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67

《你好,克拉克先生》67

只不過,指令下達經過半分鐘,人群仍在黑暗中喧騰,混亂依舊持續。

卻沒有人退出廣場的跡象。

為什麼,為什麼沒人退?是命令沒傳達到嗎?

范萱正想再次下令,竟發現對講機的通話燈一直亮著。不停傳來雜訊。

而且,隱約還有

音樂聲?

奇怪,這時候怎麼會有音樂?

是吉他的聲音彈得很快,但好像很亂,完全沒在拍子上。

范萱直覺想到一個人,本能地回頭看向正後方的臨時舞台。

台上僅存一小盞的地面舞台燈,被四周的黑暗襯托得極為顯眼。

一道黑色身影,正一步步走進燈光正中央,站定。

白色上衣、黑色長裙,身披深咖啡夾克、戴著深色口罩的長髮女孩。

女孩拿出一條紅布,當做髮帶綁起頭髮,大紅色的髮帶相當引人注目。在極度混亂的當下,這優雅從容卻旁若無人的行為,已經到了古怪的地步。

令綁著紅布條的許多成員都感到不解。

眾人擔心被認出,但這女孩竟刻意展示立場,儼然告訴警察來抓自己。

女孩架起小提琴,閉眼等待,任由飛濺水霧落在四周,彷似一切喧囂都與自己無關。范萱一眼認出是筱凡,但完全猜不透她要做什麼。

歐陽同學,我不是叫她們趕快離開嗎,但這架勢,難道是要演奏!?

現在怎麼可能有人會聽呢

歐陽筱凡的身上,白色稍帶花領的素雅襯衫、黑色及踝長裙,腰間是米白細皮帶,肩上披著深咖啡色皮夾克,紅色布條髮帶做成公主頭的造型,搭配起來相當顯眼。

這是桑詩交響樂團正式演出服,陪伴筱凡征戰過數十場大小演出,總是隨身放在背包裡,襯衫袖口繡有筱凡的英文名縮寫,是學校給予第一小提琴首席的專屬待遇,是身為樂團成員的最高榮耀。

換上這套衣服登台,就是完美無瑕、毫無保留的時刻。

至於咖啡色皮夾克,當然是樂天的。

「你願意再陪我當一次克拉克先生嗎?

「克拉克先生,是妳給我的名字,妳怎麼說,我怎麼做」

「你真的不考慮一下?這後果可能很嚴重」

「我不知道後果,只覺得妳現在是黑色的」

「黑色?

「妳昨晚和那男生相處時是粉紅色,早上演奏是銀白色,現在是黑色,會發亮的黑色」

「你是拐著彎說我心情不好?

「黑色才是心情不好,亮黑色,是打算做很重要很冒險的事情。」

「你真的感覺得出來?

「我書讀不多,只能靠感覺,我猜不到妳想做什麼,但一定很困難,我要陪著妳」

「笨蛋,你忘了才跟我認識一天嗎?

「妳不也只聽一首歌,就相信我唱歌彈琴很厲害嗎?

「那不一樣,我是真的聽出你的技法變化,才覺得

「但妳是第一個真的給我機會表演、還在別人面前替我說話的人」

「那是因為

「為了妳,我要無所不能」

「為了我?

「不過,妳身體沒全好,穿我的外套吧,有幫妳買口罩咦,妳的臉好紅!?

「我我哪有!

「明明有,妳是不是又發燒了?

「你不要靠這麼近,我才沒事,你你剛才那話,以後別隨便對女孩子講,知道嗎!?

「我又說錯話了?是哪一句,說你臉紅嗎?

「這算了,反正反正你等一下帶吉他來找我就對了」

純樸的年代裡,一個男孩說要為一個女孩無所不能。

這種話,就算在瓊瑤的故事裡也不是隨處可見的。

筱凡站在舞台正中央,眼前滿布黑暗中混亂的人群,警方雖在遠處,卻能感受到無形的壓力正逼近,她努力收斂心神,身上是熟悉的演出服,肩上樂天的皮夾克,是相當廉價的材質,保暖效果不佳,可是卻莫名地讓她有股安全感。

她的氣息在口罩裡來回反彈,漸暖的氣息讓她不再咳嗽。

但那句話一直佔據筱凡的內心。

江樂天,應該不清楚那句話的涵義吧哼,肯定是從哪部連續劇學來的。

不過,我到底怎麼了?

心底有幾分暖暖的感覺

我喜歡的人應該是家邦才對

或許筱凡從來沒不理解喜歡的感覺是什麼樣,也從來沒被一個男孩當面說過如此直白曖昧的語句,不擅表達情緒的冰山首席,握著琴弓的手竟有幾分激動微顫,她數次偷偷睜眼觀察樂天在台下的位置。

她等待著樂天的吉他聲。

筱凡的計畫很簡單,也很艱鉅,就是用琴音穩定群眾,重組陣型。

這異想天開的計畫,其實筱凡自己也毫無把握,但她不懂指揮、不懂政治、不懂傳媒,唯一會的就是演奏,她認為只要能重現今早的態勢,就能創造奇蹟。

音樂是最能快速牽引情緒的力量,一片漆黑中,或許是最有效的辦法。

她知道自己不如樂天對人心的敏感,因此需要樂天在人群中觀察,用吉他聲指引。對的時機用對的音樂,一舉吸引全場注意。

這是筱凡對抗國家機器、表達不滿的方式。

台下的樂天不知透過什麼方式,讓琴音透過主舞台的監控對講機持續播送。彈的內容完全不在拍點上,卻存在獨有的節奏。後撤的人潮逐漸在主舞台前聚集,開始有人注意到站在台上的筱凡。

當然,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警方眼看靜坐人群近乎崩潰,開始放慢步伐,水車的噴灑剩下單一水柱。

筱凡閉眼傾聽,吉他聲進入急促的連音,正回到拍子上。

這首曲子,是樂天五分鐘前剛學的,連續的不諧和音,是前奏的段落。

范萱趕回主舞台邊,不敢貿然打斷筱凡,只注意到舞台上擴音器全被調整至同一頻道,她在一旁觀望,心裡默默期待兩人會有什麼驚人舉動。

不和諧音轉成快速音階爬升,筱凡調整起手姿勢。

警方僅剩的水柱中斷,開始補水作業。

此時,吉他聲嘎然而止,擴音器收音燈亮起。

筱凡睜開眼,弓弦精準俐落拉下,清脆琴音透過多個喇叭破空響起。

主旋律不像之前1812序曲的雄渾,這次是悠揚漂亮的轉調過門。

小提琴展現緩慢大船遠颺的氣勢合鳴,溫和清新的主節奏搭配高段連音技巧。

吉他聲以連點及和弦替代鼓聲和銅管配樂,用熱烈極快板點綴著小提琴聲。

磅礡氣勢裡,是溫潤的輕快弓法,呈現心曠神怡風貌。

背靠主舞台的群眾裡,有幾人露出恍然大悟神情,因為此次曲子並非原創。

兩人演奏的,是著名的《威風凜凜進行曲》 Pomp and Circumstance Marches),六首進行曲當中的 D大調第一號進行曲》 ,是流傳至今最廣為人知的一首,出自二十世紀初英國作曲家愛德華·威廉·艾爾加爵士(Edward William Elgar18571934 之手。

威風凜凜第一號進行曲, 是英國經典愛國歌曲,有第二國歌之美譽,在二次大戰最艱困時期,激勵不列顛人民上下團結對抗侵略,目前仍是大型慶典和皇家愛樂廳年度音樂會的必奏曲目。

該曲的中心思想,是呈現希望與榮耀的國度,軍隊鼓號般的升段音演奏。

也是筱凡選用此曲來激勵群眾的最大目的。

即便不是人人懂古典樂,未必明白箇中緣由,但不管是誰,看了眼前這一身黑的女孩,在慌亂中不急不徐演奏,瞬間讓許多人忘記緊張,甚至前排警察也看傻了眼。

這舉動確實緩和了現場,但不是因樂曲本身,是贏在過度出乎意料。

章節目錄

共 75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