。

「對,就因為我念歷史,才更懂現實有多殘酷,才懂成就一個時代得犧牲多少人的未來,當初你答應我,這個靜坐會盡快結束,有管道能直接將請願書遞交到高層,我才發動同學追隨你,但現在呢?行動氣勢快成強弩之末、努力半天也只有幾家媒體願意採訪,跟高層的直接協商也杳無音訊,如今情治單位已經來蒐證了,我們的名字和臉會被列入黑名單,參與的人全都會受牽連,可能這輩子都進不了國家單位,你懂嗎!!

「國家單位、國家單位,如果不是我們理想中的國家,就算進去任教研究,那有什麼意義!不過就是成為下一條萬年國大的走狗,幫著這不知民主為何物的腐敗國家欺騙人民而已!

「李家邦,你這話能說得豪氣,是因為你不怕封殺,我們念文科的學生,職志就是教書做研究,不像你有背景深厚、家財萬貫的父母,你玩得起這政治遊戲,不玩了還能回去,玩壞了有人替你撐著,但我們什麼都沒有,玩不起!!

「他媽的!!

家邦聽到如此諷刺,再也按耐不住怒火,一拳打在這昔日好友的臉上。

軍山冷不防挨了一拳,也不甘示弱回敬一記,兩人扭打起來。

「林軍山,你把我當什麼人!我說過,會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番成就,絕不靠家中庇蔭,他們有權有勢都與我無關」

家邦騎在軍山身上大吼,被刺激到的惱羞讓他近乎失去理智,軍山聽到這,安靜了下來,眼神落越過家邦的肩頭,看著後面,有種似笑非笑的無奈。

「我說過,我不曾懷疑你想改革的決心,我是怕,為了一條想躍龍門的鯉魚,得犧牲多少蝦兵蟹將才足夠?你看似不同,但終究是條鯉魚、鯉魚啊!哈哈哈哈」

軍山無奈喪氣地大笑,家邦尚未弄懂這話的涵義,突然覺得兩肩同時被人架住, 兩著深色服裝的男人將家邦硬生生托起身,動作俐落快速,但軍山卻像早知道一般,完全不阻止,只默默坐起身抹了抹嘴角的血跡,任由好友被帶走。

「你們想幹什麼!?放開!

家邦再被拖行過程中奮力掙扎,但兩個男人實在太粗壯,完全無法動彈。

「小老闆,您別激動,我們是李董的人,請跟我們走一趟」

「這老頭也開始學警備總部那套了!?這樣公然拉人,當這國家沒有法律嗎!

「是李夫人有事想跟您談談」

「我的決心不會變,就算他是我母親也一樣」,家邦總算扯開兩人的控制。

「但是,孫部長也來了」

兩位男人不再強拉,手比向廣場路邊一輛黑頭轎車。

「什麼,外公來了?

李家邦,改革國大學生靜坐行動領袖之一,面對國家權力也毫不畏懼的優秀大學生,此刻啞口了,他的眼神落在黑頭轎車,心底深處某些東西正複雜起來。

天空因為凝結的寒冷水氣,開始落下點點雨滴。

軍山不阻止家邦被帶走,是因為知道他不會有事,另一方面,是早就被告知有大人物要來見家邦。他回到臨時的行動指揮中心,帳棚裡的學生成員們正因找不到兩位領袖,陷入一片群龍無首,眾人看到軍山回來,都急忙上前詢問。

「軍山學長,怎麼只有你回來?家邦學長呢?」,問話的,是個長相亮麗的女孩。

「嚴娜,妳們別急,繼續堅守崗位就好,家邦去跟記者交涉,天亮前會回來」

「記者?不是早就到了嗎?」, 嚴娜和幾位大學生同時露出疑惑表情。

「記者已經到了?糟糕!

軍山有點亂了方寸,因為回應尚未規畫好,現在人群又正在流失,若是讓記者看到,將徹底失去最後引起社會關注的機會,他掀開帳篷一角查看,果然有三三兩兩拿著相機跟手持攝影機的記者,已經因為久候和雨勢,臉上掛著不耐煩。

「軍山,這些記者表示只能待十分鐘,我們是不是要快點回應?」,成員焦急的問著。

「這嚴娜,妳們幾個繼續留住人,第二組,趕緊去找公共電話聯絡,就算硬找都無所謂,想辦法多動員些人來,第一組帶上傳單跟我來」

「可是,要怎麼留?家邦學長都做不到,我們更不可能,很多學生一看到有情治單位在蒐證,都急著想走」,嚴娜的表情很慌。

一時間,所有人都問著軍山該如何做,帳棚內陷入喧囂混亂,帳外的雨漸大起來。

「軍山,我是不清楚你們T大到底在忙什麼,但現在這狀況不處理,行動鐵定完蛋,S大跟僑生社團的人是我帶來的,大家都是冒著被黑的風險來支持,如果活動注定失敗,我們就沒必要再等了,我的人我要帶走」

在帳篷角落站起來說話的,是個身高190公分的20多歲男子,是S大學生及僑生會社團領袖,正在英國攻讀經濟博士的王樑,此次行動他雖然自願讓出主要領袖位置,但精神地位上卻是最高的。

「王大哥,拜託請再等等,S大跟僑生社是最大的力量,你們一走,行動就真散了

「那就叫他出來,做一個行動領袖該做的事!!

王樑的每句質問,都帶著強大威壓感,身形和地位雙重效果,讓軍山被氣場逼得喘不過氣,完全不知該如何回應。

「他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但他真的是有走不開的急事」,軍山還是盡力護航。

「喔,我懂了是因為那個中新師大姓歐陽的女孩吧,分明搞不清楚狀況,李家邦卻照顧備至,看來這次是換拉小提琴的當新貨了,行動快散了還有心情幹這事,T大唐伯虎真的名不虛傳啊!

王樑是學界出了名的毒舌派,深帶諷刺的一句,令帳棚內半數人大笑起來,但軍山等人卻一臉難看,尤其是嚴娜。

「王大哥,家邦學長不是你說的那種人,請你請你別這麼說」

嚴娜跳出來抗議,但不敢說放尊重點,而且越說越小聲。

「小妹妹,妳是李家邦的信眾,應該知道他的為人,挺會說但真正遇事有幾分能耐!?

「你不准這麼說學長,他不是這樣的人」,嚴娜似乎理智有點潰堤。

「哼,我可沒空與小丫頭一般見識,各位,我們該走了」,王樑不屑一笑。

「王大哥,拜託請再等一下!!」,軍山急忙想阻止。

王樑等人正要走出帳篷,未料篷門卻早一步被外頭掀開。

筱凡回來了。

她頂著沾濕的馬尾,身上全是雨漬,氣喘吁吁但面上興奮不已,手中抱著提琴盒。

「大家,我有方法能夠拯救這個行動了!!

「什麼?」,所有人同時瞪大眼,王樑跟軍山的表情尤其驚訝。

「就是這位,他有辦法幫助這活動」

筱凡拉開帳門,眼神充滿確信。

身穿快餐店制服的男孩走進帳篷,面上帶著招牌的親切傻笑,他朝眾人點點頭。

「大家好,我是江樂天,會唱歌會彈琴,各位想聽首夏之旅嗎?哈哈」

樂天與筱凡,當時並不知道,這場雨、這個清晨,就是一切緣分和傳奇的開端。

更是橫跨二十年的悲傷起點。

章節目錄

共 4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