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07章

《晉小潔》007章

嘉紋的視線,直接掠過我問向小洛,暗紅短髮下的臉龐似乎比幾個月前更美,但因為掛著太多陌生,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有話想跟妳說」,我上前開口。

 

一旁的小洛不敢出聲,趕緊把紙箱塞給我,躲得遠遠的。

 

「還有什麼好說的?」

「嘉紋…我知道提分手的是我,鬧消失的也是我。」

「我還以為你不記得」

 

她把手放進大衣口袋,擺出我習以為常的女王姿態。

 

「因為那時候,我們之間的問題已經太多,多到難以解決,況且…妳根本不相信我」

 

我不敢說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男友還是觀眾…

 

「該相信什麼,我自己知道。」

「但我從來沒有對不起妳!分開的這段時間,我認真思考過」

「你覺得我沒思考過嗎?」

 

她接過紙箱轉身,背對我開始往車子走。

 

話又一次被打斷,讓我深吸一口氣,壓抑些微的憤怒、些微的無奈還有過去所有的畫面。

 

「妳可不可以好好聽我說,不要總是這麼尖銳?」

「林先生,到底是我太尖銳,還是你太懦弱?」,她不甘示弱的加強了語氣。

「妳說話為什麼總要這麼難聽?」

 

「如果這些實話,傷到你僅存的自尊心,那我道歉,可是你為自己做過的事反省過嗎?」,她停下腳步,但依舊沒有回頭。

 

「我沒有劈腿…」

 

「劈腿不過是其中之一,我只是受夠了你一直在逃避現實、逃避社會,只敢躲在那小小的研究室裡自甘平凡!!」

 

她正眼看我了,音調也提高了。

 

「念研究所難道就是自甘平凡?」

「那根本不是你想做的,你只是在騙自己,不是嗎?」

「但你也清楚…我真正想做的事有多難」,我一向說不過她。

「這個理由我聽了好幾年,不需要一直跟我複習」,嘉紋的口氣很冷冽。

 

「妳可不可以多給我一點認同!?我也在努力啊!為什麼只會看不起我!!」

 

我吼了起來,心裡盡是不平和難過。

 

她可以輕易給別人一個讚當作認同,那我呢?似乎永遠只有被否定的份…

 

「對!我就是看不起你,快30歲的人了,還什麼都不敢,還像個大孩子,說什麼會寫東西,還不是只敢鎖在電腦裡,成天躲在大學裡面騙那些小女孩!跟那些幼稚的大學生鬼混當孩子王,重點是你犯了錯也不敢承認!想要認同是嗎?當然可以啊!去啊!去找你那些小鬼頭啊,去找你的晉小潔啊!」

 

她情緒激揚的罵了我一大段,將紙箱奮力一甩,裡面的東西飛散出來,彷似慢動作一般,跟我心裡的碎片同時落地。

 

我們分開這麼久,一見面得到的結果竟是…這樣的失控情節?

 

「我…我不是來找妳吵架的」,我從熟悉的爭吵感覺中回復理智。

 

「我也不是來聽你辯解的,林一揚先生,你甘於現狀、甘於背叛,不代表我沒有追逐自己幸福的權力,膽小是你家的事,你就繼續活在那個小圈子裡吧!再見!」

 

嘉紋頭也不回的上了車,緊接著引擎發動、大燈亮起,車子開始緩緩加速,車身掠過我的那一瞬間,即將失去一切的強烈感受讓僅餘的自尊心蕩然無存,幾個月來的積壓,幾百天的掙扎和疑慮立即爆發。

 

我知道自己終於認清事實…

 

就是自己還在乎她,一點都不希望她離開,一點都不想看她出現在別人車上。

 

不想看她跟別的男人一起從我的視線中離去。

 

 

我好痛…怎麼會這麼痛?

 

一股兇猛的窒息感襲來,驅動心房劇烈的高頻率壓縮,心臟左上的位置像被尖銳物體用力抵住,彷彿多呼吸幾下,就會讓外面的薄膜被刺穿過去,跟數月前主動提出分手的無奈和無力不同…

 

這就是心痛感覺?

 

陌生可是無法終止的穿刺傷,讓人很恐慌。

 

心震猶如脫序的節拍器,每下節奏都強到好似會讓心臟停止供血。

 

跟書上說的不一樣,別人總說心痛會讓人想死,但我怎麼是想活?

 

如果能遏止這種疼痛,我可以做任何事。

 

呼吸和換氣開始不協調起來,我像個為活下去拼命尋找止痛劑的病人。

 

我終於追了上去,無意識的抓住車窗。

 

「嘉紋,對不起!我知道我很沒用,再給我一次機會,拜託妳!妳聽我說…」,我一邊隔著車窗竭力大喊,一邊跟著車子小跑著。

 

「你如果早兩個月跟我說這些,也許我還會考慮」

 

她將車窗開了一個小縫,不帶情緒的回答著。

 

「聽我說,根本就沒有晉小潔這個人,我真的沒有對不起妳,我會拼命努力成為妳可以認同的男人!」

 

「你永遠都說努力,卻什麼也沒有完成過,只會這樣一再傷我的心…」

 

「我有在努力更沒有傷妳的心,一切都是誤會,相信我好不好!」

 

嘉紋將臉轉開,不想再看我,絕望的感覺讓我近乎崩潰的無助起來,當我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

 

「放手吧,你會受傷的…」

 

開車的男人看著前方,似乎有點擔心我的說著,他的長相有種熟悉感,年紀跟我差不多而且相當斯文,眉宇之間有股英氣,下巴留著點鬍子,可是我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

 

「放手吧,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她按下車窗的電動鈕,車子逐漸加速,我的腳步開始跟不上,只能更大聲喊著她的名字,終於,玻璃完全掩上,引擎發出升檔的機械音。

 

我踉蹌一下,倒地。

 

電視電影在悲情的時候,很愛用下雨和追車,男女主角會在雨中卯起來大吼大叫,或者很不合理的死命狂奔,然後劇情就會絕地大逆轉。

 

可是,我吼了,也追了,雨卻在我倒地之後才下,車卻在我視線中離去。

 

倒地之後,強烈的心震絲毫沒有消散的跡象,本來抵在心瓣上的尖銳物終於刺穿過去,流出來的東西不是鮮紅色…是悔恨、劇痛和回憶拼湊成的不明液體、這三樣東西融合得不完全,流出任何一點都是零零碎碎的刮過一次心房,而且流出的位置越來越多,猶如水壩決堤前的慢性死亡。

 

我慌張多過預期的疼痛,像條離水無助的魚躺在地上抽蓄著,抽著抖著。

 

原來…

 

心碎的感覺像被人用手緊緊握住心臟,想碎也碎不了才是最痛苦的,供氧的血管被索命鐵爪般的失去感死死掐緊,我這時候最想做的是哭…

 

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哭泣比這種呼吸將停的感覺容易活下去。

 

哭泣,成了證明自己心還能跳動的最後方法。

 

但我好像忘了該怎麼流出淚…

 

我真的是這麼沒用的人?…

 

 

眼神只能定格在漆黑的天際線間。

 

彆扭的細小雨滴開始稀稀落落點在眼鏡上…

 

 

該死!為什麼這麼乾冷的天氣還下雨?

 

該死!為什麼雨不乾脆下大一點?

 

該死!為什麼我的劇情沒有逆轉?

 

該死!為什麼我連喘息都不會?

 

該死!為什麼我連哭都做不到?

 

 

 

該死!為什麼眼睛……現在才下雨?

章節目錄

共 64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