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09章

《晉小潔》009章

「我這樣做…是智障嗎?」,我問。

「不是」

「為什麼?」

「這樣會污辱到智障。」,聖彥抖著煙灰。

「原來如此」

 

這傢伙說話還真是不留情,不過這樣也好,我現在的心理狀態,如果遇上太同情的語氣,可能反而會崩潰。

 

「你去找她?」

 

聖彥遞給我一瓶礦泉水。

 

「差不多,她說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這件事你應該早就知道了」,他的口氣很淡定。

「我以為還有機會…」

「你還搞不懂這世界運行的規則嗎?階級比癌症還難消滅…」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保證是最後一次,對不起」

 

我說到這,聖彥深深吸了口菸,呈現出一種懶得說,或者不知道還能說什麼的表情。

 

的確,這個情景幾個月前才發生過,我因為和嘉紋分手,在家裡和研究室,發霉了一個多月,小洛、油頭和眼前這傢伙輪番上陣給我心靈輔導,能勸的詞彙差不多就那些,能套的理論也就那幾路。

 

現在的情形,不管誰來都只能這樣吧…

 

「還需要安慰嗎?」

「明天再說吧,我現在情緒用盡,覺得好累…」

「好吧,那現在換你安慰我」,聖彥把第二支菸屁股彈掉。

「安慰你?」

「你知不知道我剛剛…為你放棄什麼?」

「超大訂單?」

「不是!是Teresa!Teresa耶!」,聖彥突然激動到整個人站起來。

「是你常說的那個…業務部第一正妹?」

 

「沒錯!!都是你讓煮熟的鴨子飛掉,我差點就可以推倒她了,只要再給我一個小時…不,最多四十分鐘,結果現在居然跟一個男人坐在大馬路旁抽悶菸,天啊,我上輩子是殺錯人嗎!?」

 

聖彥超誇張的反應讓人無言到很想笑,如果這時有人經過,一定會認為他故意在轉移失戀者的注意力,但我了解他。

 

他絕對是真的有這麼懊悔…

 

我乾笑了兩聲。

 

「好,為了感謝你的有情有義,下一次你的酒錢,我出。」

「那包廂費一起」

 

他的眼睛瞬間變成金錢符號。

 

「你以為我博士班主修搶銀行嗎?」

「那所有人的酒錢」

 

很好,這傢伙擺明開始坐地起價。

 

「還是太貴…」,我表情無奈。

「妹的酒錢」

 

他還討價還價,真夠無賴的!

 

「誰知道你會帶幾百個妹!」

「我跟Teresa的酒錢還有…後續開銷」

「成交」

 

大概猜得到後續開銷什麼意思,真到那時我就跟說他自己的床比較舒服…

 

聖彥靠了過來,猛力握住我的手,兩眼射出光芒。

 

「一揚!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為了你放棄Teresa是值得的,畢竟兄弟如手足,對吧?」

 

但這傢伙還有另一個原則。

 

就是斷手斷腳還可以上街,沒穿衣服卻不行…

 

要認識這個超級大損友,真不知道上輩子要造多少孽才有這個福氣?

 

不過也真慶幸現在有這傢伙陪我。

 

「既然你這麼夠意思,做兄弟的就再幫你一把,後天晚上有間酒吧重新開幕,公關是我朋友,可以六折喝到死!爽不爽?」,聖彥彈掉菸頭,說得很興奮。

 

「買回家喝不是比較便宜嗎?你也知道我很容易喝掛…」

「轉換心情嘛,而且你要站在我的立場想一下」

「你的立場?怎麼說?」

 

「你想想看,我們買酒回來喝多少次了?你喝醉就變憂鬱假文青,油頭有喝跟沒喝都一樣不說話,每次都擠在客廳裡越喝越悶,再下去我都想開瓦斯了…」

 

「你這麼說倒是沒錯…」

 

而且最近似乎都是我大哭做結…是內心壓力太大還是我沒喝酒的命?

 

「沒錯吧,所以這次聽兄弟的,星期五晚上十一點門口見,我下班就過去」

「但我真的跟那種地方不熟…」

「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好不好?」,聖彥的表情有點不悅。

「我怎樣…」

「永遠什麼都不敢,只在自己熟悉的範圍裡轉圈,有些事如果不去嘗試不冒點險,是不可能扭轉的,徹底改變才可能有意外效果嘛!」

 

我很驚訝,聖彥怎麼突然說話變得這麼有哲理…心底不禁一陣激動。

 

「這句話的意思是指…追求夢想嗎?」

 

好熱血的感覺,他說的沒錯,我總是縮在研究室裡,考公職也是老爸要求的…

 

「你第一天認識我喔?我說的是追女人…」

 

靠,我就知道!

 

「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熱血金玉良言嘞,這是你從那裡偷抄來的…」

「之前聽來的啦,而且熱血是用做的不是靠講的,OK?…啊你到底去不去?我要先訂位」

 

是不是真該讓自己做些平常不會做的事…意外之舉才有意外收穫?

 

「好,去就去,沒有理由讓你把我看這麼扁!」,我賭著一口氣槌槌胸口。

 

「Great!那就這麼定了,聽說那邊常有美女出沒!我到時候順便傳授你兩招…又是誰打給我啦?…FUCK,是Teresa!?」

 

聖彥正說得天花亂墬,手機鈴聲大作,他表情變得很尷尬,一副不知道該不該接的樣子望向我。

 

「你快去接吧。」

 

身為兄弟,我可不能讓他放棄第二次。

 

「你OK?」

 

我揮手叫他趕快去講,聖彥接起電話聽了一下,用氣音說

 

「她喝醉了,我哄她一下」,他點了根菸閃到旁邊去。

 

聖彥站的位置並不遠,可以大約聽到對話的內容,他們兩個根本沒在一起,講起話來卻像情侶,女生因為發現聖彥失蹤在鬧脾氣,藉酒對他撒嬌,一直要他馬上回去,聖彥則是很有耐性地哄她。

 

換做是我,根本做不到吧…到底是女生個性不同?還是我天生就拿女人沒辦法?

 

女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生物?

 

我回想起嘉紋見面時說的那些話,很銳利卻也很真實,快30歲的人,卻沒有什麼可以抓在手上。

 

寫作,只敢躲在象牙塔埋頭;創作的夢,成了逃避社會的藉口,她的每一樣條件都好過我,也是不需要證明的事實。

 

她不是離開,只是我留不住她,我跟她的愛情,早就是平行軌道的兩端。

 

就算今天車真的停,似乎也無法減緩我倆漸行漸遠的必然,那句話猛然浮現。

 

「放手吧,你會受傷」

 

會受傷的原因,是我追不上他們,是自己甘願一直在原地轉…

 

我無意識地來回抓握手掌,傷口不痛了,取而代之是很深很深的不甘心。

 

五分鐘後,我的手機響起,是油頭打來的。

章節目錄

共 71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