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73

《你好,克拉克先生》73

廣場上激烈的陣地攻防戰,正進入最後階段。

當靜坐方最前緣重新佔領位置時,現場響起激昂的群體歡呼。

今晚危險的人海較量,是學生方取得勝利。

但眼尖的人卻能看出其中的不對勁,例如一直在最前線帶領的行動指揮軍山,他並未跟著歡呼,反而抹著眼鏡上的水漬,緊皺眉頭盯著警方的陣型。

「在撤退警方正在撤退?」,軍山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學長,他們兩人的音樂真的成功了,我們贏了!!」,旁邊學弟妹興奮嚎叫起來。

「民主萬歲,我們戰勝了政府的威壓啊!!」,志隆趁勢爬上高處大喊。

數千名學生齊聲歡呼,數分鐘前的渾身濕透、狼狽不堪,此刻都轉換成勝利的無盡興奮,眾人紛紛擁抱叫好,台上壯闊的雙人交響樂仍在繼續,與在場的熱血交織成一幅決定性的歷史畫面。

「不對,這種撤退太整齊了,連路線都這麼清楚這是事先規劃好的?」

軍山看著廣場東西兩面的出口,警方的撤離安靜且迅速,絲毫不像亂了陣腳。

這是軍山第一次帶領大規模的衝突型學生運動,所以不敢判定是否算得上勝利,但第六感卻讓他隱約覺得狀況不對勁,正想到這,一隻手輕扯住他的衣角。

他的身後,是范萱。

「學長,你怎麼表情這麼難看?」

「范萱,妳不覺得很奇怪嗎?警方的動作

「很整齊,完全不像臨時下令撤退,對吧?」,范萱總是能猜中他的心思。

「對,而且入夜時西側包圍明明最嚴密,現在卻完全沒看見任何工事,范萱,妳快點召集幹部開會,他們一定還有下一步」

「學長,我覺得現在不是時候」,范萱看向主舞台,背對著軍山。

「怎麼會不是時候,說不定有更大規模的驅離」,軍山激動的指著廣場外圍。

「學長,你別急,先看看那邊」

「怎麼能不急,今晚是關鍵,若是不能保住現有的優勢

軍山邊說邊看向范萱所指的方向,正想說的話全凝在喉頭。

現場幾千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主舞台的燈光下,學生們或坐或站,認識或不認識的,都拉起彼此的手、搭著肩,隨著台上的節奏輕輕晃著,一眼望去,猶如輕風拂過的遼闊麥田,麥穗時而左時而右,夜晚的低溫添進了和煦的味道。

舞台正中間除了筱凡和樂天,多了兩名成員。

中提琴手梅爾、長笛手阿仁。

當前演奏的曲目,仍是星際大戰的交響組曲,只是經過四人變奏,慷慨激昂的主音仍是黑武士的小提琴,但長笛溶入幾許俏皮的節奏,中提琴進行溫潤的修飾,至於克拉克的那把吉他,不時自由穿插其中,像是輔助,卻充當最關鍵的引導角色,將這從沒合作過的三人融匯成同一頻率。

軍山望著此景,默默脫下眼鏡,不再說話。

「學長,就算有更大的驅離,也絕不會是今晚」

「只要他們兩人還在台上,這股士氣就是無敵的」,軍山莞爾一笑。

「學長,我不像你是專業歷史人,但我很好奇,倘若運動成功了,十幾二十年後的記錄上,會怎麼描述今晚?」,范萱笑得頗有深意的說。

「我們都只是歷史巨輪下的棋子,世界該怎麼轉,有時候早就注定」,軍山推著眼鏡。

「就算是棋子,也有將帥兵卒的區別吧,有了他們兩個,才有如今的棋面,將軍抽車」

范萱俏皮地朝遠方退去的警察部隊比劃,是一個勝利的動作。

「妳別想得太容易,我們的訴求,會顛覆整個政治現況,影響台灣的未來,不會輕易被答應的。」

軍山輕敲了一下范萱的頭說著。

「哎呦,學長,你這次就放點心吧,我早想好在這耗十天半個月的規劃,提振士氣有他們倆,指揮靠你和王大哥,這運動肯定能成!!

范萱摸頭裝痛,吐了吐舌頭笑著。

「如果能稍微改變這個國家一點,我當個率先過河的無名小卒,也值得了」

軍山再次掃視全場,物資組的成員正遊走在人群發放毛毯、工作組則是忙裡忙外規畫著後續,場上的四人演奏仍在持續,音樂繚繞中,很難讓人想像先前到底有多凶險。

「西元1990年野百合行動,一對用音樂激勵人心,改革國家的神奇組合,呵呵」

范萱雙手在胸前交叉,逗趣地用新聞下標題的方式說著。

軍山對這話,稍稍一笑,然後眼神中閃過一絲旁人無法察覺的沉思。

未來,會提到他們甚至是我們嗎?

歷史上偉大的戰爭,往往只記將領元帥的功績,因為人們愛聽英雄故事。

衝鋒在前的小號角手,有多少人記得他們當時的奮勇?

當晚,行動成功度過最危險的一晚,記載多接近真相,只有在場的成員心知肚明。

行動第五天,3/21日,政府高層會見多名學生代表,四點要求正式成形:

1.中止動員戡亂、2.廢除臨時條款、3.國會全面改選、4.訂定政經改革時序

行動在某種意義上成功了,學生的聲音被傳達給了社會大眾、政府妥協讓步了,雙方共識是,只要同意其中兩點,就結束行動。

T大學生的簽署名單上,卻看不到范萱等重要幹部的姓名,甚至是軍山、王樑。

而是一個更熟悉的名字李家邦。

這些,都不是那時的他們能預料的。

……………………………………………………………

臨時成軍的四人,持續在台上演奏了大半鐘頭,過程中完全沒有任何對話,純粹以樂天的琴音為主導,筱凡的弓弦也總能隨後跟上。像是能透進觀眾內心,樂天的吉他在隨性與章法間游移,時而活躍,時而溫潤。

在演奏完帕海貝爾的卡農後,時間已將近晚上十點,場上靜坐的學生們,紛紛進入休息狀態,雖然或坐或躺,仍舊維持良好的秩序。

「克拉克,你這個神奇的傢伙!!我一定要好好抱抱你!!

剛退到後台,梅爾不等放下手中樂器,就撲上去給樂天一個大擁抱。

常理來說,一般人會先是驚嚇退開,試圖弄懂對方含意,但

江樂天很顯然也不是個正常人,他直接回應梅爾的擁抱。

「哈哈哈,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不過你的中提琴好厲害喔!是不是也靠這賺錢?

「克拉克,你的技巧太驚人了,隨性卻動聽,你學過古典勾弦吧?,梅爾用手指做了勾弦動作,指指樂天的吉他。

「喔!你想問這吉他多少錢嗎?哈哈,這是我在二手琴行買的,不到一千」,樂天比出一。

「什麼,你練一年就有這水準!?太不可思議了,我模索快兩年了」,梅爾比出二。

「兩千跟我買?不行啦!這把我彈習慣了,你喜歡這款,我帶你去買新的」。樂天搖手。

「什麼,你是說沒很難嗎?難道,我該從選擇性即興練起嗎?,梅爾搖頭晃腦。

「不不,你先別搖頭,我跟你說那家琴行的東西真的很便宜。」

兩人僅憑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覺,居然突破語言障礙雞同鴨講的聊了起來。

在一旁的筱凡,看著這對活寶,心裡已經不知該吐槽還是取笑

「隊長,你別忘了阿瓦里德領隊交代的事」,阿仁上前提醒。

「喔,對對對,我找找奇怪,放哪去了?,梅爾想起什麼似的,開始低頭翻口袋。

「隊長,你什麼東西掉了嗎?,阿仁歪頭表示不解。

「我找我的領結,這可是正式邀情,我穿得太隨便了!!

「隊長,我相信這不是重點,服裝這種事,阿仁苦笑。

「不行不行,身為維護世界和平的音樂使者,這是該有的堅持」

梅爾一臉嚴肅說著。

「抱歉,我錯了,以後會注意」,阿仁突然對這莫名其妙的堅持參悟了。

「沒錯,這是音樂騎士精神,啊!找到了!!快來幫我」

梅爾從褲子後口袋撈出一個壓皺的領結,往脖子上綁,樂天和筱凡在一旁,完全摸不著這古怪外國音樂家搞什麼名堂。阿仁幫著梅爾七手八腳將領結勉強弄好,梅爾轉過身清了清嗓子,對兩人做了中古世紀標準的騎士行禮。

「本人,梅爾菲利浦,以聯合國官方認可第三世界巡唱隊隊長身分賦予的權力,正式邀請,樂天江,克拉克先生,參與第56SPS亞洲成員優先徵選。以音樂廣佈世界,將旋律透入人心,和平,就靠吾等弦與律。」

梅爾最後一句宣誓之詞,阿仁也跟著同聲念出,字字充滿自信,鏗鏘有力。

眼前的兩位同時怔住。

樂天呆住,因為聽不懂英文。

筱帆呆住,因為這是所有年輕音樂人最高殿堂的入口,最頂尖的新世界。

她愣愣望向還在一臉狐疑的樂天,握著弓弦的手不自覺多出了幾分力。

這個傻瓜,被邀請加入SPS徵選,還是隊長親自邀約

怎麼會,這麼突然?

怎麼會,在這時發生?

怎麼會

怎麼會

怎麼會不是我?

章節目錄

共 75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