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66

《你好,克拉克先生》66

強力水柱刻意調高角度,略過空中畫出弧線,人群中的范萱停下動作呆望。

她心中湧出滿滿難以置信,手中對講機甚至忘記放開通話紐。

居然這時候展開驅離!?

就在幾千人眾目睽睽下,難道不怕媒體不對,為什麼四周的記者這麼少!?

水柱力道並未對人群造成直接衝擊,但自空中灑下的冰冷,儼然是第一層的警告,緊接著第二道水柱啟動,瞄準人群右前方,第三道水柱攻向左側,噴濺的水花被地面卸去力道,但反彈在人群中造成的影響不容小覷,雨幕般的三角持續往靜坐方逼近。

范萱手上對講機,傳來軍山的緊急大喊,要所有人千萬不能發生衝突,只要己方慌了陣腳爆發推擠,不只當初主張的和平理性蕩然無存,也給予對方合法驅離的理由。

說穿了,這是一場表演耐性的比賽,哪一方慌了先出手,就意味著敗陣。

然而,未經世事,僅有一腔熱血的學生們,怎麼看,都很難是龐大國家機器的對手。

「學長,這邊是2A組,水柱把指揮牌全弄爛了,怎麼辦?

「這邊中間第四排我們收訊好像

「這邊是總控大家先別慌,千萬不要主動起衝突

K大的人在不在!?立刻到前場支援

「警察在認人,C 大各社團注意手上臂章

對講機裡,斷續交雜,負責通訊的成員們明顯開始自亂陣腳,一個個搶著講,請示和不知所措此起彼落,纏繞成人聲雜訊,軍山下達的大方針,更被快速淹沒。

由於大部分對講機是不久前新募到,范萱分發時,未訂立完整的聯絡流程,僅為了辨別方便,配到對講機的成員,臂彎上用紅色布條綁兩個活結,布條樣式沒硬性規定,僅是從前幾天行動寫標語的紅布條扯下。

畢竟,沒人想到驅離會如此明目張膽。

而且正好選在大量男生人手去搬運物資時動手。現場人力不足以形成厚實人牆。

范萱前一刻的任務,是聯絡媒體,減緩黑名單對筱凡及樂天的傷害,但她沒在主要現場有所斬獲,只找到零星幾家報社和民間媒體,與幾小時前的狀況全然迥異。

她想起之前內部開會時提到的時間表,這時附近準備招開一個記者會

數位政治人物預備表明立場支持與否,媒體當然會大動作前往採訪。

但一切時機來得實在太湊巧。

范萱能考上醫學系的腦袋,足夠聰明做出任何假設,但她一直極力避免這麼想。因為有的想法一旦啟動,就難以停止。

知道媒體動向、盾牆挑釁學生先動手、鎖定紅布臂章成員種種跡象顯示,警方有了解內部細節、熟悉行動作法的人在出主意,而且九成以上是自己人。

這個控訴,很嚴重也很好確認,只要當前不在現場的人都有嫌疑。

目前符合這些條件的人,實在不多。

李家邦和嚴娜等數十名核心成員,從下午開始就不見蹤影

范萱正前方十多步,就是雙方對峙前緣,盾牆伴隨整齊喝聲逼近,兩名女學生被認出手臂上的紅布條,遭到女警強迫性架走。一位是S大橋生社、另一位是C大社團的大二學生。

擒賊先擒王的策略,讓幾處群眾瞬間群龍無首,有的激奮推擠、有的萌生退意。前線情勢越來越難控制,用身體對抗盾牌的學生正在急遽增加。一旦演變成全面衝突,透過媒體將影像傳送至全國大眾眼前,會讓原先和平訴求站不住腳,未理解全貌的社會大眾只看到學生方激起暴力,若經過重複播送報導,一旦形成普遍性輿論。

事後再怎麼解釋真相也百口莫辯。

范萱腦中反覆跳出一句駭人台詞。

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只要重複一百次,就會成為真理

出自二戰時期的納粹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 ,洞悉人性和群眾的可怕人物。

她不能坐視情況這麼惡化下去。

「大家別慌!不要退後,不要衝突,這是合法集會!是民主國家的合法權力!!我們沒有錯,不用害怕!聽我指示!牽起旁邊夥伴的手,我們可以挺過去的!!

范萱放棄使用對講機,扯開嗓子大喊,高舉手臂上的紅布條。

公然穩定軍心的舉動,起了不小效果,周遭學生注意力被喚回,卻也引來警方注意,盾牆開始朝范萱方向傾斜,她深知暴露身分必然讓自己身陷險境,但她沒有選擇。

有些事情,總得有人去做,結果是好是壞無法預知,但不做,肯定是最壞的結果。

「同學,現在妳涉嫌妨礙公務及公共危險,再不解散我們有權扣留各位48小時!

「我們的行為是根據憲法,集會是合法申請,大家別被他們嚇唬!!

范萱的高聲抗議,引起四周的共鳴,學生們紛紛勾起身旁的夥伴,力圖站穩腳步,不再主動推擠盾牆,警方推進遭到無形的氣場阻擋,開始緩慢。

看來,范萱臨時組建起的人牆終於起了作用。

「各位,我們成功了,只要堅持到其他人回來,就

范萱想繼續鼓舞士氣,突然右側一陣強勁推擠襲來,使得人群如骨牌效應般傾倒,人牆的右翼塌陷,緊接著中段眼看也要保不住了。

「水車!水車過來了!」,右翼傳來幾聲驚叫。

原本高空中的強力水柱往下降了少許,水花幾乎直接襲向人群,范萱和幾名幹部再也支撐不住,跌倒的人越來越多,盾牆打開幾個縫隙,輕裝的警力趁勢強行拉人。

「撐住!大家撐住!水柱不會直接攻擊人的,我們不要亂!別放開手!

范萱很清楚水柱的威力,筆直射中人體,可能導致內臟移位破裂,因此她猜測對方絕不敢將水柱瞄準人打,一旦鬧出人命,必會激起更大的民怨。可是,下一波的打擊又來了,讓人毫無喘息機會。

靜坐學生方架起的燈光集體暗去,現場指揮連比手畫腳都不可能了。

這時,沒人來得及追究燈光為何消失,混亂開始快速擴大,靜坐學生往反方向湧退,范萱的聲音再也止不住,她先感到無力,接著是恐懼,擔心若有人不慎跌倒很可能會被踩死或重傷

不行了,叫大家解散吧,連燈光都沒有,根本無法指揮。

現在的情況太危險了,如果真有人受傷,那

就是我們的錯是我的錯!!

范萱顫抖著拿起對講機,但她遲遲不願按下通話鈕。

她很不甘心,努力這麼久走到現在,明明只要再撐一段時間

我們有機會創造歷史,卻要在這裡止步了。

下一次,還能聚集到這麼多人嗎?

不對,還能有下一次嗎?

范萱知道現在手持對講機的人當中,除了軍山外,就剩自己有權力下達撤退。

這件事只能由我來說吧,學長肯定更不願意親口放棄

「撤退,所有人馬上退出廣場,我們輸了,照顧好身邊的人,別受傷了」

范萱淒然的壓下通話鈕說完,眼見一波波朝自己身後潰走的人群,心中只剩一片空白。

對講機的彼端也同樣沒有傳回任何質疑。

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章節目錄

共 70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