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席地而坐》尋找家的出口

《大象席地而坐》尋找家的出口

(絕對有雷影評)

聽說,在滿洲里的動物園,有一頭大象,他整天就是坐在那兒,有人丟食物到柵欄裡,他也不理。

故事跟著四個活在同一個城市裡的角色,從四個「家」出發,然後他們互相交集在路上。城市的路上、人生的路上。在河北的故事背景裡,是一場灰矇矇的冷。屋簷下,四個人物都想逃離形同監獄的「家」。他們被困在充滿憤怒的家裡,不論是未成年的高中生,成年的男人,抑或是已過壯年的老人。靈魂都被困在這不快樂的牢籠裡,他們想找一個出口逃離,也許滿洲里的大象傳說,是他們出發走出這一場憤怒牢籠的出口。「要不要去滿洲里看大象」

家庭的憤怒是無解的,但他會直接爛成膿瘡,轉嫁到家人身上。從每個角色的視角看出去,周圍的人都異常的憤怒。也許那是在那個文化背景下的說話方式,抱歉用憤怒來掩飾、羞愧用憤怒來壯膽、害羞也用憤怒表達,大家激動得顯得角色好平靜。面對憤怒的家人,又遇到這輩子最糟的一天,無處為家,只有尋找逃離的出口。

高中女生黃玲跟教務副主任私下去KTV的影片在學校群組傳開了,今天大概是她的生日,那肯定是一個糟糕的生日。早上母親對著買給女兒的蛋糕因為被砸爛而憤怒,黃玲糾結在母親為自己買蛋糕,卻又無緣無故發脾氣的複雜情緒裡。母親是單親媽媽,她用她的憤怒表達自己的疲累與對生活無力感,無法給女兒更好生活的無力感,女人獨自面對職場與家庭的無力感,也用憤怒表達對女兒的愛。黃玲的同學韋布,為了被指控偷手機的朋友出頭,不小心在跟小霸王同學于帥之間爭執時,于帥摔下樓梯住院了。傳遍了整個學校,說是韋布打了于帥,體現了這一個人言可畏的社會。韋布父親脾氣暴躁,對韋布充滿憤怒,因此家對韋布來說沒有歸屬感,出了狀況決定到奶奶家住,沒想到,奶奶過世在自己的家裡。韋布逃家之後,父親拖著不方便的腳,跟著母親急切尋找的身影,是對他的擔心,但平時卻用暴躁的方式表達愛。韋布的角色個性單純,所以無法理解不純粹的事情,父親的憤怒、莫名的指控、朋友的說謊、同學跟主任之間的關係。所有事件衝擊在他的內心,然後發洩在一個小小的毽子上當作對這個世界的報復。

老人王金是韋布的鄰居,心愛的小狗被路上的大白狗咬死了,原本那是他躲避兒子要把他送去養老院的理由。小狗死了,彷彿所有的家人都將離別了,兒子要賣掉原本的房子搬到比較小又貴的地方,他住進養老院之後,就看不見心愛的孫女了。老人去參觀養老院之後,覺得那是一個倍感絕望的地方。三個人的絕望最後匯聚在車站,決定走向出口。

男人于城,因為跟好朋友的妻子偷情,被好友發現,好友在他面前跳樓自殺。弟弟于帥在學校被人推下樓摔成重傷,父母對著著他發洩憤怒與難過,「為什麼躺在那邊的不是你」,一句句的指責,把文化下父母偏愛的醜陋型態,放大到最大。好友的媽媽立刻坐飛機來見死去的兒子,于城對阿姨的說謊與殷切態度,為了掩飾他一時衝動行為下,造成巨大後果的不安。他不斷推卸責任想讓自己安心,跟朋友的妻說「他會自殺是因為妳太揮霍」,也跟追不到的女孩說是「妳造成的」,兩件煩人的事情在他身上糾結,決定跟好友的媽媽坦白事情的經過,並尋找自殺好友口中的大象。雖然最後的最後,被偷手機的高中生,一槍打在腿上,無法走向傳說中滿洲里的旅程。但也許,在他坦白以及幫韋布買一張車票的一瞬間,他已經找到心靈的出口了。

大白狗主人是一段有趣的插曲,在黃玲家門口徘徊不去的兇惡大狗,是路上一名焦躁婦人急切尋找的愛犬,這隻大白狗卻不小心咬死了老人的小狗。生命裡,有形無形,會不小心跟周圍的人產生的某些牽連。大白狗主人的嘴臉,是社會上腦羞的寫實嘴臉。還有她找狗的妻子,狹隘的眼光只關注自己利益的事情,對其他人的感受無感的沒水準民眾,所作所為常常讓人噗嗤一笑。

偷手機的角色李凱,是有趣的設定。他是生活裡的不定時炸彈,你難以預料他會做出什麼下一步,令人驚喜又驚嚇。韋布糟糕的一天,可說是由他而起,一下坦承說他偷了手機,像是被他擺了一道。一下又偷偷帶著父母來找你,一下又拔著槍要來拯救你。回想起學校拖地的奇怪同學,這樣的人物,還比較讓人安心許多。表面的自信是極度的自卑感,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會做出荒唐的舉止,活在自己所創造的世界裡面,卻渴望獲得認同。

導演的鏡頭貼著角色們好近好近,緊跟著他們的上背,跟著他喘息、移動。有時候畫面上拍不到演員們手部的動作,只有兩人的表情在畫面裡。角色生氣得拍掉東西,你看不到,卻很明確。所以那些精準的情緒,並不在於你看到演員做了哪些事情,而是他的情緒穿透了鏡頭,你接住了。導演運用了許多類似的手法在說他的故事,有一幕老人牽著狗在巷口遇到大白狗的時候,整個事件的發生過程鏡頭只定在老人身上,從他的表情,語氣,肢體語言,卻可以明確的理解當下故事的發展,可以想像著大白狗如何瘋狂咬傷了老人的小狗,最後是小狗滿身是血哀嚎的畫面。高中生韋布,不小心把同學于帥推下樓的演繹也是如此。還有黃玲跟主任打開被瘋傳的影片,我們只看得到黃玲跟主任的表情變化以及人物對話,知道是他們一起被拍到的影片,但我們始終不知道影片的內容。慢節奏的鏡頭切換,違反著我們平常理解劇情的習慣,腦子跟步調也隨著電影節奏放慢。當高中生韋布對著迎面而來拖地的同學說話的時候,拖地的同學已經開始說話,但鏡頭卻依然讓他的臉模糊在焦段之外,並不那麼急切地要讓觀眾看清楚說話人的臉。

片末隨著巴士的搖晃,跟著鏡頭,彷彿我們也在前往滿洲里的客運上。加上這部電影四個小時的時間感,好像真的踏上了一段好久好久的旅程,我們也急於看到那一頭,傳說中的大象。

章節目錄

共 34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