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18章

《晉小潔》018章

星期六 早上11點07分 距離王老師聚餐還有1小時23分

    電話鈴聲拼了命狂響,硬生生把我和嘉紋夢中爭執的橋段打斷,感覺頭痛到快炸開,我昨晚到底是宿醉還是被球棒打到?現在在哪裡?

我瞇著眼看到灰色的床單、棉被,是我的房間沒錯。

看來昨天有好心人士把我送回家,是油頭吧?

聖彥不可能好心到還幫我換衣服,昨天八成有吐在身上…

不過話說回來…我怎麼跟嘉紋連夢裡都是在吵架?

循著鈴聲的方向抓到手機,我接起來,是班上的學生吐司。

「喂?…」,我胡亂抓了一個枕頭把頭墊高,連脖子也酸到好像快斷掉。

「助教!起床了沒啊?」,吐司個是不輸小美的大嗓門熱血兼少根筋女生。

「起來了…這麼早打給我幹嘛啦?」,宿醉讓我口氣不太好。

「還早!?現在都幾點了,是你昨天叫我們要提醒你啊!」

電話旁邊還有小美跟班上同學大聲笑鬧的聲音。

我叫他們打給我?好像有這麼一件事…

今天星期幾?提醒什麼?我整個想不起來,醉後大丈夫果然不是演假的…

頭還是好痛…我的眼鏡勒?

算了,再瞇一下好了…

「12點半是王老師的聚餐啊!不要又遲到喔!不然他說要整死你,哈哈哈」

電話換成綠茶,班上永遠話最多同時也是系籃明日之星的陽光男孩,聲音有朝氣到讓我把話筒不得不拿遠一點。

聚餐?王老師?…

對吼!今天是星期六,是指導教授辦聚餐的日子,現在幾點?

才11點…幸好還有一個多小時,如果照這進度睡下去,我一定晚上才會醒!

「好啦,趕快起床,我們要去集合同學了,掰!」,綠茶很有元氣的掛上電話。

    我硬從床上坐起身,撐著牆壁走進廁所,鏡子裡的自己顯得很疲累…昨天到底喝了多少?書迷女孩走了之後,我跟油頭回到酒吧,好像還有喝,可是後來勒?

    洗臉刷牙之後,總算讓我清醒一點,可是頭痛依舊,以前也宿醉過,卻不曾這麼嚴重,而且醉死之後夢到的還是嘉紋,根本就是反效果;我在洗手台上看到眼鏡,沒像上次一樣被壓爛真是萬幸,我披著毛巾走出浴室。

「你好啦?換我嚕!」

    油頭跟我錯身而過走進浴室,門關上之後我坐回床上,想著昨天油頭說的三萬通電話和拼命寫作的事,書迷女孩…我還有機會見到她嗎?

拼命寫作讓她注意到我為止,可能嗎?這時候後悔,似乎沒什麼用…

我又躺了下來,把手機的鬧鐘調成20分鐘後,留一個小時出門應該來得及。

等一下…

油頭進浴室?

等等!?不對啊?我們三個人的房間都有浴室,幹嘛來我房間?

而且聲音怎麼這麼細…不像油頭或聖彥的聲音…那剛剛進去的是誰?

這是我的房間沒錯啊?是錯覺嗎?

可是剛才真的有人走進去,是誰?心裡突然覺得毛毛的…

我躡手躡腳的蹲到門邊,把耳朵貼近,恩,有沖馬桶的聲音?

鬼應該不會沖馬桶吧,還洗手!?到底是…

「你要用?」

門突然開了,我眼前是一雙腿,嚴格來說是一雙女人的腿…女人?

「你不是剛用完嗎?」

我慢慢往上看,是……昨晚幫我擋酒的那個女人!!

「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嚇得跌坐在地上,現在是什麼狀況?

「你帶我回來的啊…」

她好像一點都不意外在我房間這件事,還伸了個懶腰。

「我??我帶妳回來我家?」

「不然勒,我會知道你家在哪裡嗎?」,她走到冰箱前面,很自然的打開。

「等一下等一下,我怎麼可能帶家裡來女生!」,我慌到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你都不記得?」,她拿出我的可樂開始喝。

「昨天明明是油頭送我回來…而且妳怎麼會穿我的衣服?」

    我這時候才發現她穿著我的襯衫,對她來說略長的衣服下襬只蓋到大腿上緣,衣服下面似乎只有穿內褲,露出一雙光滑又修長的腿,比例也相當勻稱…

靠!我在看什麼啊!?

「昨天你朋友先走,我們坐計程車回來啊…不夠冰!噁~給你喝」

她把可樂塞給我,走到書桌坐下,用起我的電腦,這裡到底是她家還我家?…

「計程車?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

「你好奇怪喔,你什麼都不記得嗎?」,她轉過來撐著頭看著我。

「對…」

我只記得她好像叫Sandy。

「這樣子喔…」

Sandy嘟著嘴好像在思考,搖著椅子把兩腿交疊,從這個位置都快看見她的內褲…

我還看啊!?

「那你記得我們都喝掛了嗎?」

「不記得」

「我們在吧台上跳舞?」,居然幹這種事,原來我壓力這麼大…

「沒印象」

「你抱我回來?」

「完全沒印象…」

抱她回來??……我不敢相信自己喝醉後竟然這麼有種?

Sandy偷笑了一下,用很奇妙的眼神看著我,有點羞澀的感覺。

「那你記得…」

「恩」,我為了保持冷靜喝了一口可樂。

「昨天晚上回來之後…」,Sandy咬了咬下唇。

「怎樣?…」

「你很猛」

我直接把可樂噴出來。

「什麼!!??」

我失控的大叫,整個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跟眼前的女人…

「真的假的?昨天晚上我們真的有…」,後面那個動詞我實在說不出口。

「嗯,而且還好幾次呦~~你很厲害喔!」,Sandy的聲音越來越嗲。

「這…不可能吧?我怎麼會」,我的道德世界開始崩解了。

「你還一直要人家叫大聲一點~討厭死了…」

Sandy慢慢走過來把手掛在我脖子上,近到可以感覺她的體溫。

「我…我」,雖然不是第一次跟女人靠近,但她有種讓人喘不過氣的魔力。

「我一直叫:come on 不要停~不要停~」

她故意發出嬌喘聲喊著,我已經將近一年沒有碰過那檔事,被這種聲音一逗我反而緊張多過開心。

她的胸部還貼著我…

「這位小姐,我真的不記得妳說的…那些事,對不起!對不起!」

現在除了道歉實在想不出別的反應,看來我真的在無意識間成了新聞上說的那種王八蛋…

「幹嘛道歉?我又沒怪你,你很棒啊~嘻嘻」,她故意用手指戳著我的臉頰。

「可是我真的沒印像自己有做過那些…」

「不記得沒關係啊…」

「什麼?」

這是一夜情的傳統嗎?出門就是陌生人的意思嗎?

Sandy把嘴湊近我的耳朵,小聲的說:

「再來一次就好啦,我現在沒穿.內.衣喔!」,她說完,在我耳邊輕吹一口氣。

「不行!不行!不行!」

我像觸電般彈開,直退到牆邊,腦裡出現書迷女孩招牌的桃花眼和笑聲。

為什麼…不是嘉紋?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