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六章

《捉弄》第六章

李曼娟從來沒有如此爽快過,她發覺照顧林宏緯的都是一些年輕貌美的護理人員,呵護備至的溫柔簡直當她是易碎品,只要自己輕輕皺一下眉頭,立刻第二天就換上另一位白衣天使。

 

「果然有錢就是任性啊!」李曼娟閉上眼享受這一切,滿足地感嘆著。

 

這時郭毅走進來,俯身在林宏緯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蕭議員來了,他說要跟您報告議會最新的進度,您要見他嗎?」

 

李曼娟知道這個蕭郎坤是林家扶植的魁儡議員之一,這兩個人究竟會講些什麼呢?按耐不住強烈的好奇心,於是點了個頭。

 

抬眼看著剛走到面前這個人,林家厲害的地方就是專找相貌堂堂的草包,反正現在的選民也只是選爽的,根本不看政見也不在乎候選人肚子裡究竟有沒有料。這個蕭郎坤更是箇中翹楚,銀框眼鏡襯出斯文的氣質,誠懇的態度讓人忘了他一肚子壞水。

 

「少主。」蕭郎坤恭敬地行了禮,「很抱歉過了這麼多天才來請安。」

 

李曼娟差點笑岔了氣,這人以為在演古裝戲嗎?還少主勒,碰到林宏緯的老爸不就要跪下來高喊主君了,忍住笑意她裝模作樣地壓低嗓音:「有什麼事?」

 

蕭郎坤瞥了郭毅一眼後才繼續,「雖然這個案子不大,但我也是竭盡全力去安排,交通委員會那邊,已經串聯幾位議員,在協商後應該會通過,接下來的就是看要讓哪幾家營造廠去圍標。」

 

「我就知道你們就是專幹這些骯髒的勾當!」李曼娟在心裡憤恨地想著,巴不得現在馬上衝去檢調單位檢舉,想到小胖也在這裡,她想徵詢這人的意見。

 

「先看他們要怎麼做吧,不然連哪項工程都不清楚,無憑無據是能幹什麼。」

 

他說,李曼娟對也知道無法否定這點,貿然去檢舉只會被當成黑函攻擊,於是便開口:「幹的好!這件事剩下的就交給郭秘書去處理吧。」

 

蕭郎坤對這答案似乎有些訝異,自己的功勞怎可以讓旁人去收割,不過他也不是傻子,即使滿腔微韞的情緒還是點了頭後才離開病房,直到這時郭毅才再出聲,「之前少主要我調查蕭郎坤的事,目前雖然還沒有確切的證據,不過他從中私吞回扣的事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他不帶感情的語氣說著。

 

「嗯…你再繼續查下去吧,但不要被他發現。」

 

李曼娟雖然知道林宏緯這個人,但對於他的一切也僅止於表面上的認知,這時候還是少表達意見以免穿幫。等郭毅也離開病房,她深覺得金錢真的是會使人墮落,讓人甘願鋌而走險,對黑吃黑這種事更是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心裡不禁一陣唏噓,她隨口跟小胖說:「就跟那個狐狸精一樣,為了騙你的錢,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吼,就跟妳說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小胖抱怨著,他真的很想巴李曼娟的頭,「妳真的很愛唸耶。」

 

「看到我的人被欺負就很不爽。」

 

「誰是妳的人啊,神經病喔。」

 

小胖的口氣盡是無奈,他瞧李曼娟不再搭理,深深地嘆了口氣,「其實我也不是不知道小敏的意圖,自己是記者,難道這種新聞看得還不夠多嗎?只是第一次有異性對我這麼好,原以為相處久了會讓她被我的真心所感動。」

 

「你終於肯講出她的名字啦,拜託!我說這個小敏她根本只看到你的存摺吧。」

 

李曼娟好沒氣地講,其實小胖是個超級暖男,體貼又周全的個性讓大夥兒不管遇上什麼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自己也曾經仔細觀察過,從小胖的五官研判,如果能瘦個三、四十公斤肯定會是個帥哥,也好幾次以麻吉的身分規勸過,只可惜他不想放棄美食就沒輒了。本來還想再從他那裡套出更多小敏的資料,偏瞧見郭毅又走進病房只好把話硬生生吞回喉嚨裡。

 

「少主…」

 

李曼娟見郭毅面色猶疑,蹙起劍眉要這人說下去。

 

「董小姐來探望您了。」郭毅說。

 

「那怎麼不請她進來?」她問,只見這人面色益發尷尬,久久難以啟齒。

 

「可是…陳蘋也來了。」他說,「需要我先請她離開嗎?」

 

李曼娟知道董小姐就是董圓圓,是林宏緯的未婚妻,也是永盛集團負責人的么女,至於陳蘋她就沒聽聞過,於是問了小胖是否知道這一號人物。

 

「就是…算是…林宏緯的…粉紅知己。」

 

小胖講得吞吞吐吐,李曼娟勃然大怒,話說的真含蓄,什麼粉紅知己,根本就是情婦吧,她本想兩個都拒見,突然眼珠子一轉,開口:「你就讓她們一起進來吧。」

 

「一起!」郭毅的眼鏡差點掉到地上,「少主您的意思是?」

 

「對!我就是那個意思。」她愉快地說著。

 

小胖背脊一陣發涼,腦袋裡瞬間冒出陣陣不祥的預感,只見到李曼娟笑盈盈地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她回應小胖,「你不讓我閹了他,那我就讓他在兩個女人面前出糗也行。」

 

小胖知道這傢伙的個性,只會越勸越叛逆,也不想再開口說什麼了,在嘆息之間,兩位女主角前後走進病房;很顯然地,董圓圓並不知道陳蘋的存在,但陳蘋的神情分明對這位千金大小姐可是清楚的很,李曼娟饒富趣味地等著看這兩個女人即將開打的戰爭。

 

「宏緯。」

 

董圓圓走到病床邊,柔聲輕喚著,「一聽到你清醒了,我馬上從紐約趕回來。」她說。

 

「嗯…謝謝妳。」

 

「時間太急迫,我只來得及在超商買了盒雞精,晚點我再叫家裡人準備些營養品送過來。」

 

「嗯…」

 

李曼娟原本準備的台詞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董圓圓溫柔嫻靜,讓人很難再捉弄下去,李曼娟斜過眼瞥見陳蘋滿臉妒意毫不遮掩,心裏清楚這女人敢這麼明目張膽地前來醫院探望,肯定跟林宏緯交情不是一般簡單,,應該頗得寵愛,而陳蘋見到情人對董圓圓一反之前冷漠,不禁從鼻孔輕哼一聲。

 

這聲息極為輕微,但也恰恰足夠讓房間裡的人都聽到,董圓圓沒回過頭,只靜靜地凝視著床上的人,等待他的介紹。

 

「圓圓,這位是……」

 

李曼娟一時語塞,實在不知該怎麼介紹才恰當,倒是陳蘋總算見過世面的人,就算有千百萬的不願意,臉上還是立刻堆滿笑意,慇懃地主動向董圓圓打招呼。

 

「真是不好意思,剛剛在病房外就該自我介紹了,我姓陳,哥哥是林議員的選區內的里長,是他託我過來探望議員。」

 

雖然字字句句都在跟林宏緯保持距離,但口氣卻是完全相反,不過董圓圓依舊是那掐的出水的笑容,真誠地向陳蘋再三道謝,感謝他們兄妹盡心盡力地在地方上為她的未婚夫鞏固票源,陳蘋勉強牽動嘴角敷衍著,兩人應酬話說完又是一片寂靜。

 

熬不住如此氛圍,小胖催促李曼娟快出個聲化解氣氛,別再隔山觀虎鬥,但這可難倒她了,李曼娟承認自己是有點小聰明,也不是沒見過大小老婆相互廝殺的場面,但從沒碰過這樣的情景,尤其又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哪知道該講什麼啊,這時董圓圓依舊是漾著笑容欠了欠身,輕聲地向林宏緯解釋自己剛下飛機就直奔醫院,還沒來得及適應時差。

 

「我先回家,明天再來看你。」她說。

 

李曼娟一聽當然連番點頭應允,心裡對這女孩留下極好的印象,董圓圓起身經過陳蘋身邊時,微微點了個頭後才開門離去,陳蘋立刻翻了一個大白眼,「她真的很虛偽耶,十足是一個綠茶婊。」她輕嚷著。

 

「妳在胡說八道什麼?」

 

李曼娟對這話感到些許惱怒便出聲斥責,陳蘋看到男友竟偏袒另一方更是不服氣,整個人靠臥在李曼娟枕邊,嗲聲嗲氣的對著李曼娟耳朵吹氣,「我就不信她會真的不知道我們的關係,假鬼假怪。」

 

她受不了陳蘋身上過於濃烈的香水味,直覺地撇開頭,這動作讓對方極為不滿,跺了一腳嬌嗔,「幹嘛閃我?人家不來了啦。」

 

「那妳就走吧,我想要休息。」李曼娟趁勢請她離開,陳蘋一愣,沒想到林宏緯回如此回應,但自己個性要強,話說出口又不能收回,眼看林宏緯並沒有給她台階下的意思,只好僵著臉甩開門離開,李曼娟看她氣呼呼的背影不覺莞爾。

 

「其實我覺得她說的對。」

 

小胖突然冒上這一句,結實地嚇了李曼娟一跳,他若有所思的說著,女人是極為敏感的動物,怎麼可能會沒有發覺自己未婚夫有外遇,「更何況林宏緯的花心早就聲名遠播,隨便聯想也可以猜得到。」他說。

 

「人家是大家閨秀,哪裡會知道這些骯髒下流的事啦。」

 

「她怎麼可能會不懂,上流社會的男人哪個沒亂來我頭剁下來給你。」小胖講完才想到自己根本沒有頭可以剁便笑了出來,過了一會兒才又開口,「我覺得是妳被她的外表所蒙蔽。」

 

聽到這裡讓李曼娟極不服氣的爭辯,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笨蛋不久前才被騙到淨身出戶,她撇著嘴說:「有嘴講我,那你呢?滿腦子色慾薰心結果遇上仙人跳,被狐狸精騙光了所有錢後還鬧自殺。」她繼續說下去,若不是自己替他隱瞞,恐怕全世界的人都會笑他蠢。

 

「妳這樣講真的很過分。」小胖低吼著。

 

李曼娟震了一下,第一次聽到他這樣憤恨的口氣,可見氣到極點,她心裡也知道自己口沒遮攔地講話太超過,但又不想先開口道歉,兩個人就僵在那兒沒人願意再出聲,這時郭毅又敲門進來,「我已經送董小姐上車了。」他說。

 

「我累了。」李曼娟懶懶地回應,隨即翻過身將臉朝向窗戶,其實是心裡正嘔著,不想再見到任何人。

 

「那我就回絕後面所有的訪客。」

 

 

等郭毅出去後,李曼娟重重地嘆了一口長氣,原本想要挑撥那兩個女人起衝突,想看人好戲結果最後卻變成自己跟小胖之間的不愉快,她大聲的唉了一聲,但小胖還是不願意理她,李曼娟索性用棉被把整個頭蒙住,百般聊賴地惆悵著。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