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17章

《晉小潔》017章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等等喔,一下下就好了~」,她又笑了。

我覺得自己遲早會被那雙桃花笑眼電死…

但這樣掛掉我百分之百甘願啊!

她轉身走了一段距離,拉下口罩講電話,好像是她朋友打來的。

我突然…有點想看看她到底長什麼樣子?如果是美女…

不對,就算她的五官不在正面、嘴巴長在鼻子上面,我都該好好記住她的臉!

畢竟這是我人生28年來第一個對我打氣又給我力量的書迷!

重點是那第一個真實的讚…

我慢慢走過去,心跳不知道在快個什麼勁,就在只差一步距離的時候。

她大喊:「糟糕,我真忘了!」,就飛奔到對街停機車的地方,拉好口罩然後快速跳上車子。

發生什麼事?有人追殺她嗎?

「對不起,有個急件忘了送!先走囉,再見~」

    她正將機車倒出停車格,完全忘記要傳照片的事,我開始有點慌,眼看就要跟得來不易的書迷失去聯絡,我心中一急喊了出來:

「給我妳的讚!!~~~~~」

這輩子第一次跟女生要臉書居然是在這麼緊急的狀況,而且我到底在說什麼!?

明明是要說臉書的,一慌之下只想到她說讚是專屬給我這句話。

不過更神奇的是…她居然聽懂了?

「呵,差點給忘了,我在這兒用的是……」

一台卡車從我倆中間呼嘯而過,她喊的一整串話全被車聲蓋掉。

Shit!~~~~哪有這麼巧的事?拍電影啊!?

「要記得加我喔!回頭再傳照片給你,掰掰~」

她朝我揮揮手催動油門,車尾燈轉眼消失在街道盡頭,我叫了幾聲,但已經晚了。

不會吧!!??

「幹!!~~~」,我直接在街上大罵,幾個醉漢還瞪了我一眼。

「啊啊啊啊啊啊~~」,後悔的感覺猛烈襲捲上來,天啊!我錯過了什麼!?

    這時候真想狂摔手上的包裹出氣,但裡面不是我的東西,只好勉強壓下覺得自己是白癡的怒氣;我蹲在地上,很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早一點要,在她表明是我書迷的時候問,一切不就沒事了…

我是白癡、白癡、宇宙第一大白癡啊!

我到底在幹什麼?我的書迷、我的天使,為什麼會這樣!?

沒要到臉書甚至連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到底還要錯失多少東西才夠?

     望著書迷女孩離去的街道,我能做的只有發愣,心裡盤旋雜亂如絲的後悔念頭,覺得自己的人生好像一直在被動,每一條路都是別人給的指示,但每條路都是不上不下的勉強選擇,好像永遠抓不住自己真正想要的…

「沒要到?」

「靠!你要嚇死人喔?」

油頭突然出現在旁邊,嚇了我一大跳。

「那女孩…」,這傢伙連在家裡也常這樣神出鬼沒。

「怎樣?」,我平靜下來,但心跳還是有點快。

「你的書迷?」

「你怎麼知道?…等一下,你怎麼會在這裡?」

「回家拿筆電」

油頭背後多了一個筆電包…他該不會打算在酒吧出副本吧?

「你都看到了?」

「一點點」

「什麼時候開始?」,這傢伙是飄過來的吧,完全沒發現他在旁邊。

「簽包裹…」

「那根本就是全部!!」

那我尷尬到不行和忍哭的醜態豈不全被看光了…而且他躲了到底多久阿?

「只聽到片段…」

油頭拍拍我的肩膀轉身往酒吧走,我趕緊跟上。

「頭哥,拜託這件事不要跟聖彥說,不然我會被虧死」

眼睜睜讓疑似美女的書迷溜走,一定會被那傢伙笑到四十歲。

「剛發生什麼事?」,油頭真是太夠義氣了!

「那…你有聽到她的臉書帳號是什麼嗎?」

「怎麼可能…」

「完蛋了!我的書迷女孩…就這樣沒了,我這個智障!~~~」

「電話」,油頭指著包裹上速達快遞的公司電話。

「對吼,你好聰明,我馬上打!」

    我趕緊拿出手機照著上面的號碼打過去,結果是語音信箱,現在不是營業時間…只能等明天了,至少不是完全絕望,這個念頭讓我安心不少。

「知道名字?」,油頭在推門之前問我。

「我沒問」

「你的名字?」,這才發現我們聊了半天,居然沒互報姓名!?

「她只知道我的筆名,還有我姓林…」,前提是她沒把存跟聯丟掉。

「員工編號?」

「應該沒有,她是幫人代班」

我看了看包裹上的收據,只有流水編號7609,這應該沒什麼用…

「速達是全球企業…」

「知道啊,怎麼了?」,而且還是世界前幾大,全球幾乎都有配送點。

「隨機配件」,油頭暗示我沒辦法靠包裹編號追送貨員資料。

「然後呢?」,我隱隱約約覺得狀況不太妙。

「北部的送貨員…」

「有多少?」

「加臨時3864」

「這…」,我覺得腦袋在轟轟作響。

「她說書用寄的…」

「對,她是這麼說,所以呢?」

「應該不是北部人甚至不住台灣」,油頭說這句話的時候連看都沒看我。

今晚的第二道閃電又劈中我,我的思考被打回到尼安德塔人的等級。

「全台8000個送貨員,輪調」

「所以?」,我快絕望了。

「全球有十幾萬…」

「講重點好不好!」

我聽不下去了,講話分這麼多段根本就是慢性折磨!

「就算有員工名單,可能換電話或沒接,乘上混沌理論的不確定性再考慮模糊數學的集散率,你至少要打…37849通電話」

    油頭稍微算了之後宣判我的死刑結果,語氣還是一貫的平穩,而且還是第一次聽他一口氣說這麼多話,我有點傻住。

連混沌理論和模糊數學都用上了…還是這麼精準的數字,他是電腦人嗎?!

「所以,我這輩子都找不到她了?」

我抱著包裹蹲下去,心中全是絕望,油頭放空大約五秒繼續說。

「不一定…」

「還有機會!?快點說快點說」

    我興奮的抓住油頭的手臂,眼睛都快冒出火來,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有多想再看到那雙漂亮的眼睛…還有讓人振作的每一字每一句。

「用十字出書…」

「蛤?」

「她知道筆名」

「是沒錯」

「一直寫到她…」

「頭哥,你說快一點會死嗎?」

「注意到你為止」

這是在開玩笑還是當真?但油頭的表情不像在亂講,我暗暗吞了口口水。

「可是就算再怎麼拼命寫,也不一定會紅」

他在說什麼傻話,寫作本身就不容易,更何況是要紅,這需要多少努力和運氣?

誰知道她怎麼樣才會注意到我?

如果她身旁的人平常根本沒關注這塊,那豈不是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她…

「你覺得打三萬通電話跟拼命寫東西,那一個比較難?…」

    油頭的講話速度突然正常化,語調變得超有磁性,說完走進酒吧,只剩我一個人呆在原地,剛剛那句話開始在腦海裡無限放大,一直迴盪著。

迴盪、迴盪、迴盪…

那一個比較難?

我當然知道答案。

但有可能做到嗎?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