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4

《你好,克拉克先生》24

「歐陽同學,抱歉,現在學長們在開會,妳不了解狀況,請別擅自發表意見。」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嚴娜,與幾分鐘前無助的楚楚可憐判若兩人,銳利的語言裡,是甜膩嬌嗔的音調,若不聽內容,絕對會讓人以為這女孩在撒嬌。

行動至今,每次籌備或開會,嚴娜不曾給過筱凡好臉色,不合理的強烈敵意,眾人都心知肚明,理由只有一個。

因為這幾個月,家邦與筱凡走得很近。

嚴娜是T大法律系的學妹,雖然才大一,但雙親都是律師的背景,讓她擁有超乎同輩的深厚法律知識,高中時期擔任校刊總編輯多年,對於社會議題和民主運動都有高度熱誠,加上精細柔美的臉蛋、渾然天成的高雅氣息,讓她開學就頗引注目,是同學老師眼中受盡疼愛的公主小姐。

嚴娜很快被家邦這深具魅力,學識豐富的學長吸引,投入社運團體後,她積極展現過人文采,很快獲得家邦、軍山等核心成員的賞識,學校裡總是對家邦跟前跟後,系上很快傳出兩人曖昧的八卦,但嚴娜也從不否認,甚至為此樂在其中,同班的所有好姊妹都清楚,家邦是嚴娜一個人的學長,許多對家邦有好感的學妹,更因此不敢表態。

尤其,嚴家與李家有著生意上的往來合作,所有人眼中,他們應該都是一對。

在嚴娜眼裡,歐陽筱凡不過是個小提琴教書匠的格局,真正能協助家邦完成理想的女孩是自己,可沒人料到家邦對筱凡的殷勤超乎預期,那晚的聯合舞會,她刻意精心打扮,欲一舉擄獲學長的心,因此晚到了半個鐘頭,走進會場的一刻,家邦正對筱凡提出邀請。

她心中計畫好的一切,全被這個永遠只綁馬尾的提琴手破壞了。

為什麼,這普通的女孩有什麼好的?我哪一點不如她了!!

「學妹,我不是有意打斷開會,但這人真能幫助我們。」,筱凡好聲好氣解釋。

換作平時,筱凡絕不可能對如此言語裝沒聽見,但她一回來發現家邦不在,就猜到會是這種待遇,這些人眼裡,自己是個大外行,忍氣吞聲是必然的。

「不好意思,我跟妳不是那種關係吧?何時中新師大成了我們T大的學姊?

「抱歉,家邦總這樣叫妳,一時順口就

「不用抱歉,我至少清楚中新師大的水準,就是喜歡擅自當別人的學姊,呵」

嚴娜語氣是溫柔的,但咄咄逼人的態度,像個響亮巴掌,絲毫不留半分面子。

筱凡聽到自己的學校受辱,一口氣再也不願憋著,將額前濕髮冷冷撥開。

「嚴小姐,我認為妳這話相當失禮,何謂中新師大的水準?

「我說錯了嗎?難道中新師大跟T大是同一水平?」,嚴娜往前挺身,不打算退讓。

「夠了,學妹,現在是自己人爭吵的時候嗎?」,軍山看不下去了。

「學長,明明是這女的亂闖,她根本沒參與核心籌備,不懂行動意義,只是發傳單的外圍,算什麼自己人?」,嚴娜馬上轉成快哭的語氣抗議。

這一席話,引來帳中某些學生的點頭討論,的確,筱凡出身非本科,過往也毫無相關經驗,在行動中應當被歸類為外圍成員,若不是家邦與她走得特別近,她不可能知道這麼多細節。

「嚴娜,不准再說這種話,我說過誰再有區分外圍核心的論調,就離開這裡,這是汙辱民主行動,所有人都有自由發言權!

「哼,我我去找家邦學長」

嚴娜被軍山嚴厲斥責,惱羞下出帳而去,少數T大學生趕忙跟出去,有的人對軍山露出不諒解的眼神。

門邊的樂天,側身讓開道,他看這些人爭得面紅耳赤,無法理解箇中原由。

實際上,軍山與筱凡毫無交情,也必非看在家邦的關係,他純粹討厭上下之分的觀念擴散,歷史上太多群眾運動,總在漸成氣侯時,變成小眾決策、少數人打著理想之名,決定多數人命運的變相獨裁。

然而,追隨家邦來的T大學生,正讓行動逐漸往這方向靠攏。李家邦是個富有群眾魅力的領袖,但最近眷戀聲勢的傾向日漸明顯,昨晚凌晨兩個學校社團拆夥離去,就是看不慣家邦太過一意孤行。

當群眾太過相信某個領袖,心甘情願以他人主見為信仰時,就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

這是軍山心中最怕的狀況。

「林同學,謝謝你」 ,筱凡朝軍山點點頭。

「不必謝,我沒有在幫妳,只是教學弟妹正確的觀念。」,軍山是個公私分明之人。

「妳說有方法可以拯救行動,接著往下說」,王樑眼光射向筱凡樂天兩人。

「王大哥,我認為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軍山正想繼續說。

王樑做出安靜手勢,比向筱凡讓她發言,筱凡深吸幾口氣,認真道。

「用音樂,用音樂吸引人圍觀,我們就有機會引起媒體的注意」

「這並不是新方法,美國反越戰運動、日本學生運動都用過類似招術,我們憑什麼相信妳能不一樣?

王樑看看筱凡懷中提琴盒和樂天背上的吉他。

「因為他的音樂,能夠突破年齡、階層的限制」

章節目錄

共 75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