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一章

《捉弄》第十一章

這節目在場的來賓一共有五個人,林宏緯跟王雪娥是同黨同派系,與另外兩位議員分屬正反兩個辯方,另外一位是學者專家,負責為兩造的言論分析講解。

 

不出所料,王雪娥一直針對林宏緯攻擊,即使主持人杜飛一直試圖轉移話題,但這人異常頑固,堅持要把話題轉到林宏緯緋聞上,被忽視的三個很尷尬地晾在一旁,她完全忘記自己跟林宏偉是同一黨派,理當攻擊的是另外兩人。

 

糾纏半天,李曼娟看杜飛也不耐煩起來,幾次輪到王雪娥發表意見時,杜飛不是直接卡進廣告,不然就是讓她講不到幾句就點名另一個來賓接話。

 

李曼娟不覺莞爾偷偷竊笑著,偏偏那笑容又明顯到王雪娥看得很清楚,這讓她更為火光,也不管正在現場直播,直接酸諷林宏緯平常不耕耘,只會藉著死人博眼球,天真地以為這樣就會獲得民眾的支持。

 

或許真正的林宏偉是如此,但現在擁有這身軀的兩個人怎麼可能是利用自己的死來求得名聲,果然小胖立刻回對方一句,「如果我這樣就能爭取到選民的認同,那只代表其他議員不夠認真罷了,妳說對不對?王議員。」

 

這話讓王學娥當場臉上三條線,本來她是準備讓林宏緯在螢幕前面下不了台,沒想到最後是自己在全國人民面前出了這個糗。

 

回程理曼娟在車上緊緊閉上眼睛,她覺得自己的細胞應該已經死掉一半,雖然郭毅頻頻回頭讚許少主英明睿智,其實已經累到虛脫,她只想趕緊回家休息;不過一想起林家,那裏恐怕也不是一個令人可以放鬆的地方,李曼娟自己並不討厭歐式裝潢,但真的頭一次見到有人把法式裝潢發揮到如此極致,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天花板繁複的線板一圈再滾一圈,龐大的水晶吊燈只讓人坐在下面時,會不時地抬頭張望,深怕會突然掉下來砸死人,家具不是貼金箔就是銀箔雕花,牆壁上掛滿大尺寸油畫最令人錯愕,小胖發誓其中一幅是達維特所畫的拿破崙穿越阿爾卑斯山,畫上拿破崙騎著戰馬遙指阿爾卑斯山,然後畫的旁放了一尊銅製彌勒佛。

 

她真懷疑怎麼會有人可以在這屋子裡待超過十分鐘以上,這裡根本不是一個家,完全沒有溫暖與安全感,反而更像是雜物堆放間。

 

「沒辦法,有錢人想得跟我們不一樣。」小胖不禁調侃她,不過更像是自嘲,因為他也才剛因為破產而自殺。

 

李曼娟癟著嘴,她心裡一直有個疑問,為何從沒見過林宏緯的父母?

 

「妳就光會問我,完全沒想要自己上網查喔。」

 

小胖好沒氣的回答,不過嘴上這樣講,還是很盡責的告訴李曼娟,林宏緯是林長壽的獨子在外頭跟一個酒店小姐所生的,林家本來鄙視這孩子,一直不讓這孩子認祖歸宗,直到林宏緯的爸爸在他國中時,被仇家追殺,身中數刀而亡,這時林家又硬從他媽媽身邊奪走這孩子。

 

「哇…」

 

怪不得林宏緯心理如此扭曲,李曼娟突然對這人產生一絲同情,這段時間讓她有種感覺,這個人彷彿放棄自己,只有空軀在活著,那種自暴自棄氣息瀰漫整個屋子,表面上過得風光,但其實對自己或是林家都毫無溫度可言,就像這間房子一樣,看似輝煌其實更透露著空虛。

 

「真的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她嘆息著。

 

「現在又母性大爆發嗎?別忘了他可是能統御祖父跟父親所留下來的資源,本身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你就不能安靜個十分鐘嗎?有夠殺風景的。」

 

李曼娟低聲抱怨著,想到小胖幾天前在電視台幫她下的戰書,對選戰這件事她根本不熟悉也毫無準備,這幾天她潛意識裡老是想找小胖碴。

 

她拿起幾天前郭毅交給他的調查資料,蕭郎坤很顯然不只私吞回扣,甚至他的助理都打著林家的名號在外頭招搖撞騙,連她這個政治冷感的人都感到不妙,於是找了郭毅進來。

 

「出院那天蕭郎坤私下跟我談了一些事,不過幾乎都是言不及意的話,我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他有提到一件事。」李曼娟聳了聳肩,「他提到好幾次楊國棟找了他。」

 

她後來從小胖那裏得知,楊國棟連任數屆議長,勢力自然更是在林家之上,兩家雖分屬不同派系,但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一直以來倒也相安無事,蕭郎坤原想藉楊國棟這張牌暗示林宏緯,展現自己在這圈子裡搶手程度,但根本沒料到李曼娟雖然知道楊國棟的身分,但對於其他輕重緩急的關係完全毫無概念,因此也是聽過就忘,直到現在才想起,便把當時情況一五一十告訴郭毅。

 

「所以少主認為,他的事要就此放過嗎?」郭毅就直問了。

 

「我再想想…。」

 

蕭郎坤遲早會是一個大麻煩,這人的個性極有可能會做出反叛背骨的事,但在何時做切割是一門學問,這不需要對政治涉獵太深的人都知道必須慎重以對的難題。

 

「或許…」

 

李曼娟思索了一會兒後開口,「你還是繼續查,但要隱藏得更深,千萬不要再被他察覺到我們仍有後續的動作。」她緩緩說著,不過這話有說跟沒說其實也差不多。

 

「我也認為還是要徹底清查他到底私吞了多少錢,一方面證據抓在手上,他無論要做什麼多少都會有所顧忌。」郭毅沉吟一聲後說道,雖然許多案子跟少主有所牽連,但轉了幾手白手套之後,沒甚麼能夠將少主扯下水的直接證據,這就是比情勢的時代,誰在高處誰就受傷少。

 

有幾次李曼娟都差點衝出口,想問郭毅這個林宏緯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小胖拚了命的阻止她,「當你進入他身體的意思就是林宏緯已經死了,那妳還問這些要作什麼呢?」

 

「可是如果是我也會希望別人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記得曾作過什麼事。」

 

李曼娟感嘆著,不然這一生豈不是白活了,小胖安慰她,「妳自己幹過記者,怎麼還會相信別人口中的自己呢,就像林宏緯過去是個什麼樣的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如何替他活得更有意義。」

 

「小胖…」

 

李曼娟竟然對他產生一絲悸動,「我覺得你真的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喔。」

 

「其實或許在別人眼中我是個呆子吧,就像我不願意去追究小敏就是覺得就算找到她又如何?逼她還錢?這種事絕對不是單獨行動,那些錢恐怕早就不知去向了;聽她再講千百個理由來騙自己?這樣也不會讓我更好過,所以我選擇放下。」

 

「是啊…」

 

李曼娟雙眼凝視著郭毅,心理回應著小胖,她幾乎可以看見他那逞強而笑的臉龐,「你是不是放下對她的恨,但並沒饒過自己,不然幹嘛想不開。」她說。

 

「那時真的是覺得人生無望了,人一鑽牛角尖就會想不開過不了那個坎,如果還有機會,我一定會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只可惜……。」

 

那一剎那間,她聽見小胖在自己心中留下的嘆息。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