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二十二章

《捉弄》第二十二章

自從那天半夜陳蘋負氣而走之後,已經快半個月沒有聽到任何的訊息,之前是怕她騷擾,現在則是擔心這女人默不作聲是否另有企圖,簡直像顆不定時炸彈讓人坐立難安。

    「應該不會做到那麼絕吧,看起來她挺愛林宏緯的。」

    小胖說道,換來李曼娟一陣搖頭嘆息,小胖在感情閱歷上果然資歷太淺,不曉得女人由愛生恨才叫可怕。

    「先不管她了。」

    李曼娟不願去想這頭痛的問題,一口將麵包塞進嘴裡,林家大廚簡直有一雙充滿魔力的巧手,料理手藝真的不是蓋的,連層層奶油的可頌都做得香氣美味。等喝下最後一口奶茶之後,她問小胖之前提到陳勇那塊土地使用的雛型,「郭毅問了好幾家建商都興趣缺缺,我看他頭髮都快被自己揪光了,你上次說有個想法到底是什麼?」她問。

    小胖還在思索如何開口解說,這時瞧見郭毅匆匆踏進大廳,李曼娟在餐廳這頭喚住了他,「你一個早上去哪裡了?」她問。

    只是郭毅臉色有些凌亂,隨口說去處理民眾投訴的問題,李曼娟點了頭,但她知道這一定不是真正的答案,不過既然對方不願意講她也懶得多問,將另一邊的餐椅拉開來,「坐下來,有件事想跟你討論。」

    「ㄟ我只是有一個雛形而已,妳不要亂提議啊。」

    小胖急忙提醒李曼娟,不過她怎麼可能會理會這麼多,在她看來只要有個點子就夠了,之後的事都是可以討論出來。

    等女傭為郭毅倒了杯熱紅茶後,李曼娟先夾了塊麵包放他面前瓷盤上,然後才再開口,「我跟你說喔,小胖想到一個挺不錯的計畫。」她得意的講著。

    郭毅不解。「小胖?他是誰?」

    「啊!」

    李曼娟沒想到自己說漏嘴,趕緊轉移話題,「就我一個朋友啦。」

    說完趕緊催促小胖,小胖才訕訕地開了口:「我講了妳可不要罵我。」

    「吼,快點講啦,不要吊我胃口。」

    「我是在想

    小胖還是猶豫了一下才啟齒,「既然妳都成立基金會了,而這塊地又這麼棘手難處理,要不要乾脆買下來蓋孤兒院?」

    「啥!」

    李曼娟問,郭毅也睜大眼睛在聽林宏緯自問自答,他最近比較能聽懂少主的邏輯,雖然要完全跟上思維還是要費點力氣跟想像力。他將杯裡的茶一飲而盡後,抿起嘴默默地聽著。

   李曼娟光聽孤兒院這三個字就感覺要花非常多的錢,「買地蓋孤兒院?哪裡來那麼多錢啊?」她問。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財源,她叨念著。「難不成要找企業捐款?應該也捐不了那麼多吧。」

    「我是在想,是否可以運用林家的財產來做這件事。」

    「啊!可以這樣嗎?」

    雖然她知道林家資產頗豐,但從沒有在這上面動過腦筋,一方面也是覺得不是自己的錢財不可覬覦,而現在聽到小胖這計畫,恐怕不是幾千還是幾萬能夠解決得了。

    「這樣總比妳東捐西捐毫無計畫好吧,那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小胖說。

    「你說的也是沒錯啦」雖然撒錢是蠻爽快,但也的確太隨興。

    她仰起頭皺著眉頭,頂上水晶吊燈璀璨刺眼,她忍不住瞇上眼睛,這時候才想到旁邊還坐了一個人,便轉過頭對郭毅說:「這件事還是問一下你的意見吧,看看覺得可不可行。」

    看著郭毅的臉,李曼娟這才想到最近不知道這人在忙些什麼,常常一轉眼就不見人影,雖然知道他本來工作就繁雜,不過鮮少像這陣子,只是她的心思現在整個放在這個計畫上頭,其他事完全上不了心,也沒想去逼問答案出來。

    「應該……」郭毅心裡抱持反對的態度,但他知道少主的個性,反對也只是枉然。「原則上是個可行的方案,但細節一定要詳加規劃。」說完想了一下再補上一句,「尤其是資金上的安排更是要慎重。」

    很顯然李曼娟根本沒聽進去半個字,仍處在自己的奇想當中,「若是依我的想法,如果要玩就乾脆玩大一點。」她說。

    前一秒還在躊躇,.下一秒就開始陷入幻想,她心裏盤算著,既然要設孤兒院,那要不要再搞個家暴僻護中心,然後不能獨厚某一族群,應該再設個老人安養中心才對,這樣從小到老都照顧到了。

    ……

    小胖對李曼娟的天馬行空直搖頭,「也不用玩到那麼大吧,就算林家家境不錯,好像也沒辦法這樣子搞吧。」他無奈地打斷,不然再想下去這傢伙恐怕連醫院都想蓋了。

    「還有,妳不是說要聽聽郭毅的看法嗎?他剛剛講的話妳根本沒在聽。」小胖說著,李曼娟握拳擊掌,側過臉問:「對喔,還沒聽你的意見。」

    郭毅面露難色,一開始以為林宏緯設立基金會是為了洗錢,後來發現似乎真想做一番事出來,但這種燒錢的慈善事業並不符合少主的個性,猜測只不過是一時興起玩玩罷了,沒想到後頭竟還會如此計畫。

    「可是少主,明年您就要選舉了,這樣恐怕會排擠到其他政治獻金的部分。」他遲疑了一會兒後說。

    李曼娟雙手一攤,面露無所謂的態度,「我並沒要廠商捐款啊!是準備用林家的資產去做這件事。」她說。

    郭毅手上的叉子跌落在餐盤上,發出刺耳的聲響,他倏然從餐椅上站起來,面色極為難看的直盯著林宏緯,他難得如此把真實心情表露出來,但這簡直是一個極荒唐的玩笑,茲事體大,於是歛了歛臉色,用難得嚴肅的口吻說道,「少主請再三思,老爺子不會允許您這樣做的。」

    「老爺子?」

    李曼娟一時轉不過來,等到意會時脫口而出:「他不是已經作古了嗎?怎麼還能反對?」

    郭毅一愣,在他聽來這簡直是大逆不孝之言,按耐下微韞的心情,不斷說服自己,或許林宏緯又只是突發奇想罷了。於是長吁了一口氣,望了一眼窗外再將視線移回面前這人身上,當下決定還是做份正式的規畫書,讓少主了解實際上會遭遇重重問題。

    「這件事在還沒有確定答案前請先不要公開。」

    郭毅千叮嚀萬叮囑地再三跟李曼娟交代,讓她聳起肩擺擺手,對這人的態度有些感冒,簡直把她當成小朋友看待,「放心啦,我懂。」她說。

    慈善事業不是不可行,在某個程度上對少主的形象有加分的效果,這也是郭毅沒反對成立基金會的緣故,需要點新聞話題或是正面形象時就捐個款或是去走訪孤兒院,一直是個效果不錯的宣傳方式,但真要落實去搞就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倘若又不接受捐款,極有可能會把整個家業都拖垮下去,只能說希望能藉此打消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但在李曼娟耳裡聽來,郭毅八成是認為這檔事可行性極高才會著手做規劃,於是開心地再拿起一塊麵包,「這真的很好吃,你也再來一塊吧。」

    郭毅搖搖頭嘆了口氣,將自己面前的白色描金的小磁盤遞過去,「謝謝少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