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動物》鮮紅色的復仇

《夜行動物》鮮紅色的復仇

你以為你選擇了完美的男人與生活,但為什麼妳卻不快樂。

一開場是血紅色的布幕,然後是Amy Adams飾演的Susan一頭紅色的長髮。故事由她收到一本前夫Edward寄來的書所展開,拆開書本的時候,Susan被包裝紙劃破了手指,血紅的血冒了出來。故事開始由三條線交錯展開,Susan現在的生活,她閱讀Edward小說的情節,再穿插他與Edward過去的回憶片段。Susan閱讀小說的過程裡,情節起伏牽動著她的情緒,當閱讀到主角Tony的妻子女兒在他眼前被綁匪開著車載離視線,如此折磨人心的轉折段落時,她啪的一聲闔上書本喘息著,拿起電話打給出差的丈夫Hutton,想獲得一點安慰,諷刺的是Hutton卻牽著一個女人走進飯店的電梯,Susan察覺之後,也貼合上小說主角Tony的心境,心碎無助。片中的氛圍讓兩條劇情線的情緒一致,但分明。而Susanu也把對Edward的情感投射放在小說主角Tony身上,他們在他心裡面就是一樣的人。Tony=Edward

Susan在這一場小說悲劇的折磨下,如同她也被這一場悲劇的婚姻折磨,她決定試圖從往日的回憶裡尋找安慰跟快樂。所以Susan寄信給Edward約見面,在如同以往失眠的夜裡,收到Edward的回信之後,彷彿抓到了一塊安心的浮木。卻在等不到人出現的餐桌,又重重的跌回了現實。也許,這就是Edward期望整個過程帶給Susan的情緒,就如同Susan潔白畫廊裡,那一幅寫著「REVENGE」(復仇)的畫,你可以看作是Edward對這段感情復仇,就像小說裡Tony對綁匪們的復仇。抑或是,Susan利用這一次的機會,幫自己找了一個走出愧疚的理由。

 

情緒被畫面堆疊

而片中運用了很多畫面堆疊的手法,來把小說內外的主角TonySusan的情緒縫合再一起,他們各自在不同時空的浴室洗澡,畫面用同一個角度、對比的方位一直在兩個時空間切換,Tony心繫於妻女的失蹤,Susan想著小說的劇情、Edward、還有這一場搖搖欲墜的婚姻,兩人同樣不安、難眠。而當發現Tony妻女的屍體倒臥在一張鮮紅色的沙發上之後,立刻用同樣的畫面對比著Susan女兒與男友睡在鋪著紅色床單的床上,經過前面的對比,成功的騙到觀眾倒抽了一口擔心的氣,是導演建立了觀眾經驗之後,又隨之打破。還有一場Susane-mailEdward的畫面,接著跳接Tony看著電腦螢幕看電子郵件畫面的鏡頭,差點就讓觀眾以為現實生活中的Edward出場了,在劇情的發展下,我們也漸漸的把Edward投射在Tony身上。

 

顏色與情緒

可惜Edward終究只出現在回憶裡,那些顏色飽滿的鮮豔回憶片段,最終銷毀在Susan傷人的行為與言語裡。所以EdwardSusan的最後一場爭吵後所看見櫥窗玻璃裡的綠色汽車,變成了小說綁架犯Ray他們所開的汽車原型,那是憤怒的連結。而點綴在畫面裡的各種鮮紅血色的物品,是跟著死亡的連結。死亡的生命、死亡的愛情、死亡的婚姻。Susan辦公室的鮮紅牆壁,與Edward同居的紅色沙發,Tony妻子的屍體躺在紅色的沙發上,還有最後槍殺Ray屋子裡的紅色窗簾。但也似乎參雜著難以抹滅的愛,小說裡Tony的女兒帶著跟Susan一樣的項鍊,那是愛的符號連結,而Susan的一頭美麗的紅髮也還原在小說裡的妻子與女兒身上。

 

光影轉換

《夜行動物》許多鏡頭利用光影的變換做漂亮的過場,讓三條劇情線剪接得自然無縫隙,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在現實的Susan彎下腰撿書,燈光一明一暗間,回頭看見的是當初遇見現任丈夫Hutton的畫面。現實的Susan躺在沙發上繼續回想這些回憶片段,小說劇情裡警探Michael Shannon的聲音從劃外傳來,沙發上的Susan看著遠方彷彿聽得見這個聲音,隨後就直接切換進入小說線的劇情裡了。三條線也分別呈現不同的色調,回憶裡的飽和色調、小說故事裡則是帶著昏黃的著色、現實生活裡是灰僕僕地冷色調,更凸顯血紅。

 

服裝與角色

《夜行動物》的導演Tom Ford不虧是時尚跨界電影,片中人物的服裝精緻美麗到極致,Amy Adams的每一件洋裝,都符合著藝術品收藏家的氣息,剪裁與飾品也俐落的展現了她的美。每一個出場人物,服裝都極致的展現人物特色。Susan嚴厲的母親,穿著全白配色的飾品與套裝,在美術館工作的員工們的前衛服飾,參加晚宴時Susan心態開放的好友,穿著帶一點民俗風格的搭配。以及小說裡在一片荒涼的西德州,戴著白色寬邊帽,穿著過於寬大西裝外套的警探Michael Shannon

以前的SusanEdward說他不該寫自己的故事,但最後Edward卻以自己的故事為基底創造出打動Susan的小說。而反而是現今的Susan為自己的藝術創作感到空洞無趣。Susan的人生與Edward的小說,彷彿都在控訴當初的她不懂得珍惜所愛,親手摧毀了美好的故事。Amy Adams飾演的Susan有許多的場景是一人的獨角戲,鏡頭對著她的眼睛好近好近,但她運用細微的角色動作推出了角色飽滿的情緒。不論是半夜心情跟著小說情節的轉折,還是夜晚躺在沙發上的人生沈思,或是最後那一場等待不會有人赴約的晚餐。Jake Gyllenhaal飾演的Tony&Edward,在切換兩個角色之間,既模糊又分明,Tony這個角色承襲了《崩壞人生》裡憂鬱的雙眼,沈痛與絕望,反之回憶裡Edward眼神清亮。帶著相似的肢體語言,眼神卻反應著不同角色背景的人生。還有飾演警探的Michael Shannon以及飾演綁匪RayAaron Johnson,後半段三人的對戲精彩的讓人屏息。Ray不羈的狂,以及Michael Shannon臨死不顧一切的狂,還有Tony傷心欲絕的狂,三個人的情緒扭擰在一起。

 

《夜行動物》描述著我們總是被禁錮在那些可悲的價值觀裡,總是認為你有了完美的老公或是老婆,你的生活不用為錢煩惱,你就會活得很快樂。但到頭來,所創作出來的東西卻是令自己生厭的垃圾,內心已經沒有豐富的泉源能量去創作的,隨著這樣完美的生活,快樂與心靈反而是越來越枯竭。也許導演藉機想諷刺這樣的價值觀,就如同片頭跳舞的胖女人一樣,正譏諷著要求女人要瘦的美學價值觀。還有夢想以及金錢為何總是背道而馳,人生只有這樣狹隘的二選一嗎?

章節目錄

共 3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fweqvuegn;3l4iqfhru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