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29

《你好,克拉克先生》29

爭論至此,家邦安靜了,嚴娜等人一臉不甘,軍山默不作聲,拿起信函。

 

「志隆、范萱,你們英文好,去吧」,軍山將信遞給身後的范萱

「好,我知道哪有公共電話」,范萱抄下電話。

「不,直接把人帶來,就在所有媒體警察面前曝光,讓他聽聽這人的音樂。」

 

軍山推著眼鏡。

 

「沒問題,我們用拖的也把他拖來!」,志隆扯著大嗓門回應,兩人飛奔離去。

 

短短幾句對話看似簡單,實則昭示一個重要訊息。

 

家邦在行動中的指揮權已被部分架空,T大內部正式分裂

而且其中一派迅速拉攏了外援,步步進逼掌握主要決策權。

 

「你們何時開始預謀的?」,家邦的臉上是冷笑,幾許心寒。

「如果真要說,五分鐘前吧」,軍山的表情十分淡定

「我們這麼久的交情,為了這事背叛,值得嗎?」

「是你先背叛了所有人的信任」

「我背叛?我不懂你說什麼,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最堅持正當路線」,家邦覺得荒謬。

「我聽到,警察準備強制驅離」

「你說什麼!?」

 

家邦驚訝得瞪大眼,軍山將眼神帶向嚴娜,沒有直接戳破,嚴娜心中一驚,直覺聯想到,剛才帳中的對話八成是洩漏了。

 

「強制驅離,警察跟情治單位都在等,只要媒體一走就會行動,現在我必須將這行動鬧大,鬧大了才有目光,記者越寫他們越不敢動,才能保住所有人…這姓江的,就是最後的王牌。」

 

軍山正氣凜然的說著,眼神與家邦爭吵時判若兩人,透發出光芒。

 

「我並不知道要強制驅離,這到底是哪來的消息?嚴娜,妳們知道這事嗎?」,家邦說

「我不知道…」,嚴娜強自忍著慌張,避開軍山的眼神。

「家邦,別裝了,這消息出現時,你同時不在現場,這世上沒有這麼多巧合」

「軍山,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你要相信我」

 

家邦被這出乎意料的原因,弄得亂了方寸,原以為是軍山單純權力慾望作祟,但聽到自己被指控為知情不報,那可嚴重十倍,會讓他徹底失去在社會運動圈的影響力;而對軍山來說,帳外聽到的對話雖然模糊,但確定是出自嚴娜和李夫人,不管怎麼想,家邦肯定都是知情的。

 

「無所謂,我還是會對外宣稱你是總指揮,只是現在發言人由我們決定,失陪了」

 

軍山點頭致意,帶著自己的人馬離開, 家邦大喊了幾聲,跟著追出去。

 

在場的T大成員,知道警察可能強制驅離,急忙討論起來,想找出消息來源是誰,且是誰可能知情不報,王樑等人則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不打算干涉。

 

嚴娜趁沒人發覺,默默離開現場,躲到後台沒人的音響接線處。

 

「怎麼辦?如果被大家知道這件事是伯母跟我說的…就完蛋了,學長也會因為這樣被怪罪,我…該怎麼辦…」

 

嚴娜的腦中飛快閃過各種可能性,深怕自己會因此被家邦討厭,她也不希望行動遭到驅離,只因知道無法改變,才選擇不在第一時間說出來,可是如今態勢演變過於迅速,她蹲了下去,不停思考著補救辦法,急得掉下幾滴淚。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學長才是對的,堅持正統路線哪裡不好了,行動本來就該一步一步,靠音樂吸引媒體注意,這都是因為…因為那個人…對,都是因為她!」

 

嚴娜靈光一閃,發覺自己找到病灶了。

 

就是歐陽筱凡。

 

她透過音響之間看出去,一眼望見在人群中的筱凡,正滿臉笑容地打著拍子。

 

她越笑,她心中的怒火怨懟越炙熱。

 

都是妳!都是妳突然冒出來打亂一切!

 

妳如果沒帶這個人來,所有事情就不會發生!

 

嚴娜抹掉眼角的淚水,看向橫七豎八接著電線的音響,手稍稍握拳用力。

 

……………………………………………………………

 

前方舞台這邊,樂天挾著強大氣勢,多次將現場氣氛拉上高峰。

 

隨著陽光露臉,廣場周圍的人聲、車聲,各類雜音的叫賣聲也多了起來,在場媒體開始大肆報導,後台音控為了延續演奏氣勢,不停將麥克風調大聲,樂天彷彿進入自我陶醉的世界,不停用技法、歌聲演繹這首組合曲,猶如無窮無盡天上之水灌入人間。

 

台下的筱凡,這時開始覺得眼皮沉重,不是音樂不吸引她,而是整晚沒睡的疲憊。

她想起樂天也是一晚沒闔眼,還能如此活力四射,心底不禁有幾分佩服。

 

看來,這怪人是不需要擔心了,只要延續這股氣勢,強制驅離應該暫時不會發生。

不知道家邦回來了沒有…但我之後該用什麼態度見他?

他母親對嚴娜這麼好…

 

筱凡的心中染上幾分糾結,尤其偷聽到李夫人那番話,她覺得家邦距離自己更遙遠了,自己全心全意支持他的理想,但那個高遠的理想,似乎…只是種出社會前的娛樂?

「有些人可以有很多理想,因為他們家有錢一一實現,但我們不是,我不會跟爸媽一樣當個普通人,獨特之人就該走獨特之路,再見!」

 

筱凡的姊姊離家前丟下最後這一句,她這個大姊,天性奔放叛逆,兩人雖然感情不算差,高中畢業後,姐姐就申請到離家極遠的外縣市大學,過著嬉皮般的玩鬧音樂生活,幾乎與家中斷絕聯繫,僅有每幾個月缺錢會打電話回來,過年過節偶爾回來也不會給父母好臉色看,是所有親戚眼中的不孝女兒。

 

筱凡有時也得湊一些打工存的錢接濟這人人眼中不成材的大姊。

 

幾年下來,她也越來越不能諒解這種任性,所謂獨特之路,不過是逃避現實的藉口。

 

「喂,台上在幹什麼?」

「到底還唱不唱啊?」,幾個年輕人喊著。

「表演結束了嗎?上面怎麼沒聲音啊」,一對夫婦討論著。

 

周遭的騷動聲,將筱凡從深沉的思考中拉回神,所有人正議論紛紛。

 

音樂停了。

 

幾秒鐘前爆炸般的氣勢嘎然而止,廣場上聚集的人群均疑惑地盯著台上。

 

樂天身前的麥克風沒了聲音,演奏因此停止,他不停重複撥動開關,毫無反應。

 

筱凡看到側舞台有S大成員跑上台處理,但弄了許久還是沒聲音,樂天顯得相當緊張,群眾因為久候,有的純粹聽音樂的觀眾開始離場,後臺傳出騷動的聲音,似乎是音響器材的配線出錯了。

十分鐘後,廣場上充斥的聲音越來越滿,S大趕緊推出另一組音響重新接線,王樑親自上台測試麥克風,聲音再次回復正常,王樑簡單說了幾句話,將觀眾的注意力喚回台上,表示演奏將會繼續,但事實正好相反…

 

演奏沒有繼續。

 

江樂天抱著吉他傻愣在台上,兩眼左右跑動口中碎念著,筱凡知道他這演奏前的習慣。

 

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樂天卻保持在這狀態,像突然被丟上台的人,充滿徬徨,台下疑惑不滿的聲音持續堆疊升高,媒體記者更是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報導,場子陷入詭異的躁動氣氛。

筱凡完全摸不透狀況,側舞台的成員中多了個外國人,軍山似乎正向他解釋些什麼,看起來頗為慌亂,外國人的年紀大約二十多歲,頂著散亂的淡褐髮色,穿著相當隨性,面上雖然掛著微笑,但不停看著錶,好像急著離開。

筱凡往前兩步,看著台上。

 

這傻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章節目錄

共 62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