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63

《你好,克拉克先生》63

「歐陽同學,妳醒了?

筱凡不確定自己睡了多久,醒來瞬間,耳邊立馬傳來一個女聲詢問。

一頭及頸短髮的女孩,正坐在自己身旁,捧著手上的硬式資料夾振筆疾書。

筱凡知道這是剛才拉著梅爾替自己解圍的女孩,在行動中負責應對記者和物資調度,通常跟著軍山行動,是個能力很強的幹部,之前總跟對家邦跟前跟後的筱凡與她並不熟,名字一時想不起來,笑容中有幾許不好意思。

加入野百合運動至今,她其實沒真正認識幾個成員,除了常與家邦開會的領頭人物,許多與自己同年紀的學生,她從沒深入交談,每次白天上完課,黃昏趕到現場幫忙,然後馬上趕著打工,晚上回宿舍前獨自在練團室補足進度。

筱凡從來沒有過辛苦的感受,或許是習慣了。但今早,卻發生太多不習慣的事。

一切從遇見那個傻瓜開始緊急上台、嚴娜與家邦母親的對話、家邦對學運似乎僅是玩玩的態度、接二連三的轉變,讓她開始疑惑。

疑惑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待在行動現場。

撇除掉跟家邦那種曖昧不明的關係,自己儼然是與這一切無關的人。

我好像不該花時間在這種事情上,這個月的打工,欠得時數越來越多

「筱凡,算媽媽對不起妳,之後的大學學費妳得自己張羅,如果真的太辛苦,就回家吧,爸爸希望妳去大姑丈的紙箱工廠上班,妳有高中學歷,能從小主管開始做,至於要不要繼續學音樂妳自己考慮吧,敏筑的性子,我們管不動,只能委屈妳了」

筱凡盯著地面上的紙箱包裝,浮現幾個月前與母親的通話內容。談到回老家、是否要學音樂和姊姊敏筑的事情,聽說她前陣子自己休學,跟幾個朋友拿著樂器去環島。

為什麼姊姊總是可以任性妄為,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也有想做的事情,成為職業演奏家、加入國家級交響樂團、到音樂之都看看

筱凡內心不停跑動,最後停在一個畫面與江樂天合奏的場景。

能夠讓她盡情施展技法、淋漓盡致的演奏。

奇怪,我到底在想什麼?跟那笨蛋不過萍水相逢

筱凡用眼角餘光環視帳篷,突然想起很久沒看到家邦或其他人,但與短髮女孩的視線對上幾秒後,她本想詢問的慾望,又覺得不適合嚥了下去。

短髮女孩見筱凡獨自出神,闔起資料夾,指了指封面的姓名欄。

「歐陽同學,妳應該不記得我的名字吧,我是范萱,T大醫學系二年級,是軍山在社團的直屬學妹,這次負責媒體公關操作,抱歉,只能讓妳睡桌上,床墊要晚上才會到,如果不夠暖,這邊還有睡袋。其他人還在忙,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

筱凡休息的地方,是將指揮帳篷裡幾張木桌合併,再鋪上睡袋弄成的臨時床位,幾件厚外套相疊充作枕頭,說不上舒適,但就保暖來說尚算挺妥當。她聽到范萱念的是醫學系,心中暗暗驚訝。

「不用不用,這樣很好了,不好意思,給大家添麻煩,妳們比我更辛苦,卻只有我一個人大睡特睡」

「別這麼說,要不是妳們那首野百合協奏曲,現在可能連這些睡袋也沒有,更別提把梅爾找來,前幾天行動剛開始時,我們幾個女生睡的可是防水布,呵」

范萱將手中原子筆夾在耳上, 開始清點其他東西,顯得頗為忙碌。筱凡發現帳篷裡多出的紙箱中,裝的是各式日用品、罐頭、飲水、以及簡便的盥洗用具。都是長期靜坐行動的必備品。

「這些東西,都是剛送來的?

「沒錯,你們把人潮變多後,很多廠商才願意提供,本來說破嘴都要不到的,現在附近店家都搶著送來,那段表演真驚人,連我自己都聽得很感動,梅爾說晚點回來再跟妳們好好聊聊」

范萱的聲線堪比新聞主播,口齒思緒都非常清晰,欣喜地說個不停。筱凡被如此稱讚,心裡開心,但還有點剛睡醒的昏脹感。對睡前的記憶有點模糊。

「謝謝,那我睡很久嗎?

「還好,三小時左右,現在剛過4點,妳早上表演時淋了很多雨,後來有發燒症狀,但妳堅持不想看醫生,克拉克就建議我弄個這樣的床位給妳休息,恩,看來退得差不多了」

范萱用兩隻手指輕觸筱凡的額頭,看著手錶計時,十足醫生的架式。

筱凡心裡默默回憶,好像確實有這件事。

那個女記者問完話,我就覺得頭很沉很暈這麼說,我直接在那傻瓜懷裡睡著了?

太丟人了

「克拉克妳說江樂天?

筱凡對范萱如此稱呼他覺得挺奇怪,因為這是自己臨時亂取的。

這笨蛋,怎麼能對第一天認識的人言聽計從,以後八成會被人騙。

「原來他本名叫江樂天,這得記一下,剛才一直沒時間問」

「他離開了?

「他去醫院」,范萱正拿筆紀下資訊,隨口一答。

「醫院!?他受傷了?」,筱凡的擔心讓聲音不自覺高了幾度。

「別緊張,他聽我說妳最好還是吃退燒藥,才急忙去附近找醫院。」

「喔,那就好」

范萱見這反應,若有所思盯著筱凡和一旁的琴盒,略帶微笑說。

「歐陽同學,我挺好奇妳跟他怎麼認識,他說昨晚才第一次面,但你們兩人默契這麼好,我實在很難相信」,范萱顯然對兩人的關係相當好奇。

「是真的,昨晚在現場附近遇到的,我原以為他想參加靜坐,結果是想賺錢」

「所以他是個自由演奏者呵,幸好是妳遇見他」,范萱替筱凡開了罐礦泉水。

「幸好是我遇見?」,筱凡接過水瓶,一臉不解。

「對呀,他這麼厲害,演出費用肯定很貴,我們絕對請不來,其實唱歌凝聚人心這方案,我曾跟組員規劃過,也問過不少音樂專業的學生,但不是看衰這行動就是實力不到水平,更擔心第一個出來演奏可能被列進黑名單,畢竟槍打出頭鳥。凌晨的時候,妳們兩個一回來就說要演奏,真的太讓人驚喜了」

范萱說得很起勁。

「妳說會被列進黑名單的意思是?」,筱凡暫停飲水的動作,微愣。

「黑名單的事家邦學長沒跟妳提過?

筱凡搖搖頭,范萱面上的笑容慢慢收起,轉成擔憂的皺眉。

「歐陽同學,我能不能先問一個問題?」,范萱口氣裡帶著試探。

「恩?

「妳在音樂界有比較具影響力的人脈嗎?像經紀公司或音樂製作人之類」

「沒有,我朋友不多,練的是正統古典,指導老師都沒跨足業界,妳為什麼這樣問?

「那妳是以國家級交響樂團為目標?」,范萱面上表情,似乎想得到否定答案。

「恩,我知道這很困難,但一直有在準備比賽,老師說我的實力應該沒問題,不過還是得過獎比較容易入選」

「最後一題,沒有得罪的意思,妳父母在哪裡高就?」,范萱的手漸漸握緊。

「我父母之前做過小生意,因為股災收掉了,目前在老家經營小吃攤」

「糟糕了」,范萱的臉色鐵青。

「范同學,到底發生什麼事,很嚴重?」,筱凡扶著范萱的肩膀問。

范萱沒回答,表情嚴肅看著手表,側身到帳外看了看,拿起對講機。

章節目錄

共 66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