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外爸爸》你不是我親生的,我還應該愛你嗎

《我的意外爸爸》你不是我親生的,我還應該愛你嗎

是枝裕和擅長探討那些特殊家庭結構組成,與血緣之間的關係的題材,走在《海街日記》、《小偷家族》之前的《我的意外爸爸》。醫院護士一時興起的玩笑,導致了兩個家庭的痛苦。「血緣關係重要,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重要。」是這幾部電影貫穿的議題,從《我的意外爸爸》聚焦在親子關係,《海街日記》描述手足之情,再到《小偷家族》更直接打破家庭的概念。

護士在醫院對調剛出生的兩個嬰兒,六年後對兩個家庭坦白,導致了兩個家庭陷入痛苦的情緒,到底是要把親生骨肉對調回來,還是要正視這六年跟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孩所建立的情感。有趣的是,這兩個家庭的風格天差地遠,藉由著故事的進行,剖面對比了日本兩個不同社會階層裡的家庭,所展現的生活方式。

由福山雅治飾演的野野宮家,是個收入優渥,生活在日本社會上層的上班族,住在高級大樓裡,家裡像飯店一樣舒適井然有序,家庭氣氛嚴肅,對兒子從小要求嚴格。得知慶多並非自己的親生兒子時,有一種六年來小心翼翼親手打造的未來,突然一瞬間全部都付諸流水歸零的感覺。而6歲的兒子野野宮慶多,個性文靜內向,不多表達自己的情緒。想跟常常忙於工作的爸爸多相處,所以努力做到各種會讓爸爸高興的事情,想得到爸爸的關注。即使不特別喜歡學鋼琴,但因為會受到爸爸的稱讚,所以努力繼續學鋼琴。小小的心靈裡,因為爸爸嚴格的教育,壓抑了很多屬於孩子直率表達自我的能力。物質齊全但高壓的家庭環境,讓小小年紀的他,就懂得在小學面試的時候講出面試官愛聽的話術。反觀齋木家則是家裡經營五金行,每天為錢煩惱的家庭,卻一口氣生了三個孩子。但家庭氣氛和樂,小孩有著不被拘束的創造力。因為有限經濟能力以及五金行的背景,齋木雄大常常會動手幫孩子們修理不會動的玩具,每天會親自陪著孩子在遊樂場玩。跟每次都坐在一旁遠觀小孩們遊戲的野野宮良多形成極端的對比。

本片多著墨在野野宮良多,因為抱錯小孩的這個事件,跟齋木家的接觸下,對他所產生的影響。良多僅僅因為自己父親的一句話,「人跟賽馬一樣,血緣是很重要的,你一輩子擺脫不了父親對你的影響。」而動搖了留下慶多的決定。最近在《優駿》這本書裡面,鉅細靡遺地了解到,一匹馬會不會被期待成為一匹多勝賺錢的賽馬,往往取決於他歷代以來的配種血統,擁有優良血統的賽馬往往有望跑出較好的成績,所以在賽馬產業裡,馬的血緣出生就會決定牠一開始的售價,甚至決定一生的價值。被這句話所蒙蔽的良多,選擇漠視了他看到環境對孩子一點一滴的影響。良多的親生兒子齋木琉晴跟齋木雄大一樣,會咬吸管,情緒表達直接外顯,常有出其不意的行為。野野宮慶多也長成跟良多一樣,按部就班,小心翼翼,都很明顯是受到家庭環境的影響。漠視了這些他也選擇漠視了自己對慶多的愛。

交換小孩之後的生活,帶給良多許多的衝擊與改變。從一開始一個禮拜交換一天的頻率。良多看著慶多敘述著在齋木家的生活描述,鏡頭特寫著良多臉上複雜表情的方式描述良多的複雜情緒,一方面害怕失去兒子對自己的愛,吃醋著兒子喜歡齋木家的種種,又要裝作不在意。一直到後來琉晴來長住,鏡頭也用同樣特寫的方式,細膩的描述良多跟綠聽著琉晴說著真心話的心情。活潑不懼的琉晴,改變了良多跟孩子之間的相處,也藉著琉晴的嘴巴聽到慶多不講的孩子真心話。

故事一步一步,隨著抱錯小孩的事件,慢慢也揭露出良多的家庭背景,導致他長成了一個渴望獲得愛卻又假裝不在意的性格。對於信子,如果接受她對自己的愛,會像是輸了自己跟父親間的鬥爭一樣。對於慶多,如果他承認他愛他,就等於要承認一個天大的錯誤一般,他覺得很丟臉。刻畫了每個人個性的模樣,是跟他的家庭環境緊緊的捆綁在一起的。當良多拜訪當年惡意對調的護士,發生了一件瞬間讓他釋懷的事件。這個事件也解開了他多年以來跟家裡的一個結,也順便解開了他跟慶多之間跨不過的門檻。其實,一直以來糾結血緣關係的是自己,並不是父親。他只是不願意面對自己所創造出來的完美家庭裡,有了一個難以抹滅的污點。因為這個無謂的想法,毀了原本美好的家庭關係。

整個事件也凸顯了日本社會對女性「母親」角色的過度苛責,對於抱錯小孩的事件,不斷的間接冒出「身為母親怎麼會沒發現」對野野宮綠的質疑聲音出來。還有圍繞在周遭多管閒事的與論壓力,「小孩怎麼跟你長得不像」這樣人多嘴雜的社會壓力。不直接,而是用更讓人不舒服的隱晦方式一直出現。野野宮綠也扮演了典型日本中上階層的家庭,女性身為家庭主婦單一社會角色的生活情形。以丈夫小孩為重心,缺乏自我的社交圈,因此當跟齋木家面臨同樣揪心的問題時,齋木緣立刻變成她可以傾訴心情的對象。

女性聲音被埋沒的現象,更在開頭慶多的小學面試場景更加明顯,不論面試官提問的是關於母親或是父親的問題,一律都由父親野野宮良多統一回答。對於詢問關於母親跟小孩間的問題,不是由母親或是小孩來回答,是非常詭異的情形,顯示了父親代表了整個家庭的發言權。

「血緣」與「父系」,是帝制時期傳承最重要的代表,不知道是枝裕和是否在有意無意間凸顯了這兩層關係的交互意義。在我們試圖去釐清維繫家庭定義的關鍵是什麼的時候,卻往往忽略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片中我最喜歡野野宮信子這個角色,雖然她只有出現短短的幾個鏡頭,卻讓人印象深刻。片中良多對信子說她嫁給父親是「壓錯賽馬了」信子回說「我沒有賭博的天份」短短的一句話,非常有智慧的化解了尷尬的質疑,也展現了對於這個家無盡的包容與溫柔。她是最看得清楚,人與人之間情感是最重要事情的人。

章節目錄

共 3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