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行錄》所窺見的日本社會

《愚行錄》所窺見的日本社會

從妻夫木聰在公車上的第一場戲開始,就開宗明義揭示了「人不是表面上看到的樣子」的這個含義。逼迫他讓座的男人,看到站起來的妻夫木聰其實是行動不便的跛著腳人時,尷尬的別過臉裝作沒看見。下了車的妻夫木聰,等公車開遠之後就從一拐一拐的步伐,換回正常的行走。表面上看似健壯的男人,事實上可能有看不見的隱疾。看起來弱勢的人,可能是偽造出來的假象。而在這個社會上,人們又帶有什麼樣的目的性,演出了哪些表面的假像呢?整部電影都在玩弄這樣的手法,玩弄觀眾在表面與實際之間的情緒,跟隨著這部電影的故事,可以看到以「閱讀空氣」聞名的日本文化下所塑造出,人們表面與真心間的距離。

故事跟著身為報社記者的妻夫木聰,追蹤報導著一年前的滅門血案,他重新訪問罹難者身邊的朋友,慢慢還原出更多的細節。妻夫木聰收起自己的個性,以中性的態度訪問每一個受訪著,但在細微的表情眉宇間,你依然可以閱讀到,他對眼前受訪著價值觀的認同或反感。而從不同敘述者的角度,還原出事件中每個人實際的自己與回憶裡偽裝的自己,也隨著每個訪問者的闡述,描繪了日本社會隱藏的社會現象。

被害者田向浩樹的同事渡邊正人,描述日本職場社會潛規則的代表,說社內女職員往往是錄取來準備讓社內男職員當未來的老婆的。所以對於女職員來說表面上雖然是看你的能力錄取工作,但實際上是看你的長相,這樣現實與表面的差距。更極端的顯示了日本至今根深蒂固的父權社會,依然用面貌去衡量女性全部的價值。還有急欲跟每個男社員打好關係的女同事,其實是想趕快找到人結婚,所偽裝出笑臉迎人、服侍男性的形象。不僅男性以父權思想不平等對待女性,女性竟然也甘於遵循這樣壓迫的社會規則,乖乖地跟著原本公司的想法,尋找著男社員結婚。

這樣性別扭曲的職場觀念,追溯到大學校園內的文化風氣就是如此。田向浩樹妻子的同學宮村淳子,則描述了大學的潛規則。女同學們都渴望打入「內部」的群體圈圈,因為裡面的同學家世背景都不平凡,如果能跟裡面的人當朋友,或是結婚,以後的人生都會不一樣,帶著這樣的目標費盡心思在大學裡生活著。只顧著想著表面的美好,沒有回歸「人」本身的自我,思考自我真正的需求,因此漸漸地很多人都迷失在這個虛幻的目標裡。男生的生態也是如此指向,你的人生要「美好」,就要踩著別人的關係往上走,不惜一切代價跟手段,往階級高的人生靠攏。即使要陪笑,不真實的活著,也值得。除了為了在社會生存,自己所戴上「表面」的面具之外,每個人的原生家庭,也代表了個人內在的底層。平常拿出來跟人相處的個性是「表層」,而長成這個表層的「內在」是源自於家庭的塑造。從個人到家庭的探討,每個層面都有「表」與「裡」。

 

片中唯有宮村淳子這個女性角色,活出自己的人生,在諸多大學女同學裡,少數不是以結婚生子為人生終極目標,走出社會的體制之外的人。也是唯一個內外一致的角色,所以整個人個性顯得很清晰、明朗、舒服,不會像其他女性角色,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個人的個性跟喜好,只有一臉不斷地對大家假笑,像布偶一樣,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面對外在的表情只有一種,看不清楚內在的情緒跟目的,好像以討人喜歡為人生目的,非常可怕跟奇怪。片中女性角色大多都在追尋著「完美」的家庭生活,不同的人都在追尋同一個樣子的幸福,顯得荒謬詭異。如果把裡面每一個進入家庭的女性忽然地交換位置,也感受不出差別,齊一的個性齊一的追求,無差異到毛骨悚然。

 

蜷縮在床上的女性畫面,被來自四面八方不知名男性的手撫摸的恐怖意象,來描述關於強暴這件事。女性弱勢的社會現象,必然會像樹枝一樣,延伸到家庭跟社會上,理所當然的以性暴力對待女性。就像如果你覺得說女性「性技巧好」對女性是一種貶抑的話,等於整個社會剝奪了女性對於性的自主權利。因此會理所當然的認為,唯有男性才能有主動決定「性」的權利。這是壓迫女性文化下所附帶更深層的現象。

滿島光在裡面有一段很長很長的獨白,這個能把畫面描述的歷歷在目的演員,帶有非常巨大的感染力。滿島光的表演幫助了整部電影的情緒推動,帶著劇情到最大的張力。

最後,呼應著片頭,妻夫木聰在公車裡主動讓座給別人。看完整個故事,在這個片段,其實可以很清楚看到他讓座的動機跟情緒。其實,你面具戴得再厚實,其實大家還是窺探得到你內心的想法,不要把大家都當成笨蛋。

章節目錄

共 3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