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七章

《捉弄》第十七章

即使知道這樣的行徑有點荒唐,但經過宮廟時郭毅還是忍不住停下車,這裡不屬於少主的選區範圍,理論上應該沒有人會認出他,於是下車走進去,先恭敬地點上香,祈求母娘保佑少主的病趕緊好轉,最後才走到另一邊的辦公桌,他站在一位身穿唐裝的中年男人面前。

    「有件事想請教一下老師。」郭毅想了想,「我有一個朋友最近怪怪的,常看他會自言自語,我可以請個符回去嗎?」

    那人看了他一眼,「這樣講太攏統,你要帶他過來比較好,說不定需要祭改一下。」

    郭毅聽到這答案忍不住嘆了口氣,如果能帶少主來哪還需要這番折騰呢,他不想讓這人對自己留下太多印象,從皮夾裡抽出幾張紙鈔投進香油箱裡後,苦笑著走出廟門。

    其實一開始郭毅自己心裡有浮出一個人,陳勇交友廣闊,在地方上三教九流尤其對宮廟涉獵頗深,最重要的是口風緊而且也算夠義氣,但少主躲這人的妹妹跟躲瘟疫似的,早上想跟陳勇約個時間碰面,聽對方口氣很明顯已經知道這件事,使得那些話梗在喉嚨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郭秘書找我什麼事?」

    陳勇客氣地問道,這反而讓郭毅惴惴不安,不久之前還阿毅、阿毅地喊著,郭毅乾咳兩聲,「議員說好一陣子沒喝到你泡的茶了,想約個時間碰面聊聊。」

    「他該見面的人應該不是我吧。」

   彷彿看到陳勇在電話另一頭的表情,郭毅尷尬地說: 「議員跟陳小姐之間有點誤會,是該解釋清楚才對

    ……

    一陣短暫沉默之後,郭毅率先打破僵局,問了同樣的事:「還有想請教陳哥一件事,我有個朋友,最近像變了一個人,不但開始會自言自語,還常自己跟自己在吵架,我該去宮裡請符回去給他喝嗎?」

    陳勇沉默了一會兒,「這種情形應該是去看醫生吧,你朋友有病難道你也跟著腦袋一起壞掉嗎?居然問這種白癡問題!」他沉聲說道。

    「是是是,陳哥教訓的是。」郭毅在電話這頭頻頻點頭。

    「算了,你跟議員下午過來好了,正好我也有點事要找他。」陳勇隨後說道。

    「啊

    郭毅腦袋裡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陳蘋的事,顯然對方也知道他在想什麼,便接著又開口,「至於他跟阿蘋的事我不想管,但勸他最好趕緊處理,不然阿蘋的個性敢愛敢恨,到時她發起瘋來誰也攔不住。」

    這半威脅性的口吻讓郭毅掛上電話後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他走進林家大聽,雖然陳勇擺明不談私人感情事,但這個人素來心直口快,難保到時會不會擦出火花,一想到這裡不禁搖搖頭。

    「唉

    他忍不住又嘆了一聲,李曼娟聽到後歪著頭用食指抵住郭毅的眉心,「什麼事讓你唉聲嘆氣,連眉毛都打結了?」

    郭毅愣一下後馬上往後跳開一步,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大男人做出這舉動實在太詭異了,他嚇得趕緊轉移話題。

    「今天下午一點半少主跟陳勇有個會面。」

    他小心翼翼地說著,就怕少主聽了會出聲拒絕,沒想到林宏緯只是點了個頭,他才稍微放了心,其實李曼娟壓根不曉得陳勇是誰,連小胖也不知道如此細微的事。

    一路上郭毅看林宏緯神色自若,內心不禁欽佩起這人笑看風雲的氣魄,檯面上議員好像風生水起,但檯面下見到那些重要樁腳還不是一樣擺起笑臉、互稱兄弟,因為這些人可是一個也得罪不起,明知到待會兒陳勇一定會找機會給他排頭吃,但依舊是毫不在乎,這點讓郭毅佩服至極。

    「少主,陳勇家到了。」

    「嘿

    見到陳勇,李曼娟忍不住問小胖,「我怎麼覺得這個人長得好像誰?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尤其那略帶鷹勾的鼻梁及下面兩片極薄的嘴唇,小胖也有同樣的感覺,這時站在大門外的陳勇出聲招呼,打斷了兩個人的思緒。

    「說來真巧,前兩天剛進今年的冠軍茶種,郭秘書就來電,可見得跟這茶很有緣。」陳勇笑說著。

    大夥圍坐在一張長形原木茶几前,座上還有陳勇另一個朋友,陳勇從櫃子裡拿出一罐茶葉,郭毅一直擔心會提到陳蘋的事,不過看樣子似乎無意在這話題上著墨,幾個人相談甚歡,正要鬆口氣時,陳勇話題一轉開了口。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換帖兄弟想出售一塊土地,不知道議員是否可以幫我牽個線?」他說。

    「現在景氣不錯,建商都在搶地蓋屋,陳兄人面廣應該不難脫手吧?」

    李曼娟愣了一下,郭毅趕忙先代李曼娟回應,這事還不需要少主親自開口,陳勇一聽便爽朗大笑幾聲,他的朋友也跟著笑拍自己的大腿;茶几旁的燒水壺嗤嗤作響,他先把茶杯用熱水燙過一圈後再注入壺內,陳勇緩緩說道:「郭秘書,你這話說的也沒錯,好地我還會需要議員幫忙嗎?」

    說完笑容迅速消失,鼻翼下的法令文刻劃極深,一雙眼睛直盯著林宏緯,郭毅這才明白,怪不得陳勇表現得如此大量,原來是為了這檔事,只是這塊地,恐怕是塊沒人要的爛地,所以陳勇才會在此時提出,算準趁機拿自己妹妹的事作為要脅。

    這時郭毅就不敢越俎代庖,所有眼睛全注視在一個人身上,李曼娟被瞧的有些不知所措,趕緊叫小胖解圍。

    「我哪裡知道要怎麼處理啦。」小胖抗議著,李曼娟哪管這些,堅持要小胖想個法子,他無奈地說:「妳不會先叫他把資料給你,怎麼處理等之後再說。」

    李曼娟覺得有道理,便振了振精神,側過臉對郭毅下指示:「你先將那塊地的資料留下,我們再來研究如何處理。」

    陳勇一聽又恢復原有笑容,將新沏的茶遞給林宏緯,說道:「議員果然做事果斷乾脆,難怪我妹如此傾心於你。」

    「你妹?」

    這兩個字讓茶水差點嚥不下去,李曼娟終於知道陳勇跟長得像誰了,她苦著臉不知所措。

    「原來就是陳蘋」小胖開口講。

    陳勇看不懂林宏緯在演哪一齣,「嘿!議員大人該不會忘記我妹了吧。」他笑問。

一想到陳蘋那股嗲勁,李曼娟跟著乾笑兩聲,「怎麼可能忘記,實在是出院後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了,一直抽不出時間去拜訪她。」

陳勇將自己杯內的茶一口飲盡,眼睛從沒離開過面前這個人,他說自己也是這樣跟妹妹講,但陳蘋根本聽不進去,「你也知道她個性,愛的時候你是她的天上大老爺,恨的時候巴不得把你千刀萬剮。」他兩手一攤說著。

這下更尷尬了,只見林宏緯突然站起身,眾人也趕緊跟著站起來,他環顧在座每一個人,最後目光停在陳勇臉上,露出微微一笑,「你放心,我會找時間去看她的。」小胖說道。

李曼娟聽到小胖這麼講,嘔著氣回應小胖,「居然這麼隨便就答應了,到時候如果陳蘋要非禮你,我可不會救你喔。」她輕哼了一聲。

小胖心裡想,這種事還需要妳救嗎?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