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08章

《晉小潔》008章

聖彥單手高舉裝滿酒杯的托盤,憑藉長年在夜店打滾出來的身手,就算在Lady’s night擠到像暴動的舞池裡仍然來去自如,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邊搖邊回到包廂。

 

「Hey!guys,第二輪來啦!熱身杯沒有藉口喔,一人兩杯shot不囉嗦!」

 

包廂立馬傳出一陣歡呼,托盤裡的酒杯兩秒內被掃光,聖彥確定在場的人都手持兩杯之後,高舉酒杯大喊:「第一杯,敬今天我們終於讓那個死老頭成交啦!八千萬的訂單啊~哈哈~乾啦!」

 

現場7男6女再次爆出驚人的尖叫。

 

「第二杯,敬…」

 

聖彥遲疑了一下,將目光停在同事Teresa快穿幫的短裙上

 

「敬什麼?快點說啊」,這傻妞似乎沒發現接下來主角會是自己。

 

「就敬…Teresa今天一定會被我變成屍體撿回家好啦!乾!」

 

所有人狼嚎起來,尤其女同事更是high到不行。

 

「喂!你很賤ㄟ,誰要被你撿啊!」,Teresa裝怒的笑罵了一句。

「誰答腔我就撿誰啊,come on !give me a hug~baby」

 

聖彥作勢要抱,Teresa尖叫著躲掉,跑到兩個女同事中間。

 

「色鬼,你不要過來喔!」

「不過去怎麼要撿妳啊?大美女」,聖彥用調情的眼神放著電。

「想撿我哪有這麼簡單,除非…」

 

Teresa把手放在兩邊的同事身上,眼睛閃著不甘示弱的光芒。

 

「除非怎樣啊?沒在怕的啦」,聖彥雙手張開,一副放馬過來的樣子,180公分的金牌業務型男什麼場面沒見過!

 

「尬舞尬贏我們啊!姊妹們走,跳舞啦!~」

 

女同事們似乎對這提議又驚又喜,尖叫著往舞池移動,男同事則是狼嚎著狂拍聖彥;Teresa進舞池前還不忘回頭對聖彥挑釁的勾了勾手指,擺明就是那句:

 

「好膽你就來!!」

 

夜店的厲害之處,就是會讓人做出平常想也想不到的反應,只要血液裡酒精夠多,音樂punch夠high,氣氛一個引爆,那真的是貞女翻牆、君子上梁、聖人也忘爹娘長怎樣。

 

「靠!Teresa平常話超少,沒想到竟然這麼敢耶,阿彥,有機會喔!」

「彥哥,吃定了啦,我們業務部第一正妹ㄟ,你爽翻了」,小張露出崇拜的眼神。

「Teresa根本就很哈你吧!快衝啊」,Jason已經蓄勢待發了。

 

「開玩笑,我可是king彥好不好!各位兄弟,別說老哥不照顧你們,今晚我只會對Teresa出手,其他…就靠你們啦!」

 

眾男同事瘋狂怪叫,只要每個人背後再條尾巴,就是荒野上狼群大狩獵的景像。

 

「OK~我們上!」

 

聖彥兩手一揮,男同事各個如狼似虎的衝進舞池,這時候,口袋裡的手機竟好死不死震動起來。

 

「FUCK!誰這時候還打給我?」

 

即使美女當前,金牌業務還是得保持電話必接、有CALL必回的專業素養,這通來電是沒記錄過的電話。

 

「喂喂喂?你好,請問哪位?」

「彥哥嗎?我小洛啦!」

「是你喔,怎麼現在打給我?要帶你女朋友一起來玩嗎?哈哈」

 

現場DJ突然爆出一陣大吼,將氣氛拉到最高點,聖彥幾乎是用喊的在講電話。

 

「不是啦,你現在有沒有空?我遇到一點狀況,就是老大他…」

「什麼!?~我聽不清楚,等一下,我到外面講」

 

聖彥拿著手機走到夜店外,順便點起菸,吸吐了一口。

 

「好了,你說吧,什麼狀況?」

「其實是老大有狀況」

「你說一揚喔?怎麼了,該不會又被困在研究室吧?」,聖彥看了看手錶。

「如果是困在研究室還好辦」

「又被他學生和老闆整?」

「都不是…他現在算是失戀吧…」

「那不是幾個月前的事嗎?結束了不是嗎?」,聖彥又吐了口菸。

 

「對,但他自己又讓他發生一次,現在消沉得跟具屍體一樣…」

 

小洛的語氣超級無奈。

 

「蛤,屍體?他是…被酒店小姐剝皮嗎?」

「沒有叫小姐啦!彥哥,這樣真的很難講,你可不可以過來一趟?」

「現在過去?可是我正好要…」

 

聖彥腦中浮現Teresa的超短裙、小蠻腰和長腿。

 

「老大的狀況這次真的不是普通的糟,可能比之前還嚴重,我明天一大早還要下高雄教課,真的沒辦法顧他…」

 

「但是我這…對了,你可以找油頭啊,叫他開車去接一揚」

 

超短裙有逐漸戰勝兄弟之情的跡象。

 

「我打過電話,但頭哥好像睡了,你也知道他只要一睡就不太會醒」

 

「我懂我懂,看來只剩我了…」

 

聖彥深深明白自己室友的睡功,根本不是不太會,而是連世界末日也照睡不誤的可怕境界。

 

「所以你多久會到,我可以等你到再走」,小洛彷彿得救般喘了口氣。

 

「三十…二十…算了!給我五分鐘,馬上到,地點在哪?」

 

聖彥內心掙扎了幾秒,把電話換成免持耳機,跳上車子發動引擎。

 

天阿!沒想到我居然這麼重義氣!?

 

超短裙和小蠻腰可以為了兄弟付諸流水,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

星期三 23:52  路邊椅子上 距離嘉紋離開已經6小時

 

我開始回神的時候,是坐在路邊的椅子上,手上和嘴上都有輕微的擦

傷,衣服沾滿柏油的黑漬,小洛正在旁邊低聲講電話。

 

我…哭了多久?呆了多久?完全沒有印象

 

「現在幾點?」

 

我吐出問句的時候,覺得喉嚨很乾,大概是哭太久又沒喝水。

 

「11點53,你回魂了喔?」,小洛正好掛上電話。

「我這個狀態多久了?」

「快六個小時,你破上次的記錄了」

「你不用去接大玉嗎?」,我不想連累小洛也跟女朋友吵架。

「我有說你的狀況,她自己先回去了」

「你其實可以不用一直陪我,我還好…」

「好個鬼啊!你像神經病追車又大叫,躺在路邊哭了快一小時,差點有人去報警」

「是嗎?我這麼誇張喔…」

「你才知道!我差點被你嚇死,不過…學姊這次真的做得很絕」

「都是我的錯…那個男的好像在哪裡看過?我想不起來…」

「好啦好啦,別再想了!你等一下如果又發瘋,我真的沒力氣拉住你。」

 

居然意識不清的哭了六小時…我到底是怎麼了?

 

「靠,這邊車位也太難找了吧!」

 

我聽見聖彥的聲音接近,還有人未到味先到的濃濃煙味。

 

「彥哥,那交給你了」,小洛拿著安全帽對聖彥比了比我。

「OK,你先走吧」

 

聖彥吐了口白煙,做個沒問題的手勢。

 

小洛走之後,聖彥在我旁邊坐下,也不講話,就是默默抽著菸,好像在等我開口。

 

過了五分鐘,他正要點第二支的時候,我才打破沉默。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