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二十五章

《捉弄》第二十五章

全場的人都把目光投射在王雪娥身上,屏息等待她的出招。王雪娥冷笑一聲,她當然也知道在金流這件事上,郭毅幫林宏緯做得密實不透風,但她要揭發的是另一件事,早警告過他,想搶相同票源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現在就請當事人出場,讓她親自控訴林宏緯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說完舉起手直指著玻璃大門,大家視線順著望過去,直落在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身上。

    即使口罩遮去大半張的臉,但小胖仍一眼就認出,失聲低吼陳蘋的名字。

    雖然那日得罪於她,但心裡一直認為以這女人深愛林宏緯的程度,應該不至於做出越軌之事,沒想到事事皆防,卻沒防範到最後這一箭,他斜眼瞧見蕭郎坤滿臉得意之情,大概揣測得出是誰牽的線了。

    「想拉下我當作馬前戰績,需要這樣討好議長嗎!」

    小胖冷冷地看著對方,突然想到董圓圓就坐在身旁,心一驚偷瞄過去、見她仍面帶著淡淡的微笑,自己卻是冷汗涔涔而下。

    王雪娥伸出雙手迎接陳蘋走來,兩人緊緊擁抱之後,王雪娥轉過身面對記者,一手抓著麥克風另一手牽著陳蘋。

    「各位,今天如果有一個男人,專門玩弄女人的感情,你們說這樣的人可不可惡?」

    台下眾人彼此相顧,王敏敏看不過去,直接出聲問王雪娥搞這齣有何目的?「男歡女愛是兩人之間的事,王議員會不會管太寬了?」

    王敏敏嗆辣的發言讓王雪娥愣了一下,估計還未曾有人敢如此直接嗆她,尤其還不過只是個員工打扮的人,回過神立刻拉高音量說:「這原本只是私人的事,我也沒資格管,但是這個人今天居然在檯面上打著扶助遭遇不幸的弱勢女性,想藉此騙得選票,這就讓本人看不過去了,所以我才站出來揭發這男人醜陋的真面目。」

    陳蘋靜靜地盯著林宏緯瞧,從口罩邊緣看出她臉頰抽動了一下,緩緩伸直手,指著林宏緯,幽幽地說:「就是他,明明有未婚妻,還要我先委屈當他的情婦。」

    這態度比用哭鬧更震撼人心,每個人莫不投以同情的眼光,李曼娟在這些日子也領教到林宏緯在感情上面的放蕩不羈,但真正看到女方站出來控訴倒是第一遭,全部的人睜大眼看這場比八點檔還刺激的戲碼,屏住氣息看林宏緯會如何應對。

    這類新聞跑過不少,但自己真遇上仍是手足無措,李曼娟強作鎮定,但腦袋裡完全一片空白,不斷逼小胖站出來面對,他用力嘆了口氣,只有壞事臨頭才會要他出來解決。

    「這位陳蘋小姐是我與董小姐認識之前就已結識,之後訂婚她也非常清楚,大家都是朋友,我對她並沒有任何的隱瞞欺騙的企圖。」

    小胖對眾人說道,他不知道對方有何盤算,也不知到會下多大力道,只能說些模擬兩可的話暫時蒙混過去。

    這樣的答案讓陳蘋極不服氣,沉著臉冷笑一聲,「那時你是怎麼跟我說的?你自己說跟董圓圓只是利益聯姻!其實你對她一絲感情都沒有,這輩子只愛我一個人?你會找個適當的時機離婚跟我在一起,這都是從你嘴裡講出來的話。」

    這下受到傷害最大的不是林宏緯而是董圓圓了,全場都等著看這位財團千金如何面對這尷尬,她很顯然也清楚,貼近麥克風只說了一句,「結婚前大家都有談戀愛的自由,尤其林議員因為身分與長相的關係,身邊一直不乏女性主動親近。」董圓圓冷傲地回答,然後轉過頭給未婚夫一個堅定的微笑,小胖覺得後頸的汗水已經浸濕整件襯衫。

    小胖不知道陳蘋說的是不是事實,也無法在去確認林宏緯真正情感歸屬,只能想辦法擺平眼下這場風波,陳蘋跟董圓圓之間自己只能選擇一邊,於是他站起身,「不錯,我承認從前曾與陳小姐交往過,不過在認識董小姐之後,我已經和她僅維持一般朋友的情誼。」

    陳蘋聽完眼珠子瞪的比銅鈴還大,即使自己如此傷害對方,但她仍沒想到林宏緯竟會昧著良心說出這番話來,尤其董圓圓所講的那些話更是讓她氣得直跺腳,根本就是暗指是她自己主動黏上去;原本不想拿出出最後的殺手鐧,但她實在氣瘋了,伸手進皮包裡抽出一張A4大的紙張,在半空中揮舞。

    「大家可以看清楚,如果我跟林議員之間真如他自己所說的,只是朋友關係的話。」陳蘋把那張蓋著醫院紅色官印的診斷書攤開貼在自己胸口,所有人圍上前,鏡頭全聚焦在上面。

    「看清楚!我在四個月前懷了林宏緯的孩子,這張就是醫生證明。」

    這下連董圓圓的笑容都僵住了,算算時間,正是林宏緯車禍前那段日子,小胖不禁懷疑,難不成這件事正是車禍的的導火線?但不論如何現在要趕緊撲滅這燒得正旺的火,否則到時燎遍整座山林。

    「咳,請問如果是四個月前的事,那現在起碼應該懷孕六、七個月了吧,可是您的身材

    郭毅瞧了一眼陳蘋平坦的小腹,後者臉一紅,尷尬地辯解自己因為林宏緯車禍後一直昏迷著,逼不得已只好選擇墮胎。不能說聽了不難過,但郭毅也只能硬起心腸繼續問,那句全天底下最可惡的話,「陳小姐一向交友廣況,現在小孩也拿掉了,那要如何證明是林議員的孩子?」他咬著牙質問對方。

    陳蘋張著嘴久久不能言語,小胖看到淚珠已經在她的眼眶裡打轉,心裡說了千萬遍對不起,李曼娟更是噤聲不語,即使這些都是這個身體的前主人所造的孽,但今天所做的全是她這輩子最痛恨的事,可是她連半句責罵的話也說不出口,心裡深知若是換她面對這場面,恐怕也會說出同樣的話出來。

   整場記者會已經完全失焦,沒有人在乎那養護中心的願景和意義了,全都在嗜血、在八卦,整個會場小胖只聽見嗡嗡鳴聲,別人在說什麼一個字也聽不進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發現自己被郭毅半推進辦公室裏,房裡的氣氛凝重到無法呼吸。

    「那孩子真的是你的嗎?」

    一直到現在董圓圓才開口問了這句,小胖搖搖頭,他哪裡會知道。

    董圓圓將視線移到郭毅身上,他也搖搖頭,於是她又開口,「到底是不知道?還是那孩子不是宏緯的?」

    這時郭毅先替林宏緯回答,他個人認為應該不是,「因為少主從來沒跟我提過這件事,他所有大小瑣碎的事都會跟我講。」

    這話讓董圓圓眼一抬,黛眉一豎,說:「你的意思是早知道陳小姐跟林議員的關係?為何從來沒聽你提起過?」

    這下換郭毅整個語塞,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藉故要去找外頭的記者商量這篇搞該怎麼寫,說完就趕緊走了出去,獨留下這對未婚夫妻。

    「我

    小胖欲言又止,董圓圓先出聲打斷他,「我累了,可以派人先送我回家嗎?」

    「可是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你先想好如何應付明天的新聞比較重要。」

    這件事肯定會上頭條,小胖跟李曼娟都有強烈的預感,等董圓圓離開後,李曼娟才開口,她覺得董圓圓實在有大家風範,喜怒皆不越矩,但小胖的直覺卻是這人恐怕沒把感情放在林宏緯身上,否則再鎮定的人都不會如此淡定。

    「或許吧,天知道呢。」李曼娟聳著肩膀回答,這件事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