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四章

《捉弄》第十四章

李曼娟遠遠瞧見王敏敏從一扇鏽蝕不堪的紅色鐵門走出來,大聲喊著小胖往那兒瞧,她發覺本人比照片上更加龐大,正要準備開始酸小胖時,看到那女孩正搬了一台輪椅出來。

    接著是她這輩子最不可置信的事情,王敏敏再從鐵門內出現時,兩手懷抱著一位極為瘦小的老婦人,輕柔地彎下身讓老婦人坐上輪椅,接著從背包裡拿出一條毯子,細心地為老婦人蓋著腿。

    「妳說的沒錯,她的爸爸沒有出車禍,媽媽也沒有得癌症,但和她相依為命的奶奶中風多年,以前我只是選擇相信她沒騙我,現在證明這一切是真的。」小胖慨然的說道。

    他長吁了口氣,眼前景象讓李曼娟感到羞愧至極,小胖見她這樣便出聲安慰她,「我知道妳氣她騙我,或許她也真的有可能會是詐騙集團,因為她跟我講的故事太過於老套,我不是對那故事內容沒有存疑,而是我選擇相信她這個人,因為她的眼神告訴我,實在是被逼到無路可走了。」

    「但她起碼不應該拿你證件去地下錢莊借錢」李曼娟還是不情願,但口氣明顯緩和許多,最後也輕輕嘆了一聲。

    「或許她就是欠這麼多吧,或許認為既然已經騙了我就乾脆騙到底吧,反正這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不是嗎。」

    李曼娟眼睛直盯著對街那女孩與老人,咬咬牙打開車門探出身,大聲喊:「王敏敏!請問妳是王敏敏嗎?」

    圍觀的人全部啞然無聲,沒有一個人想得到,這個帥哥找的竟然是社區有名的恐龍妹,只見他跨過巷子走到王敏敏身邊。

    「妳要帶婆婆去哪裡?我載妳們去。」

    王敏敏緊握著輪椅把手往後退一步,抖著聲問:「我知道還差你們一點錢,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想辦法。」

    李曼娟聽了心裡一酸,看這反應肯定整天有人過來逼債,她嘴角輕輕勾起,從口袋裡拿出名片,「抱歉,忘記先自我介紹了。」她說。

    王敏敏低頭看著名片好幾秒後才抬起頭,充滿不解的眼神,「是地下錢莊託議員來找我要錢嗎?」她為囁嚅地說著,這話惹得李曼娟笑了出來,最好有哪間地下錢莊面子大到可以讓議員幫忙討債。

    「顧英明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李曼娟說。

    王敏敏一聽到這名字,嚇得拔腿想躲進鐵門裡,李曼娟趕忙伸出手擋著門,「妳放心,是他交代我一定要好好照顧妳。」

    「什麼

    李曼娟清了清喉嚨,朗聲說道:「顧英明說他知道妳也是出於無奈,所以並不怪妳,並且要我好好照顧妳。」

    王敏敏睜大眼睛怔了好一會兒,過了許久才『哇』一聲大哭出來,她蹲在地上抱頭痛哭,顧英明的死讓她夜夜無法成眠,自己也知道害慘了這個大好人,可是當時她如果不狠下心做這件事,那些流氓揚言要來放火燒她家。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非常對不起」她嚎啕大哭,發洩這些日子以來壓抑的情緒。

    李曼娟聽到小胖也在流淚的聲音,於是嘆了口氣,伸出手扶起王敏敏,用手指輕輕抹去這女孩臉上淚痕,柔聲說:「先把眼淚擦乾吧,我們到車上再聊。」

    王敏敏點點頭後用袖子抹去淚痕,李曼娟走到副駕駛座那頭,打開車門,右手在半空中畫出一道極帥氣的弧形,「王小姐,請!」

    觀眾們眼睛一個睜得比一個大,幾個認出這輛超跑車主的身分,更是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任誰也摸不清這兩個人的關係,全聚在一塊,彼此附耳竊竊私語,沒有人想得到這個平時被鄰里嘲弄,又胖又窮的小胖妹不單有人追求,還是個多金有權勢的帥哥,這簡直比麻雀變鳳凰還誇張。

    王敏敏整個臉羞紅到耳際,趕緊悶著頭一頭鑽進車裡,跑車後座位子極小,著實不適合老人家,但對胖子而言也極不舒服,但李曼娟又不好意思開口明說,幸好王敏敏自己眼尖,硬擠進後面座位後再讓李曼娟將奶奶扶進前面座位。

    一切妥定後,李曼娟露出微微一笑,發現自己越來越適合演戲,「小胖,妳覺得我去當演員如何。」她笑問。

    「妳幹嘛這麼誇張。」

    「你是沒瞧見先前那些人鄙視的眼神嗎?這樣保證以後沒人敢瞧不起她啦。」

    「最好這麼簡單就能改變別人的看法。」

    「當然不可能啊。」李曼娟伸手打開左側車門,邊說著,「但也夠那些人猜測一陣子,至少這段時間沒人敢招惹王敏敏。」

    李曼娟說完一屁股坐進車內,姑且先不論自己喜不喜歡王敏敏,但光那群人噁心的表情就讓她忍不住要跳出來。

    如果自己有雙手,小胖肯定會緊緊熊抱李曼捐娟,他感動地說道:「以後妳說一我絕對不會說二。」

    「不會說二難道是直接跳到三嗎?哈哈哈!」

    知道小胖開心,李曼娟自己也心情愉悅,邊笑邊回到駕駛座,王敏敏在後頭說了一個地址,李曼娟便發動引擎揚長而去。

    車內氣氛有些尷尬,王敏敏用力吸了一口簇新的皮革味兒,那是她從未接觸過的新鮮氣息,一種階級差別的味道,這讓她冷靜不少,緩緩開口講:「我知道自己非常對不起顧英明,聽到他想不開的消息後,我每天都有燒香,祈求菩薩讓他早日上極樂天堂。」

    「算了,至少他像英雄一樣,風風光光的走了。」李曼娟回應,「倒是我想問妳,怎麼會欠那麼多錢?」

   講到這裡王敏敏又想起傷心事,她噙著淚述說她的奶奶這幾年開了兩次大刀,因為早把親戚朋友借到斷絕關係,湊不到醫藥費情況之下,在信用卡刷爆後只能跟地下錢莊借,可是每回要還時,對方永遠都說不夠。

    「地下錢莊本來就是吸血鬼,加上見妳好欺負,一定胡亂算利息漫天加價吧。」

    李曼娟講著,她驀然想到林宏緯的關係企業裡好像也有地下錢莊這項業務,「這個人真是個壞東西。」她在心裡罵著,不過光罵林宏緯也解決不了問題,她從後照鏡凝視後座的老人。

    「這筆債我來想辦法,妳就好好賺錢照顧自己跟奶奶吧。」

    李曼娟沉吟一聲,她對坐在後座的人說道,對方嘴巴完全閉不起來,不可置信地透過後照鏡直望著說這話的人,對王敏敏而言,這個世界除了黑色也就只剩深灰色,絲毫沒有其他的色彩,但林宏緯這句話卻給她帶來春天的顏色。

    小胖同樣也嚇一大跳,他不明白為何一瞬之間,怎麼李曼娟態度一百八十度截然改變,她嘆了口氣,「之前以為這女的是詐騙集團,現在知道她也是被生活所迫,自己平常高喊支持弱勢女性,我若不幫她豈不是顯得自己口號喊得太虛偽了?」她自省著。

    「更何況你都不計較了,我幹嘛欺負人。」她又補了這句。

    小胖感動得無以言表,李曼娟瞪了他一眼,出聲警告:「但我還是很生氣騙錢這件事。」

    這句話讓王敏敏聽見了,愧疚地低下頭,李曼娟看她一眼,心想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苛責她,倘若換成自己處在那狀況下,天曉得會不會做出更離譜的事,而且肯定第一個就是打小胖的主意,這麼好騙的人不騙實在太可惜了。

    車子最後停在一棟灰白色大樓門梯前,李曼娟探出頭望了招牌一眼,是這裡的社區活動中心,「妳說的地址到了,是這裡沒錯吧?」

    「嗯。」

    王敏敏點點頭,「這邊下午有個長青班,裡面都是老鄰居們,他們很願意幫我陪一下奶奶,這樣我就能去超商打個兩小時的工。」

    這樣舟車困頓只為了賺兩個小時的工錢,難受之餘李曼娟心想這樣也不是長久的辦法,不過她沒表現出來,只是凝視著這女孩,王敏敏被看得又羞紅了臉。

    「最後我想問妳一個問題。」李曼娟開口問,小胖當然知道她腦袋裡裝什麼,死命想阻止,但她就是想知道答案,硬是開了口:「妳有喜歡過顧英明嗎?」

    王敏敏愣了一下,點了頭後又搖頭,「他一直就像大哥哥照顧我,我覺得兄妹之情比較多一些,只是我利用了他的這份心,唉想到這裡還是覺得很對不起他,只是再也無法親自跟他道歉了」

    這回答換李曼娟愣了一會兒,她推著輪椅走到教室裡,裡頭空間不大,頂多十多來坪,但倒也算明亮乾淨,見到幾個老人正在下棋,其他人散落坐在窗邊的方桌前閒聊,他們如此突兀的出現,免不了聽見那些老先生、老太太此起彼落的驚呼聲。

    其中一位滿頭華髮的老太太,小快步走過來,聽見王敏敏喊她陳奶奶,李曼娟自然也跟著喊,陳奶奶凝視李曼娟好長一段時間,看得她有點彆扭,連忙將視線轉向身旁的王敏敏,王敏敏看出李曼娟的尷尬,便兩手執起老人的手,笑說:「陳奶奶妳幹嘛一直盯著我朋友啦。」

    陳奶奶微微一笑,伸出布滿疙瘩的手輕勾著李曼娟的臂膀,「小敏,我從來沒看過妳帶男孩子來過。」說完又看了一眼:「這是妳的男朋友嗎?長得很俊俏喔。」

    不待王敏敏回答又側過頭叮囑林宏緯,她說小敏是一個孝順又乖巧的女孩,要他好好珍惜,兩個年輕人互看一眼後忍住了笑意,沒有人想啟口澄清,因為跟老人家解釋再多也解釋不清。

    等到離開時,李曼娟邊走邊露出怪異的表情,小胖知道她腦袋裡在想什麼,只好先開口:「好啦,我承認跟她還沒上過床。」

    小胖尷尬的承認,他知道一定會被李曼娟訕笑,沒想到她竟然用右手扶著大門把手,一本正經地說,「你還沒跟她發生過關係就把錢都給了這人,甚至還為了她換掉家裡的家具?」

    這話比嘲弄還令人難堪,小胖也覺得自己從前的行為簡直像花癡,李曼娟學他露出招牌傻笑,「算了,反正我們跑新聞的,本來就常看到一些宅男也是連面都沒見過,就被恐龍妹騙光錢,你不過也只是加入他們的行列。」她繼續自顧自地地說下去。

    李曼娟聳了聳肩,當然知道這話肯定又會招小胖抗議,不過自己並不在乎,現在只覺得梗在心裡那塊石頭彷彿不見了,她覺得輕鬆地好想哼首歌挑起舞。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