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12章

《晉小潔》012章

「學姊,妳這趟回來打算待多久?」

 

口罩女孩側坐在榻榻米上,兩手擱在木質的精緻小茶几上,房間裡是相當典雅的歐風佈置,正播放著柴可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看得出房間主人不凡的品味,女孩隨身的行李箱還放在門邊未打開。

 

「這次回來蠻趕的,大後天去高雄開個會,三天後就要回德國,喝茶吧」

 

靜學姊端著泡好的紅茶,將桌上兩個茶杯斟到八分滿的位置,一舉一動都相當輕緩,茶具清一色是白色混花邊的款式,女孩點頭道謝,靜學姐拿起身前的杯子,稍稍吹涼之後啜了一口。

 

「那這樣不就沒時間出去轉轉?」,女孩臉上有幾分失望之情。

「只能趁明後天帶妳出去走走了,妳喜歡郊外,宜蘭應該不錯,比較近…」

 

靜學姊邊看女孩的記事本邊用手機查行事曆,腦中正安排著時間。

 

「學姊,這麼多年不見,妳還是一點都沒變,呵」,女孩端起茶。

「喔,怎麼說?」,靜學姊將杯子置在杯墊上,輕輕一笑。

「還是這麼有能力,這麼氣質又幹練,好像什麼事都不疾不徐的」

「這沒什麼吧?一個人在國外住久了,很多事自然而然就會了」

「要緊的是還很謙虛,我怎樣都及不上妳,呵呵」,女孩的眼神閃現著滿滿崇拜。

 

「不過妳倒是變了很多,跟高中最後一次見面時完全不一樣,接機的時候要不是妳脫口罩,真的差點認不出來,不過…妳這個習慣怎麼還沒改掉?」

 

靜學姊指著桌上的棉質口罩,眉心微蹙。

 

「因為…我還是醜得很,呵呵」,女孩雖然笑著,眼裡卻跑過一絲無力。

「哎,妳這點還是一樣,總被陰影困著不是件好事…」

「但我長得怪也是事實…不聊這個了,學姊說說妳吧,現在還彈琴嗎?」

「沒想到妳還記得這件事?真不好意思,嘿」,靜學姊掩嘴一笑。

 

「怎麼可能忘,學姊的琴藝我見識過好幾回,小學時妳就紅火的很,我記得妳那時想當演奏家吧?」

 

「有彈是有彈,不過現在就是平常自娛娛人,尾牙或派對才露兩手」

「這不是挺可惜的嗎?多好的夢…」,女孩難掩失望之情。

 

靜學姊的笑中有些許無奈,喝了口紅茶,用面紙輕輕印掉唇邊的水漬。

 

「再好的夢,過了時間就該醒了…我去德國本來是念音樂,但試了幾年沒什麼成果,身邊有夢又厲害的人比比皆是,就轉念文創行銷,沒想到剛好配合以前的相關經驗,職位竟然越做越高…現在的收入很不錯,呵」

 

女孩聽著房間裡的音樂,不禁浮現靜學姊從前在全校面前表演的自信模樣。

 

「學姊,其實…我挺羨慕你的」

「羨慕?」

「是呀…學姊在人前可以如此有自信,人人都喜歡妳,像我就沒這福氣,最大的夢…或許只是想被人接受,呵呵」,女孩把玩著口罩喃喃自語。

 

「不會吧?妳回的明信片裡,常說跟學校孩子的互動,他們很喜歡妳這老師吧?」

 

「是沒錯…這也是我選擇教書的原因,我喜歡孩子們的單純和天真,雖然有時直了點,叫我醜八怪老師,呵」

 

「小花,學姊問妳一件事」,靜學姊神情嚴肅了幾秒。

「恩?」

「妳有沒有認真照過鏡子?」

「當然,每早盥洗不都得照…」

「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指欣賞自己那樣的照」

「欣賞自己?學姊妳別糗我了,我不像妳這麼好,我怎麼可能…」

「找個時間好好看看自己,好嗎?其實,我不完全如妳想像中的樣子…」

「我想像中的樣子?」

「對…或許妳也從來不是自己想得那樣,嘗試有自信點,學著改變,可以嗎?呵」

 

靜學姊的語重心長中似乎還意有所指,女孩思考著點點頭。

 

兩人說到這,安靜了幾分鐘,任由音樂悠揚著,話題轉成較輕鬆的內容,女孩分享在學校與孩子相處的點點滴滴,靜學姊則是說著國外生活的趣事,這對姊妹花像回到學生時代,渾然不似兩個二十幾歲的成人,有說有笑的分享著故事。

 

正聊到學姊的社交生活,女孩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瞇起眼睛問道。

 

「學姊,妳這麼漂亮又有能力,這幾年在歐洲八成挺多人追吧?」

 

她露出好奇的俏皮神色,將身體前傾,準備聽學姊講述豐功偉業。

 

「奇怪,從小到大只懂窩在家裡讀書的小花,怎麼突然對這種事感興趣?終於有對象了?呵」

 

「哪可能,誰會看上我這怪人,只是好奇而已…」,女孩輕捏自己的臉。

 

靜學姊輕嘆口氣,雙手從爐子上提起茶壺,邊將杯子倒滿。

 

「剛去的前幾年是不少,不過現在到了三十大關,身邊比我小的男孩越來越多,都叫我靜姊,不然就是喊Sir,哪會想到感情那方面去,呵…婚姻這事終究要看緣分,等得到就順其自然,等不到…也強求不來,是吧?」

 

她邊說邊抽起髮夾,酒紅色髮絲輕落在肩線上,成熟的秀麗裡藏著些微惆悵…

 

「學姊,妳…是不是還想著他?」,女孩猜出學姊的心思。

「大概是吧…」,靜學姊的腦海正被回憶裡的某個男人糾結著。

「我是沒見過那位先生,但每回通信妳總會提到,說他溫柔又健談,還很浪漫的帶你去許多地方玩,是個很好的男人,妳們感覺真的很配」

 

能被優秀的靜學姊如此眷戀又念念不忘的男人,會是什麼樣子?

 

「他是很好,但都過去了,也好幾年沒聯絡,最後一次見面是我在歐洲念博士的時候,他特地來柏林找我,準備要見面的時候,發生那件事…我們就不曾再見」

 

靜學姊即便哭泣,也是維持一貫的優雅氣質,手指輕輕撥掉淚珠。

 

「學姊,妳願意說後來發生什麼事嗎?」,女孩拿出面紙交給學姊。

「因為…他等的女人不是我,要的不是我…所以我決定成全」

「等的不是妳?怎麼會…」

 

她無法想像眼前近乎完美的靜學姊,居然會在某個男人心中落選?

 

我什麼時候才能成為像學姊一樣的優秀女性?

 

學姊條件這麼好,也無法被一人永遠深愛,更何況是我?

 

靜學姊與女孩相差四歲,兩人從小學開始就是鄰居,前者在學校是人見人愛的漂亮優等生,後者則是老被欺負的胖胖醜小鴨,女孩剛上小學就常受其照顧,心中早將學姊當成親姊姊般崇拜,女孩高中畢業前夕就因父親工作關係,全家搬到大陸,靜學姊大學畢業沒幾年就前往德國攻讀學位。

 

女孩不愛用網路,不愛用任何會曝光的東西,所以兩人只偶爾靠明信片往來。

 

「不好意思,讓妳看笑話了,呵」,靜學姊用面紙拭淚。

「學姊,這麼多年了,妳還是忘不了?」

「就是印象很深刻,這幾年我也交過幾個男朋友,只是到不了那種感覺」

「那…何不去跟他聯絡看看,也許那時只是誤會?」

 

「不必了,現在這樣也很好啊,我的工作很好,也有很多朋友,有時情緒上來掉兩滴淚就沒事了…有些事情該來就是會來,如果是注定好的,不用求也會來…倒是妳,才要多改變一點,呵」

 

「我?學姊妳的意思是…」

「我送妳的書看了沒?那個畢業禮物記得嗎?…等等喔」

 

靜學姊重拾笑容,拿出手機,正好有封網路訊息通知。

 

「當然,那本書讀起來真的特入心,每天都會看上幾句」

「是嗎?…」,靜學姊的眼神凝視著螢幕。

「我還帶來了,學姊,妳是怎麼找到這書的?聽說挺不好買?」

 

女孩一提到最喜愛的書,彷彿回到十七歲,散發著與年齡不相稱的心花怒放,從隨身行李翻出包著書套的白色書本,裡頭是許多張明信片。

 

「那書…是幾年前在台灣的二手書店找到的,覺得很適合妳就買了,妳喜歡就好」

 

靜學姊回完訊息,將手機收好,口氣變得遲疑,似乎正想著什麼。

 

「學姊,妳有工作要忙?」

「…是我以前公司裡打工的小妹,她知道我回來,想約我見個面」

「瞧妳的表情…需要我幫忙嗎?」

 

女孩的心思細膩非常,立馬猜出背後的意思。

 

「恩…她現在在附近,可是還有件臨時交代的工作沒做,她明天開始要去新的公司上班,所以只剩今晚…」

 

「是很難的工作嗎?如果她不嫌棄,我可以代勞,呵」

「真的?但妳難得回來台灣,還叫妳工作很說不過去…」,靜學姊手機又有訊息。

 

「不礙事的,體驗看看也好,反正就一晚上,學姊的朋友是做什麼?文書或行政我都算在行」

 

女孩直覺猜測可能的工作,沒想到卻出乎意料…

 

「她的工作是……而且妳會騎機車嗎?」,學姊苦笑著說出工作內容。

「咦?」,女孩的笑容有點僵住。

「我知道妳不喜歡跟陌生人講話,還是跟她說算了…」

 

「不不,我…我可以幫忙,學姊妳難得回來,得跟朋友多聚聚…我機車是會騎,只是會慢點,跟陌生人講話如果有戴口罩…還行」

 

「可別勉強喔,從小妳的身體一緊張就會有狀況…」

「勉強倒是說不上,只是有點意外…平常都是教教孩子做些文書之類的,現在突然要做這工作,這事我一點都不熟,覺得有點兒怪」

 

靜學姊聽到女孩這句話,眼珠轉了兩下,表情從不好意思變得堅定。

 

「不熟?這樣子的話…學姊更想讓妳幫這個忙了」

「學姊,妳這話讓我糊塗了…」

 

女孩這回解讀不出學姊臉上的興奮之情所為何來。

 

 

「還記得我常說妳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嗎?」

「記得,學姊說我膽子小,怕改變,但這工作跟改變的關係是…」

 

靜學姊諱莫如深的笑了笑,拿出手機看著。

 

「改變就從做些妳不熟的事開始,說不定會有什麼意外收穫喔!呵呵」

章節目錄

共 64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