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5

《你好,克拉克先生》25

歐陽筱凡也說不出哪來的信心,面對強大氣場,仍字字鏗鏘有力回應

聽過樂天的演奏後,她就如此確信著。

這人的音樂,雖與正統、古典完全背道而馳,但非常貼近人心。

彷彿能感受聽眾心境,自然而然變幻的曲風,勝過任何刻意打造的流行樂曲。

「妳說的就是這位?」,王樑打量著樂天,樂天依舊回應笑容。

「沒錯,我聽過他的演奏」

「你是哪個音樂學院畢業的?歐洲?美國?主修什麼樂器?

王樑了解中新師大音樂系在國內的水準,產出無數音樂人才,在教育界享有盛名,這個傻笑的男孩能讓桑詩交響樂團成員認可,應該至少是留學歸國的程度。

「我只有念到初中,沒出過國,音樂,是自己練的,哈哈」

筱凡知道樂天的學歷,但聽到他竟是自學,內心默默驚訝。

這種即興功力,居然是自學的?…

但當下情勢已不容再做其他打算,行動正處在潰散邊緣,更重要的是。

她的傲氣不允許自己認輸。

「開什麼玩笑,這太冒險了,假使他的音樂造成反效果,外頭有大批記者,丟的可是所有人的臉」,軍山努力勸阻。

「你很會唱歌彈琴?

「對,這是我最喜歡的事情」

王樑與樂天兩眼直對上,看見樂天笑著的眼神中充滿無限自信。

帳內氛圍凝滯了數十秒。

「好,我就給你唱一個鐘頭,器材由我們S大和僑生社團提供」

「真的!?」,筱凡現出驚喜神色

「太好了,又可以彈琴了!」,樂天握拳歡呼。

「王大哥,你確定要這樣做?這方案家邦肯定不會同意」,軍山急忙抗議。

「他的方案、造就行動潰散,他的指揮,讓媒體毫無興趣,他有什麼意見,也該讓他自己來講」

王樑的眼神像把逼發寒氣的刀,讓T大學生們鴉雀無聲。

筱凡在一旁看著,開始明白這個社會運動的內部,存在太多她沒看見的矛盾。

「所有人把音響蓋上雨衣推到廣場,就在那邊階梯高處表演,僑生社團去張羅遮雨用的傘,通知所有記者和靜坐成員,五分鐘後開始!

王樑一聲令下,帳內眾人像觸電似動作起來,軍山眼看無法阻止,只好跟著動員T大及各大學成員,不到幾分鐘,擴音器材在國家戲劇院外簷廊下架好,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靜坐現場的氛圍霎時轉換,S大成員不停宣導將靜坐成員引導至能避雨的地方。

此時帳中剩下筱凡及樂天兩人,外頭雨勢擊打在帆布的旋律急促著,樂天一派輕鬆拿出吉他調音,筱凡掀開帳門,發現群眾正往台前聚集,雖然稀稀落落,但起碼改變了先前人潮散去的態勢。

「你等會兒要彈什麼?」,筱凡問。

「夏之旅啊,我剛剛又想到一個唱法」,樂天剛好調完音,微笑起身。

「什麼,又夏之旅,你難道沒別的曲子?」,筱凡的眼睛睜得極大。

「對啊,妳忘了我沒帶錄音機才叫妳教我唱嗎?

樂天正要走出帳門,筱凡突然發覺事態嚴重,急忙將他硬拉回來。

「不成,不能再彈一樣的,這首歌再怎麼變化,調性都太溫婉,引不起共鳴,而且可能有昨晚的觀眾,會讓人興趣疲乏,你再想想,真的一首都不會?

筱凡緊抓樂天的手臂, 快輸的感覺讓她慌了。

冰山首席今天的第二次失態。

「真的不會」

「江樂天,不要跟我開玩笑,你即興彈這麼好,一定練過很多歌路」

「我是說真的,我不會」,樂天趕忙解釋,就怕筱凡生氣。

「你是不是想看笑話,看我輸給那個大小姐?」,筱凡質問著。

「我沒騙妳,我也想把好聽的歌背下來,可是很奇怪,不管什麼曲子我聽一次就會,但過幾天要唱,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腦子總是跑出好多新的旋律,唱著唱著就變了調,所以我大哥跟嫂子才湊錢買了台錄音機,給我帶著聽,要我別老是胡亂唱。」

樂天如啞巴吃黃蓮的神情,讓筱凡不得不相信,心裡回想幾小時前的情景。

的確他的音樂雖然多變,但幾乎不符合編曲邏輯,充滿不曾見過的手法。

什麼樣的歌一聽就會,但無法複製,因為腦子裡總有新的曲調浮現

這江樂天,是天生樂感過人,但心性太跳躍的那種人吧?

「這麼說現在唯一的方法,是再教你一首歌?」,筱凡說出心中結論。

「對」,樂天的面上難得有認真的神情。

「好吧,我想想看有什麼適合的,要能激勵人心又符合行動目的

同一時間,外頭軍山等人努力用擴聲器宣傳,聚集人群將氣氛炒高,帳外也不斷派人催促,時間迫在眉梢,但筱凡苦思不出該教樂天什麼歌曲,她焦急左右踱步,試圖挖出腦中最有氣勢的音樂。

筱凡想著想著,嘴中不自覺哼起一段風格急促、層層交疊的旋律。

「妳哼的是什麼?」,樂天打斷了筱凡的思緒。

「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第四樂章」,筱凡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

「這好聽,教我這首吧」,樂天拿出吉他。

「傻瓜,這首可是交響樂,要好幾個聲部跟不同樂器才能演奏,你只有一把吉他,怎麼彈得出那種氣勢。」

「那教我最好聽的那段,我可以變化」

「別胡鬧,就算教你主旋律,這首曲子沒有歌詞,直接用吉他按音階演奏肯定單調,會畫虎不成反類犬,這曲子是慶祝俄軍打敗拿破崙的事蹟,演奏時甚至需要用上大砲,你再即興也不可能做到。你先別吵,讓我好好想想」

筱凡一副對家教學生的口氣,更有趣的是,她發覺自己聽得懂樂天怪裡怪氣的用詞,知道最好聽的那段就是指主旋律。她解釋完打開提琴盒,想從現成樂譜尋找靈感,不過翻來翻去,都是交響樂或協奏曲,沒有適合單人演奏的曲子。

「歌詞大砲打勝仗

樂天空望著帳外雨勢,再度開始自言自語,眼神四處巡梭,拿起桌上其中一張傳單,上頭寫著激勵學生、人民們爭取民主、改革萬年國大代表等字樣,樂天盯著這些自己完全不懂的語句,眼珠像攝影般高速掃視,一張看完就隨手扔掉,立即拿起下一張,口中碎念的低語越發清晰,甚至開始融入節拍。

1812序曲的主旋律。

「江樂天,現在時間緊迫,我教你兩首學校早操用的軍歌,這肯定無法吸引人,不過你先想辦法撐著,我趕緊想想其他咦,你要去哪?

筱凡一抬頭,看見樂天已在門口,臉上恢復成往常的笑容。

「不能讓觀眾等太久,我先上,妳帶著剛剛那首曲子來找我」

「你說什麼?」,筱凡不懂樂天的意思。

「走吧,該唱歌了,記得來找我」

樂天猶如看見嘉年華的興奮孩子,丟下這句語焉不詳的話衝了出去,筱凡正想攔,卻不甚踢倒桌子,案上大批文件紙張散落滿地,和琴盒中的樂譜混成一塊,筱凡慌了手腳,急忙將桌子扶正,試圖分開樂譜和檔案。

外頭傳來人群騷動的聲音,讓她心底揪了一把,直覺擔心樂天是不是幹了什麼蠢事。

這個江樂天,到底是天才還傻瓜?說了要教他歌還走,希望別給家邦幫倒忙才好

正收到一半,筱凡聽見帳篷入口傳來嚴娜的聲音。

她擔心這一片凌亂景象又落人說嘴,趕緊抱起未收完的檔案,躲到臨時發電機後面,角落摺好立起的預備帳篷正好足夠藏身,但半開的琴盒卻遺落在桌上。

幾秒後,帳門被掀開,是撐著傘的嚴娜,傘下還有一位約50歲的婦人,婦人身穿淡紫色套裝,姿態雍容,手中皮包十分華貴。

嚴娜見帳中沒人,俐落地將傘收好、搬來椅子招呼貴婦人坐下。

章節目錄

共 4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