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6

《你好,克拉克先生》26

「伯母,您累了吧,快坐著歇一會兒」,嚴娜笑瞇瞇地說著。

「好,娜娜就是懂事,真乖」,貴婦人優雅就坐,拉拉嚴娜的手表示讚許。

「伯母,您怎麼來了不先叫我或學長去接您, 現在外頭人多,若不是伯母氣質出眾,我一下還真沒認出您呢,呵呵」

躲在角落的筱凡,聽著嚴娜做作的格格嬌笑,不自覺翻了翻白眼。

「我是想趁家邦不在,過來看看,想了解他到底在忙些什麼,可以這麼多天沒回家,這孩子從小就固執,什麼人的話都不聽,只崇拜他外公,幸好父親的外交工作告一段落歸國,就請他老人家來幫忙勸勸,我才有時間找妳嘖嘖,年輕人就是狂妄,盡做這些反抗的事,希望別影響他的前途才好

貴婦人隨性拿起桌上的紙張邊看邊說。

筱凡暗暗吃驚,原來這一身貴氣的婦人,就是李家邦的母親,家邦出身書香門第她是知道的,但從沒想過是到這種水平。

「伯母,您別擔心,學長是這次我們行動的總指揮,所有人都倚仗他的帶領,他也很清楚伯父伯母對他的期望,不會有過激的舉動,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學長能這麼優秀,都是伯父伯母教得好呀,所以真說起來,我們行動的成果,都是您倆一手促成的,呵呵」,嚴娜的語氣,甜膩到能流出汁來。

「妳這小丫頭嘴真甜,這麼會講話,跟你媽年輕時一個樣,將來肯定也是個律師法官。來,給妳點小獎勵,妳們這幾天肯定沒好好吃飯,拿去吃點好的」

李夫人從包裡拿出幾張大鈔,又想起什麼似的,拿出一件東西,一併放到嚴娜手裡。

「謝謝伯母,哇,這花好漂亮,是百合嗎?

「這花掉在長椅上,我等了一陣子沒人領,包得挺漂亮扔了可惜,就想到帶來給妳,雖然不是真花,但瞧得出來是手工折的,配妳挺合適。」

筱凡偷偷探頭,看見嚴娜手上拿著三朵一束的塑膠百合花,莖部還有紅色緞帶蝴蝶結。

那是樂天要送她姪女的禮物吧?

我得想辦法幫他拿回來

「謝謝伯母,我正好愁著房間裡沒個擺飾。」,嚴娜輕輕將花放在琴盒上。

「別一直說謝,伯母也有事想拜託妳」 ,李夫人將椅子挪近了點,神色認真。

「伯母您儘管說,娜娜一定照辦」

「伯母想請妳多照顧家邦,他遲早有一天會繼承他父親的事業,現在妳們還年輕,想嘗試這些學生運動我們也由著你們,被中央列黑名單自有他外公處理,我最怕就是受傷,妳得在關鍵時候拉著他,尤其是今天

李夫人最後說話的聲音相當小,筱凡幾乎聽不見。

「您說今天警察會強制驅離!?」,嚴娜驚呼出聲。

「對,這是伯父和我父親昨晚會議裡聽到的確切消息,只要媒體一走、人再少點,警方就會動作,畢竟最近南非使節團來訪,這樣一大幫子學生聚在這不走,可不好看。」

「那其他人會怎麼樣?」,嚴娜的聲音有點顫抖。

「這我就不清楚了,唉,這次靜坐行動,裡面不知參雜多少三教九流的人,讓他們受點教訓學次乖也是好事,總之,這件事妳就裝不知道,伯母會派人通知妳,該走的時候妳得勸著家邦」

「好,我知道了」

嚴娜點頭答應,暗處的筱凡卻聽得心驚肉跳,差點叫出聲來。

強制驅離!?這意思是大家很可能會受傷

照那話的意思,家邦的父母早就知道他參與社會運動,而他也只是玩玩而已?

大家這麼相信他,他居然

不行,我要去通知大家,尤其是那個傻瓜,他這樣跑上台唱歌,肯定會被盯上。

筱凡雙拳緊握,正欲起身給兩人難看,忽然間帳外傳來劇烈喇叭爆音。

一陣群眾高呼後,是幾人在帳篷附近的爭吵大罵,其中一個聲音是家邦。

「那什麼聲音?是家邦?」,李夫人觸電般起身。

「我們快出去看看」,嚴娜拉著李夫人出帳。

為什麼會有喇叭爆音,還有人大罵?

糟糕,那個傻瓜肯定闖禍了,不該讓他上台表演的!!

筱凡不再顧慮是否被發現,起身抱著提琴盒往外衝。

然而,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超乎她所有的想像

國家戲劇院前的階梯上、廣場上多了近三倍的人數,所有人同聲鼓掌打著節奏。

連綿細雨在清晨曙光中閃閃發亮,五顏六色的傘面映照著晶瑩剔透的光芒。

江樂天,在階梯最高處,用奇異的手法邊彈邊敲擊吉他,引領眾人的拍子。

觀眾的表情,隨著強力震撼的旋律沸騰,是笑容,更是滿溢熱情的專注。

這讓上百人跟擊的主旋律,是1812序曲不知融合什麼音樂的混成調。

樂天唱著自編的歌詞,不時與觀眾同聲歡呼回應,完完全全樂在其中。

如此精彩熱烈的場面,令所有媒體傻愣著,警察不停用對講機回報,盡顯緊張態度。

筱凡看著樂天再次創造奇蹟,握了握手中的提琴盒,心底浮現一個奇特的想法。

樂天邊演奏,邊用眼神找到筱凡,給出一個傻笑,自信的傻笑。

兩道相識不足十二小時的目光,有默契地穿過上百人群對上。

1990 316 早晨

一個吉他傻瓜、一個冰山首席

一場影響歷史的決定性行動正劇烈發酵。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