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心風暴》家庭的原罪,親情的暴力

《八月心風暴》家庭的原罪,親情的暴力

        因為一起父親失蹤的案件,三個女兒分別趕回老家看母親Violet,母親的妹妹Mattie一家人也來了,一家人的團聚,不斷地引爆彼此間的衝突與秘密。

         女性已經是一個思緒網狀繁複的生物了,再加上母親的角色會變得更加敏感及複雜,母親與孩子、丈夫間的情緒波動也比較戲劇化,因此母親一直以來都是許多探討的議題。而這部電影設定了Meryl Streep 飾演的母親有三個女兒以及一個妹妹,而大女兒還有自己的女兒,在女性如此眾多的家庭關係裡,根本把所有女性面臨在家庭中的角色位置直接集中火力交織在一起。三個女兒就有三種母女間的關係,而Julia Roberts飾演的大女兒Barbara也有與自己女兒間的問題要面對。噢!對了,還有一名僱傭關係的美國原住民女子Johnna 

         八月Oklahoma州的Osage郡裡,真的很熱很熱,熱得讓人如此的不耐煩,惹得大家的情緒浮動焦躁,開始不斷的抱怨事情。母親Violet先跟大女兒Barbara抱怨她不該離開家住,讓父親Beverly很難過,而她是Beverly最喜歡的女兒。Barbara面對母親的情緒勒所顯得情緒非常激動,但另一方面她面對自己14歲的女兒Jean相處方式,也是如同她自己與母親的關係一樣,總是充滿了責罵,互相對對方充滿了憤怒與不理解。而一直留在Osage郡就近照顧父母的二女兒Ivy,內心底層有著一種其他姐妹都逃開這個家到外地,只有她負責留下來照顧父母的不平衡情緒,描述了留在父母身邊子女心情的反撲現象。而母親Violet總是碎念她沒有男朋友,以及外表打扮得沒有魅力等等。小女兒Karen,處在家裡總是被忽略遺忘的角色,講過的話不會被記得,在餐桌上沒有人聽得見她的發言,導致她所長大後努力爭取社會上的目光,不論是外表或是愛情,也許她所尋求的是母親可以把對姊姊的期望與關注,娜一點到自己身上。Violet的妹妹Mattie,也總是對自己的兒子Little Charles充滿抱怨,她抱怨他不夠聰明,做起事來笨手笨腳。因此Little Charles是一個總是活在母親陰影下的小孩。而言談中總是聽間Violet敘述她跟Mattie姐妹倆以前的母親,有多糟糕,多糟糕。如此糟糕的親子關係,彷彿是上一代原罪的複製貼上,而這個家族父親的角色扮演著極力阻止這樣的悲劇關係繼續延續。就像大女兒Barbara的丈夫Bill所說的:「Jean在生氣妳把她帶來這個瘋人院。」Barbara說:「而這個瘋人院是我家。」Barbara背負著她不喜歡自己的家庭型態,但她偏偏是這個家庭一員的血緣枷鎖。

          這齣戲的男性卻總是帶著理解的角色,從失蹤前的爸爸Beverly,有耐心的跟因為得口腔癌而情緒不穩定的妻子Violet相處,以及他與大女兒Barbara的關係描述。到Little Charles的父親Charles總是站在他旁邊扮演鼓勵的角色,補足他在母親Mattie所缺乏的愛與支持。Bill與女兒Jean之間也是處於友好的關係狀態,Bill會試圖去理解女兒的想法,對比著Barbara的大聲斥責。放大了家庭裡女兒與父親間總是較為友好的親子關係,也許是女性的情緒化的點跟男性錯開,一方較能以理性的態度面對,而母親與女兒之間往往淪於非理性的叫囂。

        編劇一層一層的不僅把家庭議題,也把社會議題也帶入。美國原住民在白人家庭幫傭的社會現象,以及對原住名的平等「稱呼」的種族議題,Violet那一代的白人被迫開始平等尊重各個種族,但是在他心底底層卻是完全不認同種族平等,還有口頭上的平等卻諷刺的依然是由原住名幫傭打理家裡的一切,而不是白人自己,這在種族及職業階級上直接開了一個大玩笑。還有母親Violet過去的毒癮問題,青少年對大麻的好奇現象。新世代訴求素食主義的文化現象,家族面對新世代的觀點所展現令人不舒服的行為表現,描述出長輩對於晚輩常常不懂得理解尊重,一個明明在社會上很備受討論的議題,拿回家裡面說就會變成異常的笑話,家庭聚會跟社會像是活在不同的平行價值時空裡。然後這些所有堆積的憤怒堆疊到喪禮後的第一場餐桌戲爆彈。Violet宣布著雖然遺囑是寫財產有留給三個女兒,但是其實Beverly是只想把財產留給她的,大家都靜默在這一場莫名其妙的聲明裡,只能默默先表面點頭同意。這一段,就已經埋了最終真相的動機。Violet繼續直接在餐桌上揭露了BarbaraBill的分居,還有Bill的外遇。嘲笑Barbara是婚姻的輸家,嘲笑三女兒Karen與有三段婚姻Steve的愛情,而Violet的奇怪的言行,也引爆了她藉由口腔癌的藉口,請醫師開過多的藥物,濫用藥物成癮的行為,大女兒Barbara因此勃然大怒。

          這部電影除了精彩的喪禮晚餐群眾戲之外,兩個、三個角色間的聊天戲也表現得非常吸引人。除了開頭VioletBarbaraBill三人,那一場戲表面鋪陳著Violet斥責Barbara不該搬離家裡,卻渴望得到Barbara對父親Beverly的關注也到自己身上,刻薄的言語被後是一顆脆弱的內在。還有Barbara三個姊妹間的深夜對談,顯示了彼此間的認知差異,以及在家庭中的排行所影響著內在心靈成長的自我認同。Ivy也坦承她與Little Charles之間的秘密戀情。這些秘密與對話都為最後VioletBarbaraIvy三人的午餐戲累積了足夠的爆破情緒。

          一群人回到一棟房子,然後最後大家又一個一個離開那棟房子了,只留下原本的人,寂寞又無助。最後只剩下她與原住民傭人,原本她不屑又歧視的美國原住民Johnna ,最後只有她抱著Violet安慰她,無奈又諷刺。

        故事線跟著Barbara的視角從頭到尾的走完,她夾在女兒與母親兩個女性之間,當她無從參考「好母親」的範例的時後只好無意識的拷貝過去母親的相處方式。這個故事沒有「家是避風港」的寓意要說,因為對有些人來說,家確實不是避風港,是瘋人院。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