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十六章

《捉弄》第十六章

  籌畫一些時日的基金會終於正式成立,郭毅找人算過,下個月十二號與林宏緯的八字最配,他還說這天是下半年最好的日子,極適合為基金會揭幕啟動。

    李曼娟嘴裡不講,但心裡不停碎念,這到底該以林宏偉的八字還是自己的八字才正確?或是用最不相干的小胖為準?這麼複雜詭異的三角關係恐怕任誰都無解吧。

    郭毅看她對這件事沒什麼興致,便順口提了王敏敏的事,「還有王小姐的事也已經安排妥當了。」

    這果然引起她的注意,李曼娟頭一偏,好奇地看著他,不過只見他面無表情,正想追問沒想到郭毅卻又提了另一事。

    「少主,還有一件棘手的問題,就是陳蘋,她不斷打我的手機及服務處電話,我知道您的想法所以盡量安撫拖延,但似乎已經敷衍不過去了,她揚言要做些不理性的事,雖然我相信她沒那個膽量,但凡事仍是以小心為妙。」郭毅微微皺起眉頭說道。

    李曼娟聽完後點了個頭,心知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只是她不想面對。頓了幾秒後才緩緩從座椅上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著窗外庭院那株蒼松,鬱鬱蔥蔥,從窗裡仰頭望不穿天際,聽說是林宏偉的曾祖父在盛年時親手植下;在這棟老宅深院裡,到處都有故事,是榮耀也是禁錮,她可以想像在這樣的家庭裡,為何他的父親會叛逆不羈,而這個直到少年才認祖歸宗的私生子,又怎麼可能會對這個曾經拒絕他的家產生感情。

    想到這裡真心覺得還是當平凡的人比較簡單快樂,郭毅不知何時離開書房,等李曼娟回過神時已經不見人影,瞬時百般聊賴,「不然可以去基金會看看,妳不是很在意這件事?」小胖提議,她想想也是可行,便到車庫找輛車開出門。

    雖然基金會身處在一棟不起眼的中古大樓之中,但位在市中心的金融區內,無論在交通或是辦事都算方便,看到一樓大廳那一整面樓層簡介的告示欄上,三樓的位置已經掛上金黃色招牌,簇新的金屬光澤在燈光下閃的她眼睛幾乎睜不開來,她滿意地點了頭後坐上電梯,郭毅辦事情果然牢靠,她心裡默想著。

    電梯門一打開便見到半橢圓形的大理石櫃台裡坐著一位招待人員,那是一個讓人很難忽略的人。

    「王敏敏!妳怎麼在這裡?」李曼娟驚訝地喊著。

    「啊!林議員午安。」

    只見王敏敏穿著一件杏桃色的制服,瞧那衣服實在過於緊繃,讓人忍不住擔心,不過倒是挺襯她白皙的皮膚。她略帶難為情的說是郭毅讓他在這裡上班。

    「因為他問我的專長是什麼,總不能說是詐騙吧,只好說什麼長處也沒有,只有聲音還可以,於是郭秘書就安排我在基金會當總機。」

    「喔喔

    郭毅那種使命必達的性格,這差事肯定讓他傷透腦筋,腦袋裡出現他眉頭鎖緊的模樣,李曼娟不禁抿嘴輕笑,這時突然想到件事,「咦?妳奶奶呢?誰照顧她?」

    王敏敏指了指在她左側邊一扇不起眼的小門,說道:「原本郭秘書安排一個看護,但奶奶不願意跟陌生人在一塊,我們全都拗不過她,最後郭毅秘書想到這法子,每天派司機接送我跟奶奶上下班,他說那房間雖然小但基本的家具皆備,我上班時她老人家就在房間裡待著,這樣也算有個照應。」

    這下李曼娟真的要笑出來了,郭毅愁著臉的畫面讓人忍不住發噱,真虧他想出這樣的解決方式,雖然感覺上把原本很小的一件事搞成這麼大陣仗實在有點誇張,不過凡事以解決問題最重要。

    「我先進去看看。」

    李曼娟指了指玻璃大門逕自走進去,畢竟離揭幕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所以裡面員工尚未完全就位,彼此還在摸索的階段,沒人認出她就是董事長,而她也樂得輕鬆,只是瞧見另一個同樣穿著杏桃色制服的年輕女孩,不禁讓她微微皺起眉頭,不理解這套制服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不管胖瘦穿起來都一樣的緊繃。

    「妳是在裝傻還是裝天真啊,連衣服有分尺寸都要故作驚訝。」小胖懶懶的回應,「這八成是郭毅的安排吧,讓妳這個少主在這裡可以神清氣爽,養眼助消化。」他說。

    小胖原想繼續調侃李曼娟,沒想到被她反譏:「拜託,像王敏敏也只有你才吞的下吧。」

    這話讓他只能乾笑兩聲,自從知道王敏敏的真實狀況後,彷彿就像是解開了心中那道枷鎖,整個人變得像氣球一樣輕飄飄的,很難形容的感受,當然靈魂本來就沒有形體、沒有重量,可是他有時感覺自己似乎處於半脫離的狀態,只不過沒讓李曼娟知道。

    雖然說在決定自焚那一霎那就已經放棄生命,可是現在他懂了,『存在』是任何事都無法取代,只是沒經這遭不會真切明白,但如今懂了卻已無路再續,或許是執念已了,不過,更深層的願念呢?那是經歷徹底絕望之後,剛自心底萌發的幼苗,明知是自己太貪心,可是隨著在林宏緯體內多一天,那貪戀就會增一些。

    他從這角度望過去,正好可以瞧見櫃檯裡的王敏敏,他已經說不出滋味,到底是酸還是甜早已分辨不清,只覺得喉間乾澀不堪,但明明他的狀態應該沒有任何知覺才對。

    「喂,你在想甚麼?」

    李曼娟突然的一問,嚇得小胖連忙回答:「沒事阿,妳幹嘛這樣問?」

    「少來,你只要超過五分鐘沒出聲講廢話,肯定不是犯傻就是在胡思亂想,還不快從實招來。」她歪著頭講。

    小胖心裡微微一笑,這個比自己更懂他的麻吉,如果是男的豈不是更好,從小到大都沒啥朋友,一路上總是被霸凌,結果這個唯一會替他出頭的哥兒們是個女漢子,人生果然盡是不完美。

    李曼娟看他沒反應,竟然自己用雙手環抱住雙臂,仰頭閉眼微微晃動身體,用奇怪的腔調說著話,「喔喔,這裡每一個都是美女,但最讓我有感覺得就是我的小可愛,瞧她那一身爆乳裝,每一顆扣子都被豐滿的身軀蹦開,搞得我心猿意馬,快把持不住了

    這段話讓小胖整個大驚慌,提高嗓音問她到底在幹嘛!李曼娟馬上放下手,一付啥事也沒發生的模樣,眨了眨大眼睛,「誰叫你不講到底在想什麼

    他只覺得徹底被打敗,不斷向李曼娟求饒,好不容易終於讓她滿意,只不過嘴巴仍不罷休,小胖趕緊扯回正題,「我只是在想其實現在這樣的生活方式也不賴。」他嘆口氣說著。

    李曼娟露出笑容,大笑這種事有什麼好感嘆的,這時她側眼瞧見郭毅正站在門柱邊,不知道何時來基金會,瞧他正皺起眉頭肯定碰上什麼難題,便做了一個吐個舌頭的可愛表情,但郭毅的臉卻更愁了。

    打從他一踏進門就見到林宏緯在房間裡邪裡邪氣地發出奇怪的聲音,本來已經強迫自己接受少主時常自言自語的習慣,但現在還見他環抱自己的胸膛發出淫笑是哪招?甚至四眼對望時居然還對他吐舌頭,郭毅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如果不能去看醫生,那是否該去請符水回來給少主喝?郭毅像夢囈般自言自語著。

    雖然這麼想,但真要郭毅去宮廟裡幫林宏緯求符也是頗令他感到躊躇,他深知少主的脾氣,肯定會被臭罵一頓,而且少主這情況若是被廟方的人知道,那肯定散播的速度的比去看醫生還要更快。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