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克拉克先生》9

《你好,克拉克先生》9

筱凡對快餐服男孩第一個萌生的印象,就是…

 

怪胎,而且是超過百分之一百二十分的古怪。

 

走回靜坐地點的中正紀念堂廣場,大約有五分鐘的路程。

但兩人幾乎沒有交談,筱凡其實心中頗後悔讓他跟來,甚至覺得十分尷尬,但她隨即想到這次行動目的,就是影響每一個人,每個人都能為國家的改變盡一份力量,民主就是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為自由而戰的權力,所以不應該拒絕任何一位想加入的人,尤其是年輕人。

 

但這方法,說起來比做起來容易多了。

 

她更沒想過,自己會在大二這年,投入學生運動,從原本學校看好的資優生,變成需要嚴加看管的對象,這一切關鍵,是大一下學期的校際舞會,桑詩樂團的開場表演,是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曲風十足的歡愉輕快。

 

筱凡一如往常在首席位置,一如往常的精湛技法引來全場歡呼。

 

接著,舞會開始,同學們紛紛換上漂亮的小禮服,當然也包含日欣和桂英。

 

只有她還是一如往常坐在會場角落位置。

 

因為在所有衣服裡,最好看就是演出服,黑色長裙是唯一的裙裝。筱凡的性格獨立早熟,可是終究有著女孩愛漂亮天性,缺少適合的服裝妝點,一頭烏黑長髮習慣性綁成高馬尾,其實也是沒錢買髮飾,因此她選擇在角落幫朋友鼓掌。

 

『 今晚我的責任就是演出,舞會什麼的…還是回宿舍練琴吧。』

 

筱凡心裡打定主意,一抬頭,眼前是杯黃澄澄的果汁。

 

「妳好,請問…能邀妳一起跳合舞嗎?」

 

這個男孩,筱凡認得,是這次聯合舞會的總召集,也是T大學生會副會長,叫做李家邦,與自己同樣是大二,讀的是第一志願的法律系,身上穿著對舞會正式的襯衫和米白色卡其褲,銀框眼鏡襯托著文藝青年氣質,散發著令人發暖的感覺,據說在名校T大裡,也是數一數二的優秀。

 

略為抖動的果汁杯,顯然邀請者心中鼓起極大勇氣。

 

筱凡愣了幾秒。

 

過去兩個月舞會籌備期,兩人其實常有見面機會,但不曾閒聊過,照理說身為樂團首席和活動總召,有著許多活動細節需要敲定,兩人早該彼此熟識,但不知為何,家邦對每個人都十分親切,在規劃上也是井井有條,但唯獨對她,總像刻意躲避,說話簡短扼要,討論時也很少正眼看自己,筱凡甚至認為

 

自己是不是表現得太差,被對方看不起。

 

『T大的學生,未來不是留學就是研究所,哪看得上我們這些以後當老師的』

 

筱凡在心裡常是這麼想的,所以面對意料之外的邀請,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我?」

「對,可以嗎?」,家邦試著不讓眼神逃避。

「你們…是不是在惡作劇? 」,筱凡注意到一群T大學生正朝這竊竊私語。

「不是,當然不是」,家邦的語氣突然很認真。

「可是那些人在笑…」

「他們是鼓勵我,面對自己內心的想法,還有,兩個月前就該做的事」

「真正的想法…兩個月前?」

「我…其實一直很欣賞妳的琴藝,還有妳演奏時的樣子,很…」

 

家邦說到這,幾乎是雙拳緊握,似乎下一秒就要斷氣般硬撐著擠出每個字。

 

筱凡聽到這,覺得空氣好像打不到心臟,心拍默默的揪緊,一下、兩下,她在期待,期待眼前這男孩會說出的話,放在長裙上的手悄悄抓緊。

 

「很好看、很迷人,從第一次練習開始,我發覺妳的琴音,有股發自心底的暖流,流進每一個觀眾心裡,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家邦走近了一步。

 

「嗯…」,筱凡的呼吸有點急促,抓著黑裙的口袋位置。

「啊,對不起,我好像說太多了,如果妳覺得被冒犯,我願意道歉」

「不會…我覺得很開心,謝謝」

 

筱凡的眼神慢慢降了下去,嘴角偷偷提上一抹微笑,藏不住的甜笑。

她開始理解,電影中女孩被告白時,臉頰發熱的感覺是真實會發生的。

 

這時舞會的氛圍轉換,響起的背景音樂,是第一支舞,這首歌,讓所有人都知道該邀請心中的對象。

 

「可是,我不會跳舞」

「沒關係,我會教妳」

 

家邦躬身伸出手。

 

筱凡放開緊抓的裙擺,輕怯的伸出手。

 

那天之後,家邦每周都會一兩次用不同名義去看桑詩樂團練習,練完團就陪筱凡走回宿舍,漸漸的,團裡的女孩們也都知道這位男孩是為誰而來,兩人日漸走近,雖然不曾有任何明確表態,但筱凡已開始期待一句承諾的出現。她也對家邦的生活開始理解,原來家邦不只在學校是個風雲人物,課餘時間也一直投入學生運動。

 

今晚的靜坐,家邦是核心的策畫人之一,筱凡當然全力協助,一方面也是想讓家邦更認同自己。

 

但讓人失望的是,她第一個成功邀請的人,居然是個想著賺錢的奇怪男生。

 

快餐服男孩靜靜走在後頭,臉上始終掛著和煦傻氣的微笑,再說準確點,男孩其實不算”靜靜”跟著,他總在東張西望,從霓虹燈、行道樹、招牌、路邊的三角錐,他都能定睛看看,口中彷彿記憶般輕聲細念、指尖不時節奏點著吉他背帶。

這個行徑,讓筱凡聯想到剛出生的嬰兒,對身邊任何事物感到新鮮,渴望將一切收進眼底,然而這種天真,在新生兒身上,是可愛單純的,若在一個比自己高上一顆頭的大男孩身上,就真是古怪無誤了。

 

「你知道…我們都只是大學生,沒什麼錢」

 

筱凡在距離靜坐地點不遠處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想嘗試打發這個怪人走。

 

這是她第一次在清楚燈光下細瞧這叫江樂天的男孩,隨性稍卷短髮、膚色健康黝黑、身高大約175上下、肩膀頗寬厚、眼眶跟鼻樑處十分深邃,臉型微方,左頰上的酒窩相當明顯。

 

「恩,我知道了」,江樂天很樂天的回應一個笑容。

「你不懂我的意思?」

「懂的,妳們是大學生,很厲害」

「我的意思是我們沒有錢…」

「沒關係的,我也沒錢,錢認真賺就會有了」 ,他露出潔白的牙齒鼓勵著。

「天啊…我…」

 

筱凡覺得自己快爆血管,這簡直是對牛彈琴

 

她不禁默默心想。

 

這人是裝傻還是真傻? 完全不懂我在暗示沒錢給他賺嗎!?

 

不,不可能這麼笨,他肯定是裝的。

 

「我是說,你就算跟來唱歌也不可能賺到錢,我們很多人都是放掉打工、違抗父母老師來的,手頭上就剩生活費,根本沒有多餘的能給你」

 

筱凡曾去過有歌手駐唱的西餐廳,知道裏頭的價格絕不便宜,那晚邀約她去的家邦,從皮夾裡拿出來的小費,幾乎都是百元鈔。

那晚,也是筱凡第一次有機會踏足那種高檔場合,前一年的台灣股市崩盤,讓父母原本還不錯的生意近乎倒閉,提供學費已是極限,生活費則要自己每天下課後教琴籌措,自然更不可能有機會到西餐廳。

 

「不會不會,我很便宜,只要這樣就好」,樂天比出一隻手指,依舊笑嘻嘻的。

「一首歌100塊? 你聽不懂我剛說…」,筱凡對於樂天的遲鈍有點怒氣。

「不用這麼多,是說100塊唱到我回家」

「你是說…100塊唱一整晚??」

「對,100塊,唱到我回家」

「少開玩笑了,你不是走唱歌手嗎?怎麼可能比我教琴還要低…」

 

筱凡不敢相信這低到驚人的價碼。

 

「不會啦,100塊正好一頓晚飯加茶錢,而且大哥說…我唱的大概就值這個價」

 

樂天抓著頭苦笑,說到大哥時,眼神稍微飄忽了一下 。

 

筱凡心中浮現一個可能,就是這人的音樂彈唱功力

八成奇爛無比。

 

「好吧,你想跟就跟,不過等等別說賺錢的事,就說你…來靜坐順便唱歌替大家打氣」

「那…我連100塊都沒有?」,樂天的神色透露緊張。

「賺錢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你沒想過這是個改變國家的時刻嗎?」,筱凡正色道。

「所以改變國家可以賺比100塊還多?」,樂天瞪大眼,像發現新大陸。

「算了,我不想說了」

 

筱凡擔心再對話下去會想毆打眼前這個傻子,決定快回到廣場。

 

「筱凡,妳回來了?那邊的狀況還好嗎?我好像聽到有哨子聲」

 

家邦在遠處看見筱凡,立即小跑步過來。

「恩,不礙事,是…有同學拿東西給我」,筱凡臉上的笑容很甜。

 

「沒事就好,剛剛有兩位記者大哥想採訪,我正整理一份完整的訴求書給他們帶回去,可惜現在過了截稿時間,只好嘗試爭取明天的大版面報導,廣播節目我正在請朋友找認識的管道,引起媒體關注並不容易,而且現在,最麻煩的是氣溫很低,大家勢必要抗戰到天亮,得想辦法弄些禦寒的…」

 

家邦認真說到一半,注意到筱凡身後的樂天,流露出詢問的眼神。

 

「呃,這位是江…江樂天先生,他想加入」,筱凡選擇性忽略某些部分。

「太好了,每一位夥伴都是重要的力量,江先生你好,我是T大的李家邦,請問你是那所大學學生?這邊有來自各大學的優秀夥伴,我可以幫你分配到認識的討論小組,我們目前討論國會此次的擴權法源依據及正當性不足,希望能整合一個明早公開的說法」

 

家邦滔滔不絕的解釋著,微笑著和樂天握手。

 

「喔,我連初中都沒畢業,聽不懂你說的那些,我只是來跟你們一起靜坐順便賺…不,是替大家打氣」

 

筱凡快速瞪了樂天一眼,他趕忙改口。

 

「喔,沒畢業…呵,沒關係,這場靜坐只要是關心國家的人都該盡一份心力。」

 

家邦的眼神中有些許的尷尬,看看手錶,然後笑著道。

 

「江先生,不好意思,我還有些事得處理,就請你先跟著歐陽同學,晚點我再跟你好好解釋這次的行動意義,好嗎?」

 

「跟著我?為什麼?」,筱凡覺得錯愕,心想還得繼續應付這怪人。

「麻煩妳了,幫他安排一下,我回頭再找妳」,家邦說著,又小跑步回到人群中。

 

筱凡看著樂天,樂天還是傻笑著。嚴格來說,用瞪可能比較適合。筱凡原本打算跟在家邦身旁,現在卻必須照顧這麻煩。

 

「妳是不是想當他女朋友?」

「你說什麼?」,筱凡被樂天沒頭沒腦的突然一問,有點反應不來。

「剛才那位大學生,妳喜歡他,而且有點…崇拜,對,崇拜」,樂天努力想出適合的詞。

「你,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喜歡,少胡說」,筱凡惱羞微怒,但心底默默感到訝異。

「因為妳看到他,呼吸變得像棉花,聲音也變高」

「我不想聽你繼續胡說八道」,筱凡趕緊撇過頭去。

 

筱凡心想,這人到底在說些什麼莫名其妙的?

 

不過,他在這麼短的對話裡就觀察出我對家邦的感覺?

 

「那我可以在哪裡唱?」,樂天又迅速回到正題上。

「隨便,你高興就好」,筱凡沒好氣地回答。

「那邊看起來人比較多,去那邊好了」,樂天指著人群的中央。

「那邊不行,大家在討論正事,你就在這唱」

「但這樣沒人打賞,賺不到錢」,樂天雖然這樣說,但已經乖乖解開吉他袋。

「你怎麼這麼煩人,我給你錢可以吧」

 

筱凡不耐煩地打開錢包,卻發現裏頭沒百元鈔,只剩幾個銅板,勉強湊出70塊。

 

「拿去,就這些,你快唱,唱高興了快回家」

「太好了,一次就有70塊,好,妳叫歐陽對吧?來,點首歌」

 

筱凡三番兩次被叫住,心裡越來越不耐煩,打算隨便點首歌把這人打發。

她四處看看,發現一個旅店的招牌,又看一個華夏民族大聯合的口號標語,然後瞧了一眼琴盒,剛好有之前校慶表演的幾首歌譜。

 

「夏之旅,唱夏之旅」

 

筱凡帶著幾分戲謔的點出這首歌,這首歌是1980年代相當知名的一首民歌風歌曲,主唱是蔡幸娟小姐,主打輕快帶點童趣民謠的味道,但對男生來說,雖然樸實但高音的處理必須相當精準,唱得好相當看天生音色及技術,不過,從剛才的對話中,筱凡知道樂天的聲線偏低陳渾厚。

 

但她就是存心想整整這怪人。

 

「這首?」,樂天的眉頭皺了一下。

「對,就這首,你不會?」,筱凡擺出不出所料的勝利表情。

「我知道這首,可是沒唱過,那,妳等我一下」,樂天蹲下去在吉他袋中翻找。

 

筱凡心中覺得,沒看過比這人更不專業的走唱歌手了,這時候才在找譜。

 

「糟糕,怎麼找不到…」,樂天尷尬地搔搔腦袋。

「連樂譜都沒帶,還想唱歌賺錢」,筱凡的酸言酸語毫不鬆懈。

「我不是找樂譜,是找錄音機…奇怪,明明帶出來了,難道是忘在店裡?」

「錄音機?你要放錄音帶?」

 

筱凡完全確定這男的是來招搖撞騙,居然得放錄音帶伴唱!!

 

「我到底是為什麼在這邊跟你浪費時間,你慢慢找吧,我要走了」,筱凡拿起琴盒。

「但是妳付錢了,我就得唱,讓我想一下怎麼辦」

「那些錢我懶得計較了,只要別再纏著我」,筱凡說完就往人群走。

 

但樂天似乎像感受不到他人情緒的小孩子,揹著吉他追了上來。

 

「等等,我想到辦法了」

「你這人是真傻還是裝傻,我說了不在乎那70塊…」,筱凡的怒意全寫在臉上。

「妳唱給我聽一次好不好?」

「咦?」,筱凡再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對啊,妳點的夏之旅,唱一次給我聽,我就會彈會唱了」

 

筱凡手上的琴盒差點掉到地上。

 

「我這邊的樂譜,你自己拿去學,我沒空跟你耗」

「不行,妳唱給我聽,一次就夠了,哼的也行」

「連樂譜歌詞都給你了,你還不會,這算什麼走唱歌手?」

 

筱凡已經氣到快無力。

 

「我沒辦法」

「為什麼沒辦法?」

「因為我看不懂樂譜」

 

歐陽筱凡,驚覺自己遇上人生至今最莫名其妙的狀況,一個看不懂樂譜的走唱歌手。

 

江樂天,繼續傻氣和煦的笑著。

章節目錄

共 74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