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51

《你好,克拉克先生》51

大力回到講台上,覺得全身力氣被抽乾似的,彷彿少了機油的引擎,喪失推動的力氣,不知道該如何開始,學生們也對台上不再專注,不是在滑手機就是聊天。

台邊就是辦公室的側門,當然也被鎖上了,他很擔心VIVI會再受傷害。

 

沉默在空間裡運行了幾分鐘,大力掛回通話耳機,拿起麥克風。

 

「各位同學,剛才妳們看到的男士,是這次音樂季的贊助商和投資方代表,天爵音響的Steven執行長,後面那位,是執行長特助Vanessa小姐,大家請…掌聲歡迎他們」

場中響起不甘願的稀疏掌聲,Vanessa也很隨意的起身朝眾人點頭笑了笑,對於先前的狀況沒有解釋的打算,有的女同學已經開始收拾東西,大力發現小娜不在位子上。

 

連克拉克先生的姪女都無法認同了嗎?

 

台下滿布著議論,而且完全沒有小聲的意思。

 

大力至此又一次明白,從天爵音響的資方角度來看,他們根本不用太在乎學生的想法。

實習裡規劃什麼內容、有多少音樂人可以實現上台的夢想,從來不是重點。關鍵在是能否賺到錢、績效有多少,即便把眼前這些孩子都氣跑了,只要那個國外集團的資金一到位,要請多少工作人員都不是問題,音響、設備都可以讓他們大賺一筆。

克拉克成為主要題材,不是動人的弦聲或歌聲,最根本的商業價值在於他沒名氣、沒經紀約,任何一個商業演出,表演者的收費往往是最大支出,因此選中克拉克,純粹是壓低成本和給執行長的女友做面子考量。

 

雖然…隨時可能變成前女友。

 

嚴格來說,這活動是用過即丟的免洗筷,確保屎可以拉乾淨的衛生紙。

 

大力覺得很不甘心,他為此不眠不休了幾個晚上、卯足勁生出一大堆方案,還進過警察局做筆錄。他頭一次有點慶幸克拉克先生不在這世界上。

 

起碼,我不用在他活著的時候糟蹋他的音樂和熱血。

 

如果克拉克先生活著,會像我一樣忍下來嗎?

 

「請問還有別的活動嗎?不然我們想先離開了」,右後方幾個女學生舉手。

「請問還需要徵選嗎?晚上有團練」,接著是中間。

「這個活動的形式會是怎麼樣?日期呢?」,此起彼落起來。

「我們真的能跟克拉克先生合作嗎?能見到他本人嗎?」,發言的是羽芃的朋友們。

 

會議廳裡開始鬧騰起來,主要是兩種聲音,質疑活動的性質和想離開的,語氣中大多是不耐煩。

 

「大家稍安勿躁,我們…我們接下來的流程是…我問問好嗎?」

大力嘗試安撫,可是腦中一片剛粉刷過的空白,他下意識按開耳機通話鈕想詢問。問了幾聲毫無回應,但通話燈亮著,顯然VIVI沒有關掉耳機,只是沒聽見。

大力冒出一個奇異的念頭。

我記得…這耳機可以用雙向通話。

 

所謂雙向通話,就是從按鈕對講機模式變成像電話持續講話的模式。

 

大力找到相應的通話鍵,切換模式之後,果然聽見辦公室內說話的聲音。

 

「Steven,我昨天晚上沒有跟蹤你,我真的是跟小娟她們唱歌」,是VIVI的聲音。

「是嗎?但我朋友說在東區的酒吧看到妳?」

 

Steven的語調很冷,跟大廳時判若兩人,一副自己全然沒錯的感覺。

 

「那是…去續攤」

「哈,晚上七點去續攤?所以妳們六點半唱歌,只唱半小時嗎?」

「我…我只是害怕你會不見」,VIVI說話開始有吸鼻子的聲音。

「說到底,妳還是不信任我,我說過我最討厭什麼?」

「不信任…可是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這麼多年,妳永遠在擔心、疑神疑鬼,下午出門的時候,警衛跟我說有看到妳回來但馬上又離開,是回來監視我?」

「那是因為…我看到門口有女生的鞋子,聽到你跟她的聲音才…」

「 對,所以你就覺得我們在做壞事,但妳有親眼看見嗎?這不是懷疑是什麼?而且,妳整晚沒回來去哪裡了?」

「我…」,VIVI被逼得說不出話。

「讓我猜猜,妳是去找那個姓張的吧,哼,也該猜到了,妳剛剛一直黏著他,今天又一起加班,妳們昨晚上床了吧?」

 

Steven的語調裡隱含不屑的蔑笑,比閃著寒光的刀鋒還銳利。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不是那種女人!」,VIVI終於哭了出來。

 

大力聽到這,心底只覺得一切太過荒唐了,這個男人完全做到強詞奪理順便反客為主,VIVI好心照顧自己,現在卻變成被攻擊的最大弱點,因為孤男寡女在高級飯店裡一晚,就算是兩個房間,也不可能解釋得清。

VIVI一下從劈腿受害者被汙衊成報復性亂搞男女關係的賤貨。

大力本想衝進去解釋,卻在門外停止動作,他想到自己如果幫VIVI說話,在這邏輯下就是不打自招。

台下許多正打算離去的學生,看到大力的表情變得掙扎,紛紛停下腳步。

 

「妳說妳沒有,誰可以證明?哼,我本來說不結婚,只是想先暫緩婚期,但沒想到妳居然做出這種事,結婚,還有意義嗎?」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我也可以不在乎你跟Vanessa的關係,只要你不再這樣」

「現在這時候,我還需要妳的原諒嗎?」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VIVI瀕臨崩潰的哭著。

「我們結束吧,婚宴訂金什麼的,妳自己去處理,錢不用還我,音樂季的投資,我們還是會弄到手,妳跟那個姓張應該能撈不少,反正,那克拉克也沒人聽過,行銷跟營運能省不少錢」

Steven的聲音變得較遠,應該是往門口準備離開,耳機裡全是VIVI的啜泣聲,然後是刷開門禁的聲音,急促的腳步聲響起,VIVI好像又追上去,會議廳角落的Vanessa也很剛好起身往外走。

 

張大力,在短短幾秒內陷入一個可怕的兩難命題。

眼前有兩個方向可以定焦。

一個是幾百雙看著自己的眼睛,一個是會議廳正後方的巨大公司旗幟。

大腦迴路裡跳出一句話。

一個他不認識沒見過的人在夢裡說的台詞。

 

「我想要的,只是盡情演奏,是什麼身分、在什麼位子重要嗎?」

 

結論出現了。

章節目錄

共 62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