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10章

《晉小潔》010章

這時間一定躺平的人,現在來電讓我十分訝異。

 

「還好嗎?」

「你知道了?」

「十五通」

「什麼?」

「你學弟打的」

 

把一句話切成十幾段說,是油頭就算地球毀滅也改不了的風格。

 

「抱歉,因為我晚上發生些事情,他大概想找人幫忙」

「還好嗎?」,油頭又淡淡問了一次。

「還可以,呵」,我發覺自己笑容中的勉強。

「能笑嗎?」

「一點點」

 

電話靜止了幾秒,油頭還是問了那句。

 

「還好嗎?」

「其實不太好…」,我握住電話的手開始顫抖,情緒和回憶出現決堤的徵兆。

「能笑嗎?」

「我不知道…」

 

話筒那端再度靜止,我知道油頭一定會再問第三次…

 

他是我們三人中話最少、個性最穩重、年紀也最大的;油頭今年32,是某大企業的電腦副總工程師,在這年紀就當上是破格再破格的超級特例,要有不只超強而是神奇的電腦技術。

 

直接點說,我們懷疑他根本是抱著電腦出生的男人…

 

認識油頭是在博士班一年級,我剛從家裡搬出來,想找個生活習慣正常的室友,房東太太一聽這個要求,馬上把我配到油頭租的那層公寓。

 

這傢伙果然名不虛傳,早上六點一定起床慢跑,然後開車上班,晚上十一點保證躺平,放假也是整天在家用電腦,不只無欲無求,話更是少到驚人。

 

我曾經以為油頭可能是GAY或者雌雄同體…

 

博二那年寒假,聖彥假裝有為好青年的形象成功搬進來,我們三人性格天差地遠,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會熟,沒想到才一年就成了內褲交換穿的難兄難弟,會這麼熟的最大原因,是由於我跟聖彥都在這段期間裡失戀過…

 

至於油頭,我沒看過他跟任何「實體」女人來往,九成九都是網路上的照片和對話,他說自己比較相信2D世界的女孩子…

 

聽起來怎麼有點變態?

 

而且更詭異的,是這電腦人超級工程師,雖然總是一頭亂髮又頹廢,但其實長得…

 

很帥。

 

如果光看臉的話,連聖彥也自嘆不如,可無奈他就是個無敵家裡蹲…

 

據說油頭以前念研究所時,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甚至論及婚嫁,但後來卻匆匆結束,兩人沒有開誠佈公的提分手,卻很自然的漸行漸遠。

 

簡先生只表示因為個性不合,那女生太活潑太任性,做事也不夠成熟,兩人因為人生目標不一致無法為彼此妥協,他又犯了個致命的錯誤,所以這段感情無疾而終。

 

但他從來不說自己犯的是什麼錯…

 

我只有跟聖彥曾在他的日記上瞄到雨婷兩個字,聽名字感覺是個很漂亮的女生,但我們不敢繼續追問,聖彥認為是油頭劈腿,我卻不這麼認為,寧可相信只是個性不合…

 

不過,對油頭來說活潑的定義似乎有點廣。

 

搞不好到樓下買豆漿跟老闆多聊兩句都能算活潑。

 

總之,住久之後,我或聖彥失戀總會找他談,他也會老態龍鍾把我們當小老弟輔導;不過…油頭攻破人心和輔導的方法永遠就是一千零一招,可是最簡單卻最難抵擋。

 

我想好答案之後,最後的問題來了。

 

「還好嗎?」

「不好,我一點都不好,幹!」

「能笑嗎?」

「笑個屁啊!怎麼可能,我的心好痛,痛到快裂開了」

「能哭嗎?」

「馬的,你這王八蛋,當然可以,我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請開始」

 

我像個孩子一樣彎下身,兩手撐著臉抽搐起來,開始七個小時以來第二次的全面崩潰,不過這次情緒的來源有點不同,不光是失戀的心碎,聖彥叼著菸站到旁邊,一語不發的任由我宣洩。

 

科學研究說,人的身上有百分之八十是水,那今晚我用於製造心痛的部分絕對超過一半,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挫敗感;百分之三十,是隱藏多年的強烈自卑催生出來的不服輸。

 

我不想輸…真的不想再被看不起!!

 

這場哭泣比幾小時前更加放肆更加徹底。

 

我也想改變,更想被認同…可是該怎麼做?

 

如果淚水可以沖掉疼痛,那在重新振作之前,就先讓我沖洗到完全脫水為止吧…

 

 

…………………………………………………………………………………………

早晨 8:05 某地機場

 

「媽、小妹,這邊我自個兒進去就成了,妳們回去吧」

 

女孩從妹妹手上接過隨身的小包包,拿出機票換到右手,左手拉著母親的手輕聲說著,登機跑馬燈顯示女孩的飛機是準備登機狀態,海關前面已經開始出現排隊人潮。

 

「妳這次回去找朋友,都打點好了嗎?」,母親看來很不放心。

 

「媽~我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這麼瞎操心,而且才回去幾天,放心吧,都連絡妥當了,我住學姊家,到那馬上給妳電話,成吧?」,女孩笑笑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

 

「誰叫你很少自個兒出遠門,又突然說要回台灣找朋友…妳那是什麼時候的學姊?媽認不認識?」,母親不知道整天只知道看書的女兒還有什麼好朋友。

 

「妳一定記得的,小學就一直很照顧我的靜學姊呀,還來過我們家幾次」

「媽,就是那個很氣質又優秀的大姊姊呀,妳總叫我跟姊姊學學她」

 

妹妹看見母親一臉疑惑,也趕緊補充說明。

 

「喔!媽想起來了,好幾年沒看到小靜了…但她不是在德國工作嗎?」

「她剛好出差回台灣,所以我們約了見面」

「如果是小靜媽就放心了…不過妳台幣帶得夠嗎?要不媽再去幫你多換點?」

 

母親伸手就要拿皮包,女孩急忙壓住母親的手。

 

「夠夠夠,平常教作文早存了,就為了這次能好好四處玩一趟,呵呵」,女孩想到這次的行程,不禁偷笑。

 

「姊,但妳衣服都是長裙,穿這樣到處玩不是挺怪嗎?」

「我是有帶兩件牛仔褲…」

「牛仔褲?妳不是最怕讓人看見妳粗粗的象腿嗎?嘿嘿」

「我知道自己胖,可為了方便也沒辦法…」

 

女孩的神色有點黯淡。

 

「小丫頭亂說話,妳姊姊哪裡胖了?」,母親瞪了小女兒一眼。

「媽,小妹也沒說錯呀…」

「對嘛,我這書呆子姊姊不管上哪去,老穿得像燈籠,跟個古代人似的,哈!」

「古代人?真虧妳想得到,呵」

 

女孩拿妹妹的頑皮沒辦法,只好苦笑。

 

「好~妳玩歸玩,騎車可真得注意點,別玩得太野,別給小靜添麻煩,妳身子不比一般人,藥得隨時擱身上,知道嗎?」

 

母親用手指輕推女孩的額頭,女孩擺出「被發現了」的淘氣表情吐了吐舌頭。

 

「姊,記得帶點土產什麼的,我想吃太陽餅、麻糬、鴨賞還有…」,妹妹用手指一個個念著台灣的各地特產,一口氣說了七八樣。

 

「我的天才小妹,當妳姊姊是回台灣做零嘴生意啊?妳放心吧,真有什麼好吃好玩的,鐵定給妳帶一份,成不成?」,女孩輕拍妹妹的頭,妹妹欣喜的笑了,還頑皮的說了一句:「說好嘞,唬人的是醜八怪!~」

 

廣播器傳出即將登機的通知,女孩在母親叮嚀下再次檢查行李,翻著翻著眉頭開始微皺,似乎包裡少了什麼。

 

「找這個是吧?」,妹妹拿出藏在外套裡的白色書本。

「怎麼在妳這?」

 

女孩把書接過,正想妹妹是不是又惡作劇。

 

「妳剛看完自個兒隨手亂擱,還好我幫妳收著」

「幸虧妳幫我拾起來,這書現在可買不著了,謝妳啦!不愧是我的好小妹,呵」

 

女孩鬆了口氣,將書抱在胸前。

 

「姊,看你抱這書抱得緊,怎不乾脆去找寫這書的人照個面算了」

 

「當然想過呀,但這作者才氣得很,難說今個兒已是大作家,我想見,人家也未必肯呀!」,女孩把書收好,拉上拉鍊安心的拍了拍行李。

 

「大作家?沒可能吧,我都沒見著過他的書」,妹妹做了個不以為然的神情。

 

「至少在我心裡他是大作家呀!要是真能見上一面那該多好,挺多話想問問他的,當面聊聊的話…」,女孩沉思起來。

 

「他鐵會被你嚇得魂飛魄散吧!」

「真的嗎?」

「哪還會假!姊可是大大的小花醜八怪~又胖又傻又笨,哈哈哈」

 

妹妹笑著邊說邊跑開,女孩不打算追,只故意繃起臉用一雙大眼瞪著妹妹。

 

「沒規矩!又損妳姊姊,還不住嘴!哎呀~時間快到了,記得自己多照顧身子,去吧!」,母親輕聲斥喝妹妹一句,幫女孩理了理衣襟。

 

「我會的,媽、小妹,下飛機再連絡妳們,回頭見~」

 

女孩跟母親和妹妹道別之後,通過安檢、過了海關、最後驗票登機來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過程中,女孩不發一語,心裡全想著妹妹方才那句話。

 

醜八怪…

 

「我是真的生得不好看…倘若有機會見著他,會讓他嚇著吧?」

 

女孩望向窗子,玻璃上微微倒映出一張臉龐,她定睛看了幾秒,蹙起眉頭將窗子的隔板拉下。

 

女孩慢慢取出懷中的棉製口罩戴上。

 

 

也許,還是別見到面的好…

 

女孩邊想著邊將臉縮進衣服裡,這時,機輪正漸漸離開地面…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