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35

《你好,克拉克先生》35

下午1點22分,中新師範大學校園,中新湖畔。

 

中新湖的特色,就是每逢假日永遠很熱鬧,學校便利商店裡外全是散步的家庭。

江羽芃習慣坐在湖邊第四顆石頭上發呆,石頭正對面是圖書館,她很少進去,畢竟音樂系有自己的系館,大部分時間也都在練團室,但她自己也說不上什麼原因,從入學第一天開始,就非常喜歡這個位置,每次心裡有煩惱或想不透的事情,看著圖書館的大門,就覺得平靜許多。

 

「沒有真正了解…我從來沒有真正了解叔叔嗎?」

 

羽芃空望著圖書館碎念,反覆思考梅爾教授和中東男人說的那句話,但就是參不透,阿白和辛蒂則坐在便利商店裡邊吹冷氣邊觀察,阿白臉上全是擔心的表情。

 

但下午茶的動作也沒停過。

 

「喂,她沒事吧?快坐一小時了」,阿白挖起一口霜淇淋放進嘴裡。

「別擔心啦,她很常這樣發呆,兩光妹又不是叫假的」,辛蒂喝的是冰咖啡。

「可是今天中午女魔頭罵超兇的…還是有點擔心,她會不會憂鬱症?」

「妳想太多了,就算憂鬱症,她家這麼有錢,再憂鬱也治到好」

辛蒂低頭開始抓神奇寶貝,嘴上習慣性咬著吸管。

「不行,我要去跟她聊聊,再幾天就公演,首席崩潰大家就死定了」,阿白正要站起。

「阿白小姐,妳是同學不是媽媽OK?她哪這麼脆弱,剛才全團都跟她聊過了,沒事的」,辛蒂拉著阿白坐下。

「真的沒事嗎?可是這次公演她爸媽都會來,她爸要求超高,而且…」

「而且妳要說她從小在姊姊陰影下長大對不對,拜託,她那個姊姊好像一歲就夭折了,現在都幾歲了,陰影哪會這麼重,又不是純文學女主角…」

 

兩人說到一半,便利商店走進幾個音樂系A班的女孩,全揹著樂器七嘴八舌討論著,其中一個是A班班花楚曉菁,辛蒂急忙拉著阿白低頭,用飲料架當掩護,如果讓她們知道A班現在的狀況,肯定會被笑掉大牙。

 

「妳們等等怎麼過去?都別遲到喔」,楚曉菁拿起一瓶綠茶,仍是女王般的語氣。

「我男朋友會來載,應該兩點可以到」,揹著單簧管的女孩回答。

「我們坐公車,可是學姊…請問那活動是真的嗎?能跟這麼多一線明星合作…」

兩個音樂系大二A班的直屬學妹問著,口氣恭恭敬敬。

「懷疑我?」,曉菁的眼神射過去。

「沒有沒有,只是想確定一下,因為我們有照您說的,在全系版上公布,幾乎大家都有興趣,有研究所學長姊來詢問真實性, 那個主秀什麼克拉克先生,我們都沒聽過,所以才…」

 

兩個學妹趕緊解釋,且梅爾教授來訪那天她們並不在場。

 

「主辦的天爵音響和南BAR天,我以前幫他們尾牙伴奏過,都是大公司,不過能不能跟大明星合作,也要妳們通過徵選才行」,曉菁冷笑著回答。

「好啦,時間差不多了,網路上說兩點半有說明會和徵選」,另一個女孩提醒。

 

A班女孩們結完帳離開便利商店,阿白和辛蒂才抬起頭。

 

「她們說克拉克先生…羽芃她叔叔?」,阿白看向外面的羽芃,摸不著頭緒。

「南BAR天是那個辦音樂季的公司…還有徵選跟說明會,我查查看」,辛蒂拿起手機。

 

這時,阿金和校籃隊員走進便利商店,轉眼間全店充斥著可怕的青春汗味,阿金看見兩人,馬上熱情地打招呼,盡顯陽光本色。

 

「哈囉~兩位學姊,妳們怎麼今天會來學校,羽芃學姊呢?」

「我們今天練習公演,至於你的女神,正在外面”沉思”呢」

 

阿白指向窗外,羽芃正繞著石頭踱步,單手在空中比劃音符,不時撥撥被風吹亂的頭髮,她正回憶梅爾教授給的音樂考題,試圖找出當天最後錯在哪裡,阿白只覺羽芃又不綁頭髮,一頭長髮被風吹得像個瘋婆子。

 

然而,這古怪舉動在阿金和所有球員眼中,卻氣質優雅到爆表,所有人看呆兩秒。

 

「真的假的…」,辛蒂沒有加入話題,神情訝異地盯著手機,好像在看什麼影片。

 

「喂,你們不要看成這樣好不好,跟癡漢一樣」,阿白伸手在阿金眼前晃了晃。

「喔,對不起,學姊看起來好像很忙,我晚點再敲她好了」

「你找她要幹嗎?我們這幾天很忙喔,沒重要的事別來亂」

「喔,我昨天跟同學去圖書館想找克拉克先生的資料,但只找到一篇跟那個怪教授有關的舊報紙,不知道算不算重要,所以拍下來想給她看看」

 

阿金從背包裡掏出手機,找出一張照片,遞給阿白。

 

阿白沒想到這腦子都是肌肉的學弟,居然主動為羽芃做這種事,心裡不自覺加了幾分。

 

照片中是一篇泛黃的報導,那家報紙的名稱阿白沒見過,內容是關於以前的野百合學運,記者訪問核心成員的紀錄,報導裡的照片是記者訪問年輕時的梅爾教授,受訪者的稱號是第三世界巡唱隊隊長,主標題寫著:國際巡唱組織,認可本國學生運動 ,以音樂喚醒民主改革思潮,野百合學生運動引起社會普遍關注。

 

「1990年野百合學運?這看起來是梅爾教授,但跟他叔叔有關嗎?」

「他們不是認識嗎?妳看照片邊邊,有拍到舞台上的表演」,阿金把照片放大。

 

照片放大後,果然台上有一男一女在表演,男孩彈吉他,女孩拉小提琴,應該是在合奏,可是全篇報導內文裡,都沒提到兩人的名字,阿白看著兩人的長相,總覺得在哪裡看過。

「照片借我看一下!」

 

辛蒂突然插入話題,一把搶走阿金的手機,拿起自己的手機,對照著看。

 

「妳到底看到什麼東西啊?」

阿白正要追問,辛蒂突然興奮地衝出便利商店,往羽芃的方向狂奔。

 

「江羽芃,妳過來!」,辛蒂直接打斷羽芃的思考。

「怎麼了?」,羽芃心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奇怪的事。

「妳記不記得那個中東大叔說過什麼?」,辛蒂劈頭就是莫名其妙的提問。

「有,他說我根本沒有真正了解過克拉克先生…」

「我記得妳說過,妳叔叔雖然會唱歌會彈琴,但都是彈些好玩有趣讓妳開心的東西,後來也只是走唱,沒有過什麼大型的演出和厲害技巧對不對?」

「辛蒂,妳在幹嘛啊」,阿白追了出來,後面當然跟著阿金。

「妳先不要講話,江羽芃回答我」,辛蒂的表情頗為激動。

「對啊,叔叔很喜歡彈琴,但工作都不好,我爸常罵他這件事」,羽芃說得很落寞。

「好,妳看這個」

 

辛蒂秀出兩支手機,一張照片,一個是影片,影片來自一個臉書活動網頁連結。江羽芃同時看著兩個螢幕,當影片出現音樂時,她的喉頭因驚訝發不出聲音。

旁邊的阿白、阿金和球隊成員都不知道辛蒂演的是哪一齣。

 

「妳接下知道該怎麼做吧?」,辛蒂擺出若有深意的目光。

 

羽芃點點頭,揹起自己的小提琴盒,緩緩看向阿金。

 

「學弟,不好意思,請問你今天有多帶一頂安全帽嗎?」

「有啊,學姊,要我載妳去哪?」,阿金拍拍胸膛。

 

羽芃看看手機上的時間,緊抿一下嘴唇,抓住裙擺的手微微用力。

 

「兩點半,能到南BAR天音樂公司嗎?」

 

章節目錄

共 5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