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二章

《捉弄》第十二章

雖然郭毅覺得林宏緯似乎還沒完全恢復正常,即使那天在政論節目表現還算不俗,那也是因為主持人跟來賓事先有過稿,除了跟王雪娥為了誰才是真正有在照顧弱勢女性這一塊上有過唇槍舌戰之外,其他時間倒也四平八穩,沒有再發生其他擦槍走火的事,民調也顯示支持比例有略增加,可是,他總覺得不太對勁,不過又無法準確地說出哪裡有異,那是一種潛意識的直覺。

 

自從出院之後,他感覺那股霸氣好像消失了,對事情的敏銳度也變差了,本以為是因為車禍的關係,可是已經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依然如此,有時甚至還會看到林宏緯在那邊自言自語,那種違和感很難形容,有點毛骨悚然。

 

這段時間沒去參加議會分組審查也就算了,反正有他跟助理會處理,但眼見即將進入總質詢,需要少主自己出席,至少也要露個臉才成,然而這件事也同樣讓李曼娟困擾了好幾天,雖然憑藉以往的經驗,自己應該也可以掰得頭頭是道,但要真槍實彈上戰場還是沒信心。

 

「我耳聞林宏緯在議事廳上是有名的悍將,敢衝敢講毫無畏懼,因為背後有黑社會的實力,大家對他多少有所顧忌。」李曼娟講著,這點她根本模仿不來,到時一定會露餡。

 

「不用想太多,反正黨團要妳作什麼妳就作什麼吧,這就是目前議會的遊戲規則。」

 

小胖認為現在很多委員會討論出來的東西,和最後的結論都沒有關聯。院會中一堆都直接送黨團協商,說難聽點,一個委員掌握了某些資訊,或是與政黨協商好,就可以很輕易地掌握法案通過與否。

 

「所以誰掌握的資源訊息最多,誰就可以獲得最大的利益。」

 

「小胖我覺得你好適合從政啊,不如開會這段時間都由你出面吧。」彷彿見到了希望之光,李曼娟眼露晶光地笑著。

 

「這個身體又不是我想作主就能作主,妳不要老是想要逃避責任,就算臨時惡補也還是會多少有點效果。」小胖說道。

 

李曼娟苦著一張臉,她覺得自己一定會鬧出大笑話,小胖嘆了口氣,提醒她一件事。

 

「我跟你一起催生平權法也會在這次三讀,難道妳不想參與這歷史性的一刻嗎?」

 

「啊…」

 

李曼娟低吟一聲,才多久之前的事,居然已恍如隔世,突然覺得這件事對她而言已經不重要了,她輕嘆了口氣,抬起頭凝望玻璃窗外那一片冷清蕭寂,

 

「去吧,之前都已經做那麼多了,不管是以李曼娟還是林宏緯的身分,都該堅持到最後一刻。」

 

這時管家走進臥室,見到林宏緯已經起床坐在窗前單椅上,略微驚訝,「少主您醒了?過午時董小姐有過來,見您在午睡便讓郭秘書送她去和朋友聚會了。」

 

李曼娟聽完點了個頭後便讓人退下。

 

出院後,董圓圓一有時間便會過來林家,李曼娟心裡直納悶,以這種頻率看來,他們倆從前感情應該不錯才對,怎麼林宏緯還會在外頭到處拈花惹草。

 

她想到這段時間陳蘋也不停地打他手機,自從有次不停地跟她說自己一個人睡不著需要人陪,還問林宏緯不會想念她的身體…嚇得李曼娟之後再也不敢接聽陳蘋的來電,

 

「我就不覺得他們感情有不錯。」小胖說,他覺得董圓圓雖然來的勤快,可是從她眼中看不到對林宏緯的愛意。

 

「或許有錢人的愛情就是如此吧,我跟你都是窮光蛋所以無法理解。」

 

李曼娟站起身,即使已經住一段時間,但踩在林家長毛地毯上仍讓人彷彿走在雲端,她走到鏡子面前凝望著自己,好似看見了小胖。

 

「怎麼了?還在想董圓圓的事嗎?」小胖問。

 

李曼娟搖搖頭,幸好這陣子郭毅幫他應對,不論是董圓圓或是陳蘋,她都不敢太過於接近,深怕那些屬於兩個人之間的私密事是她無法正確回應,她對著鏡子喃喃念著,「尤其是陳蘋,她看起來好饑渴,真的很怕被她強姦。」她低聲說著。

 

「說得真難聽,這不就是所謂女性身體自主權嗎。」小胖開了李曼娟玩笑,她想想好像也沒錯,只是現在她是女兒心男兒身,真的很難面對這種事情。

 

「算了,我還是先煩惱議會的事比較要緊,到時候你一定要幫我啊,不然我一定無法應付那場面。」

 

小胖知道她在擔心到時會出糗,便安慰她,「好啦,一直以來不都是我最挺妳嗎?什麼時候妳有事而我沒幫的,真不知道妳在緊張個什麼勁。」

 

「還敢講勒,幹嘛去招惹那個王雪娥,沒事幫我增加一個敵人。」

 

「看她欺負妳,所以一時忍不住就回嗆了幾句。」

 

她歛了歛笑容,心想或許這樣也好,今天如果換作是林宏緯本人的話,應該也是會反擊回去,倘若沒有任何作為反而顯得不自然。

 

兩個人在心裡互相翻了個白眼後,小胖好奇問道:「不過話說回來,郭毅怎麼出去那麼久還沒回來?不是只載人去餐廳而已嗎?」

 

「可能很遠吧,讓他接送董圓圓我也比較放心。」

 

老實講,李曼娟真沒想到董圓圓是如此樸實的女孩,每次都自己搭計程車車前來,從沒麻煩過自家司機接送,實在是讓人看不過去,便囑咐郭毅負責董圓圓往返車程,正好這個人天生勞碌命,也欣然接受這份差事,本來還擔心會讓他產生被當成小弟使喚的錯覺,自己心理多少有些過意不去,幸好看起來似乎也沒有不悅。

 

但小胖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他提醒李曼娟,「妳自己要小心,我發覺郭毅最近常盯著妳瞧,就怕他發現破綻了。」

 

李曼娟用力伸伸懶腰,經過這一段心驚膽跳的日子後,大概是皮了,也麻木了,現在不像一開始那樣繃緊神經,反正她若搞不定還有小胖可以出面頂著,也就沒什麼好值得擔心的。

 

「ㄟ…」

 

小胖讀到她的心思不禁沉吟了一聲,「我不可能永遠陪著妳啦,終有一天會被閻王發現,到時就會被帶離開這個軀體去地獄了。」突然冒上這一句讓李曼娟心一緊。

 

看他講得一副只是走去隔壁的便利商店一樣輕鬆,不禁讓人對他的豁達感到語塞,即使明知道這件事遲早會發生,但李曼娟從沒想到小胖早有體悟,她難過的祈禱這一天永遠不要到來,就算真來臨了,一定也要跪下來求閻王不要帶走小胖。

 

「如果求就有用,那每個人都去跪求就好,那還需要什麼審判?」

 

「小胖…」

 

李曼娟鼻子一酸,完全接不下去,反倒是小胖笑出聲,「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會被抓走的人在安慰可以留下來的人?」他朗聲說道。

 

李曼娟真的從不曾認真思考過這件事,已經太習慣小胖的存在,幾乎忘了他是怎樣偷偷進入這個身體,不過自己的處境也沒好到哪裡去,等閻王想好怎麼處置她時,自己也不知道會被打到哪一層地獄去,搞不好到時會在某一層又跟小胖碰面當鄰居。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