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二十七章

《捉弄》第二十七章

整個狀態就像陷入暴風圈,全部的人都人仰馬翻,只有李曼娟處在暴風中心,無風無雨,國泰民安。

    郭毅整天忙進忙出,只為收拾這個爛攤子,而她自己樂得窩在基金會中,窮極無聊時便往山上跑,蹲在地上看著怪手開挖整地,計劃一步一步進行著,覺得自己終於有幫小胖完成一個心願。

    「這樣就算閻羅王要帶我走也甘願了。」小胖滿足地嘆了口氣,現在只希望能待到開始運作,「至少也要讓我看到一眼吧。」

    李曼娟發出嘖嘖兩聲,覺得這種想法簡直像老人的願望就是希望能活到抱得到孫子一樣,「你放心啦,都過這麼久了,閻王爺爺肯定早就忘記我們了,畢竟他每天要處理的死人那麼多

    「妳這個人真的很烏鴉嘴耶,每次好事都不準,壞事超靈驗。」

    想想過去二十多年的人生,李曼娟除了尷尬的大笑之外,好像也無法反駁。抓抓自己的腦勺,她走回車旁打開門,「我們該走了。」

    「去哪?」小胖問。

    「我想去找董圓圓。」她聳著肩說。

    小胖嚇一大跳,「妳還敢去找她?不等再過一陣子風頭過了再說?」

    她按下發動紐,「經過這段時間我想通幾件事,想找她談談,順便確認一下。」

    這話引起小胖的好奇,居然無法讀出李曼娟此時的心思,她笑了笑,「這是女人獨有的思維,你不會懂得啦。」

    小胖看她橫衝直撞,擔心的要命,忍不住提醒,「喂,妳開車小心一點,昨天才下過雨,山路濕滑。」

    李曼娟對著後視鏡大笑,「拜託,我開車技術堪比

    話還沒落下,小胖發出驚恐的聲音:「喂喂喂!我承認妳很厲害!妳不要開那麼快啦!」

    李曼娟的表情也沒好到哪裡去,不停重踩煞車,面目扭曲的大喊煞車失靈,小胖什麼都還來不及說,這輛艷紅色跑車已衝出護欄,往斜坡滾下去。

等再睜開眼,已經在醫院裡,聽著儀器的嗶嗶聲,曼娟趕緊喚了幾聲,才聽見小胖的回應。她發出怪異的笑聲,「太好了,我們都沒死,哈哈哈

   「妳們兩個,好久不見啊。」

    聽到背後傳來這個有點熟悉的聲音,李曼娟和小胖震了一下都不敢回頭,哪知道一抬眼這個人影已佇立在面前。

    「閻閻王你好

    平常伶牙俐齒的李曼娟這時竟也結巴起來,她整個心往下沉,終於到這一天了,原本以為早已有所準備,沒想到真面對上仍然止不住的驚慌與失望。

    「你們怎麼一付沒想到我會來找你們的模樣。」

    閻王調侃著,李曼娟和小胖默不作聲,事實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是福是禍皆是命,真想要躲也逃不掉。

    「才不是呢,我們整天都在想你應該快來了吧。」

    李曼娟逞強地說,結果換來一陣笑意,「最好是這樣。」

    閻王笑說,轉過臉看了小胖一眼,似乎並沒對他的存在感到訝異,這反倒讓人感到不解,小胖不禁開口:「您知道我也在這裡?」

    不過這老人只笑而不答,看著這兩縷如青煙般的魂魄,正忐忑不安地等著他的裁決,於是嘆了口氣,回想起林宏緯在車禍的那一剎,臉上的表情竟是如釋重負,或許了解自己回到林家後變成了什麼,這是唯一脫離的方法,他倒在閻王的懷裡,緩緩說出自己最後的心願,只希望世人記得的林宏緯是十六歲前那青澀善良的模樣。

    老人家低眼凝視這個原本單純的靈魂,不忍心拒絕,便默默點了個頭,林宏緯滿足了,他輕聲嘆息,帶著微笑隨閻王離開。

    其實在李曼娟進入之際,閻王怎麼可能會沒看到顧英明,那個同樣擁有良善的靈魂,老是偷跟在李曼娟背後,明明都自身難保還頑強地想保護這女孩。也許是自己一時玩心興起,就放任他也進入林宏緯的軀殼裡,看這兩個人可以激出什麼樣的火花,老人當時的確是如此盤算著。

    「既然你們做了不少事,也改變了世人對林宏緯的印象,算是讓我實現對他最後的承諾,所以決定對你們網開一面,可以留在這個身體裡。」

    「真的嗎?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好人。」

    李曼娟撫手稱好,諂媚地討好老人,終於可以放下心裡那塊石頭,不用再擔心受怕,每天都在為了是不是最後一天而揣揣不安,但卻見閻王搖搖頭:「不用開心得太早,就只能一個留下。」他說。

    「啊!」

    李曼娟跟小胖同時叫了出來,閻王看了只笑了一笑,有點滿意自己的捉弄,撫摸自己的長鬚,「你們自己決定誰可以留下來吧。」

    「你這不是在整人嗎?」

    李曼娟出聲抗議,這簡直是要逼她跟小胖爭個你死我活,又不是在上演名模生死鬥,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種事更醜陋。

    「我從沒說過自己有慈悲心腸,你應該參考一下數千年來人們是如何形容我的。」

    老人盡露出嘲諷的神情,可是李曼娟打從心裡覺得閻王真的是個心善的好人,不對!應該說是神明,總之,如果真的鐵石心腸,又怎會為了如何處置她而煩腦,又怎會為了自己所應允的承諾而讓他們附身去完成心願。

    「真的要這樣子玩我們嗎?」

    她略帶自暴自棄地瞪著對方問,小胖試著阻止她那口無遮攔的毛病,「別這樣,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更何況要走也應該是我走。」他急著說道。

    閻羅王看著這兩個人,笑了一笑,「妳們趕緊討論好到底誰走誰留,我過兩天再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