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37

《你好,克拉克先生》37

VIVI像個聽話的小孩,坐在位子上看看運作中的印表機,再看看茶水間,內心想哭的感覺快將迸發,卻低頭緊抱化妝包忍耐,手指反覆撥弄著化妝包邊緣的拉鍊,即便淚珠滑落,也不肯哭出聲,水點輕輕打溼著腿上的黑絲襪。

 

不要哭、不能哭,那個人不值得妳這樣,妳在上班,妳還在上班…

 

詹曉翎,妳沒這麼差,妳不是被退婚,是他劈腿,妳不能覺得丟臉,不可以往那邊想。

 

VIVI嘗試用深呼吸壓制流淌的哭意,可是酸楚撕裂仍舊陣陣竄進左心房,猶如支鑿子,毫不留情一道一道使勁刻著,彷彿一不留神,心頭就會被敲出個大洞。

 

心碎的人,最怕並非回憶本身,而是短暫獨處的空拍。

 

回憶的反擊,總讓人避無可避。

 

八年…八年是多少天?

 

再多天有什麼用,他現在就是丟下我,丟下從南部上來找他的我。

 

我照他說的,不再網路上宣布交往、不放照片、也沒跟身邊任何人說過。

 

甚至臉書帳號都必須開兩個,所有合照打卡只在放在沒人看到的地方…

簡直像個地下女友。

 

現在,我說是他女友有人會信嗎?

 

說出來,只會被人說是拜金嬌嬌女吧…

 

星期五晚上,VIVI請大力代班,其實不是為任何約會,只是為了確認某些事情。

 

她戴著口罩,像個跟蹤狂找遍東區每一間酒吧,卻找不到男友的蹤跡,手機也從來沒通過。直到她終於放棄,回到住處門口。男友應該開出去的車,刻意停在別層的車位,那一瞬間,她的心涼了半截。

 

在他認知裡,她今晚是跟朋友去夜唱;在她認知裡,他今晚是跟客戶約在東區談案子。

 

玄關的放鞋處,自己的鞋子被踢到一邊,正中央是一雙女鞋,比自己的更漂亮,門裡有女人的笑鬧聲,至於男人的聲音,是化成灰也認得出來的,最熟悉最讓人心碎的嗓音,越笑越讓她心寒。

其實早在半年前,VIVI就被半強迫的做了心理準備,她隱約察覺到他的活動變多了,以他的身分,朋友多是正常的,但越來越多的是,動輒數個小時不能接電話的活動,有時候是會議、有時候是說跟客戶應酬,VIVI追問過,但換來的就是妳是不是不信任我的反問句。

 

她知道自己只是個普通上班族,即便公司同事眼中算是亮眼,卻終究有著巨大差距。

 

VIVI在門前待了十多分鐘,心中來回劇烈拉扯,始終沒有開門的勇氣。

她選擇逃走。在一個小公園裡忍了數個小時,喝著便利商店亂買來的酒,直至喝到半醉,她才將手機裡的通訊錄全部打了一輪,但是好姊妹、同學、朋友、客戶,她沒一個敢說出真相,因為,她一直深信只要再撐半年,等喜帖發出去,所有人就會知道她的男友是誰。

 

畢竟,她怕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男友。

他的外在條件,是說出來會讓所有女孩羨慕的那種。

所以,VIVI一直用自己沒踏進門、沒親眼看見來說服自己。

也許,那雙女鞋只是朋友,也許,她跟他什麼都沒有,只是單純聊天?

 

凌晨三點,VIVI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去什麼地方,也不敢再打擾其他朋友,她不知道還有什麼人醒著,只能帶著喝到一半的紅酒回到公司,想藉著喝醉讓自己能繼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然後,她遠遠看見剛衝出公司的大力。

大力的桌上,有一張寫著熱炒店地址的紙條。

VIVI想找個她還算認識、但不太認識的人陪自己。面對熟悉的人,她根本無法開口。

畢竟她現在最無法信任的,就是最熟悉的人。

 

VIVI在辦公室喝光剩下的紅酒,趁著幾分醉意打出電話。

 

「大力,你可以講電話嗎?」

 

VIVI無法再維持平常撒嬌般的語調,說得有氣無力。

 

「VIVI妳找我!!,當然沒問題,妳想講什麼都可以喔,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喝醉了?」,VIVI立馬聽出大力的不對勁。

「我沒有啊!我哪有喝醉,只是心情超不好的!!我覺得自己超廢超沒用」

 

VIVI已然確定大力喝掛了,但心裡突然不想管太多,決定順著繼續說。

 

「是嗎?我也覺得自己好沒用好膽小」

「不!!!我覺得妳很厲害,EXCEL、資料剖析那麼難妳一下就處理好,比我強多了!!」

 

「我再厲害也比不上蕎姊她們,公司裡好多人私底下都說我只會跟男生嘻嘻哈哈,像個花瓶一樣…」

 

「叫他們去死吧!一個人厲害就是厲害,不是用比較出來的,就算全世界都覺得妳不行,妳自己也要相信自己,而且至少…」

 

電話另一端傳來類似嘔吐的聲音,旁邊是幾個男人抱怨的聲音。

 

「大力,你還好嗎?」,VIVI小小緊張了一下。

 

「還好!應該是我剛剛有撞到頭,哈哈哈,而且我是要說,至少我覺得妳是厲害的,妳也不是花瓶,妳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會讓人很有力量繼續上班,我相信其他人都是這樣想的,我會讀人心,不會錯的」

 

VIVI聽到這句,酒醒了幾分,有點接不上話,說不上害羞還是高興的感覺。

 

「嗯…謝謝你,大力」

 

話筒另一端沒再回應,VIVI叫了幾聲,大力還是沒說話。

 

「你好,請問你是哪位?」,接電話的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是大力的同事,請問…他怎麼了嗎?」

「大力這傢伙剛剛喝茫撞到頭,本來叫不醒,結果妳一打來他就跳起來了,但現在又躺下去了,這傢伙喝這麼多到底是壓力多大」

 

「咦?…」,VIVI覺得很意外。

「妳叫VIVI對吧?我們想拜託妳幫忙照顧大力,妳現在方便過來一趟嗎?,計程車錢或任何花費都由我們出」

 

「可是我…」

 

VIVI本來想說自己有男友,但看著身旁的空酒瓶,將這句話吞了下去。

 

「放心,我知道對女孩子來說不方便,不過我們真的找不到人了,我們只拜託妳看著他,飯店的人我們不放心,或者妳知道他住哪」

 

男子說話幾乎不給VIVI思考的時間。

 

「不…沒關係,我可以過去」

 

「太好了,這邊的地址是…」

 

突然的轉念,是因為手機彈出的兩則訊息,一則來自好姊妹,另一則是從來沒見過的號碼。

 

「VIVI,剛才去妳家,發現一些奇怪的東西 ,妳人在哪?快點回我」,4:42

「詹小姐,我想跟妳談談關於Steven的事情,明天方便嗎?」,4:44

 

那晚,VIVI將手機按成螢幕鎖定放入包包,拿起大力桌上的紙條。

……………………………………………………………

 

「好的,陳同學你先領這表格去旁邊寫,記得專業領域和資料都要填喔,下一位!」

 

這時的辦公室外頭,大力瘋狂處理著接連而至的大學生,手上快速紀錄姓名和學校,中央櫃台還是大排長龍的狀態,後面的人一個接一個,臉上洋溢的都是興奮之情,大力雖然手忙腳亂,但始終掛著陽光的燦笑,甚至不忘跟每個學生閒聊兩句。

 

「後面的同學,這邊也可以排隊喔!~~」

 

VIVI走進櫃台,用大聲公說著,人流快速分成兩道,大力側眼笑了笑。

 

VIVI已經卸掉臉上的全妝,就跟今天在飯店時差不多,不同的是戴了個粗框的大眼鏡,少了俏麗的光彩,但眼睛在鏡片後顯得更大,眼角是一小抹紅紅的印子,有著樸素的美感,VIVI看見大力的眼神,稍微用瀏海遮了一下自己的側臉。

 

「笑什麼,就說了戴眼鏡又卸妝很恐怖」,VIVI低聲念了一句。

 

大力沒有回應什麼,偷偷比了個讚的手勢,繼續讓下一位報名者上前。

 

下一張報名的學生,是位黑長髮戴著寬髮帶,一身白上衣、黑長裙演奏服的女孩。

 

VIVI的第一個報名者,是位個子嬌小,穿大LOGO T桖、牛仔褲的漂亮混血女孩。

 

「同學,妳叫什麼名字呢?」,VIVI甜笑問著,拿起筆準備登記。

 

「我叫江曉芃,我認識克拉克先生,他是我叔叔」

 

混血女孩手插腰回答。

 

這個回答,令全場譁然,VIVI和大力同時露出震驚的表情。

 

但最震驚的,要屬旁邊的髮帶女孩和她身後的兩女一男。

 

髮帶女孩也知道一個叫江曉芃的女孩,說認識也算不認識。

 

是二十多年前她出生前,在野百合學運當天晚上夭折的一歲姐姐。

 

更是克拉克先生與他大哥間永遠無法撫平的最大裂痕。

章節目錄

共 75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