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八章

《捉弄》第十八章

  果然不出郭毅所料,陳勇所提的這塊旱地果然條件糟到不能再糟,,這天他陪林宏緯去探勘發現,幸好事先去國土資訊室調出空拍圖,否則若是依照地籍圖去找,還真不知這塊地究竟在哪,不但處在人煙稀少的偏僻坡邊而且四面完全不臨路,根本是一塊被夾在這片土地之中的畸零地。

    走在地主自行開出的石子路上,拐了幾個彎後才看到陳勇的地,地面還挖出一個面積龐大的坑,裡面堆滿了垃圾。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確定是這裡沒錯嗎?」

    迎著風吹來陣陣惡臭腥味,李曼娟忍不住嚷著,這裡不要說人了,恐怕連鳥都懶得飛進來,只有蒼蠅會為了追尋這片散發噁心異味的垃圾而來。

   地主之前應該是利用這塊地來做非法傾倒廢棄物吧。」

    望著這一片荒煙漫草無盡,小胖沉聲說道,郭毅點點頭,他長吁了口氣後接著說:「大概是沒辦法再倒了,所以想處理掉。」

    李曼娟看到這景象也嘆了口氣,開始抱怨小胖沒經大腦就攬下這件事,小胖也沒多解釋什麼,只是思索這件事該如何處理才最完善,「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只有不願意面對的態度。」他說。

    李曼娟一聽發出嘖嘖兩聲,「唉呦,現在講話這麼有哲理啊,準備要投胎當偉人了嗎?」

    「神經喔」小胖笑著回嘴,他瞧見郭毅面色凝重,便收斂了情緒正色問:「你也覺得難處理嗎?」

    郭毅像突然回過神,尷尬地望著林宏緯,想到昨晚陳蘋肯定從她哥哥那裏得到消息,一早撥了電話要他安排與少主約會的時間,於是忍不住又皺起眉頭。

    「你先跟陳蘋講,等我先把她哥託辦的這件事處理好就去找她。」

    李曼娟對郭毅交代這番話,想要解決這塊土地的問題肯定要耗上一段不短的時間,她得意洋洋地對小胖講,事情就是要這樣推辭才叫完美,拿陳勇出來當擋箭牌,量陳蘋也不敢發作,哪像他傻傻地胡亂應允。

    「妳這機靈的本事應該都是在跟總編請假時練就出來的吧。」

    小胖想起以前李曼娟整天扯著離譜理由還能面不改色,常讓他自嘆弗如,心想總編若不是懶得理會就是想看這傢伙到底還能夠多誇張,但每次總是有辦法讓人搖頭讚嘆,「最好陳蘋可以這麼容易就擺平。」他說著。

    「我會努力捍衛你的童真啦,反正最後一步就是只好委屈你一下,不過以陳蘋的長相跟身材,絕對是賺到,至少比王敏敏養眼吧。」

    這話讓小胖哭笑不得,他假意凝視四周,其實心裡一片亂,但又好像有一團白霧裡面透出些微光芒,模模糊糊地說不上是什麼,渾渾噩噩之間卻又似乎領悟了些事。

    「你突然不講話是在想什麼?」李曼娟問。

    「沒什麼

    小胖想了想後,略帶遲疑的回應,「這塊土地恐怕沒有人會願意接手。」

    「不是『恐怕』,是『絕對』吧。」

    她好沒氣地說著,這塊破地能拿來幹嘛?連想種點青菜都不可能。郭毅在一旁聽著少主自言自語,也輕輕點了個頭後嘆了口氣,他已經對林宏緯這樣的狀況處於半放棄心態,甚至自暴自棄地想著,只求這秘密能多瞞一天是一天。

    「少主,一小時之後您還有一個約要趕過去,不如我們今天先到此為止吧。」他看了腕上手錶一眼後提醒著。

    「嗯。」

    反正也不可能馬上就想出解決方式,只能先擱置在一邊,她望著走在自己前頭的郭毅,感覺那原本就略為單薄的背影似乎更消瘦了些,心想碰上她也算是郭毅倒霉,整天跟在後頭收拾爛攤子,低頭看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碎石子,隨意將一顆石子踢到一旁去,喃喃說著

        「不過」她說著。

        郭毅停下腳步回過身,微傾著頭等著林宏緯下一句,但只換來一陣搖頭。

    「沒什麼

    李曼娟顰起眉說,她不知道是自己還是小胖,總之腦子裡好像有一個似乎可行的念頭,只是要等她把這一團毛線球理出一個頭緒,那火光般的念頭讓她覺得荒唐,李曼娟用力甩了兩下頭,不想再多費心思。

    「不如先說說你有什麼想法?」

    上車後她問郭毅,只見坐在前面的他搖晃著腦袋,小胖提醒李曼娟,應該先請專家做出可行的規劃案,這樣也比較容易跟人推銷,她將這段話如實講給郭毅聽,他也覺得頗有道理,「我這就去辦。」他說道。

    她這時詢問小胖,在他心裡那一坨白芒迷霧似的意念是什麼?他嘆了口氣,「只是一團模糊的想法,一時間也說不清楚,等有具體概念時在告訴妳吧。」他說。

    「沒事,到時就算你不講我也會知道。」

    李曼娟講,望著車窗外的風景,她重重地往椅背靠去,怔怔地想著另一件事,明明小胖還好端端地窩在這個身體裡,可是最近她老是有只剩下自己的孤獨感,很怪異的感覺,甚至有點害怕這種像火焰熄滅後的餘星,在各處一點一點地竄出的違和感。

    「妳不要想太多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小胖讀到她的心思,出聲安慰,卻招來李曼娟更大的不安,回嘴:「什麼生死有命,我跟你早就死了好嗎!還什麼富貴勒

    想到這裡不禁哀怨起來,也不知道到底還能在這身體裡待多久,不要說小胖會離開,連自己都不明白閻王怎麼會拖至今日都還沒來將她收回去。

    「我還有好多心願還沒完成,真的很不想死

    李曼娟惆悵地想著,從未希望自己的故事,是以死亡與悲劇作為結局,不禁低聲哀號:「難道我真的非下地獄不可嗎?」

    郭毅在前頭心一凜,和司機兩人對望一眼後,清了清喉嚨,「少主放心,您最近做了那麼多好事,也幫了很多人,相信老天爺都看得到的。」他從不知道林宏緯什麼時後開始如此相信宿命輪迴,一時也只能想到這些老掉牙的說詞。

    知道這些不過是安慰性的場面話,但對李曼娟此時脆弱的心情還是十分受用,她微微一笑後擺了擺手,「跟我說說下一個行程的內容吧。」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