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19章

《晉小潔》019章

「你討厭我?…」

她的情緒明顯掉了下來。

「不是討厭,只是我們才剛認識,這樣不好!」

「是我…不夠漂亮嗎?」,Sandy往後跌坐在床上。

「不不不,妳很漂亮,但昨天晚上都是我們一時衝動所以才…」

我聽過不少次聖彥一夜情的事,但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眼前這個女孩即便素顏也美得冒泡…怎麼可能被我帶回家來?

「衝動…所以你只是跟我玩玩而已?」,Sandy的表情有點發愣。

她…快哭了?

「我沒有玩玩,我只是覺得昨天的事很不對,但如果我們之間真的有什麼…我…我願意承擔這一切!」

我根本沒想過事情會這麼突然,沒想過這麼快就打破不談感情的想法,但受過的教育和道德感讓我說出這句承諾。

Sandy的頭低了下去,背部微微顫抖,傳來微微的啜泣聲。

我…傷了她的心,成了自己最看不起、最痛恨的玩弄女人的王八蛋。

「小姐…Sandy,都是我不對,我昨晚不該對妳做那樣的事」,Sandy背部抖動得越來越劇烈,哭聲中傳出情緒快失控的抽蓄音。

「反正,你們男人都一樣…」,她斷斷續續說出這句話。

「我…我沒這個意思」

「吃完了就什麼都不承認,原來你昨天都是騙我的…」

我一聽慌了,馬上蹲到床邊,但不敢用手碰她。

「我…我可以負責,但是可以慢慢開始嗎?我們可以重新認識彼此…」

    過去三段感情裡的前兩段太過短暫,我雖然有哄過嘉紋的經驗,現在仍舊很手足無措,我到底該怎麼做?

我好像真的傷了眼前這個女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andy突然抬起頭,非常誇張的大笑起來。

    

她情緒崩潰了!?

「我受不了了!太好笑了,嘻嘻嘻嘻,我肚子好痛,哈哈哈~」

她整個人笑倒在床上,雙腳不停在空中亂踢。

「Sandy、Sandy妳怎麼了?我去叫救護車!」

這種反應我在電影上看過,因為極度悲傷造成的情緒錯亂,接下來她可能會失去理智傷害自己,我趕緊拿起手機。

「你白癡喔!」,Sandy抓住我的手。

「什麼?」

「騙你的啦,笨蛋!」,她眼睛裡還有淚光,所以是笑出來的?

Sandy坐正起來,剛剛難過的感覺就像沒發生過一樣,這女人是怎麼回事?

我是不是沒搞懂什麼?

「你真的很白癡ㄟ,昨天我們醉成那樣最好是能發生什麼事啦!」

「什麼意思?」

「還不懂?意思就是昨天晚上除了睡覺什麼事都沒發生啦!笨蛋!」

Sandy敲了我的頭一下。

所以剛剛全部的內容都是她編的…我又當了白癡的意思?

「虧你還念到博士,笨得跟豬一樣,嘻嘻」

「妳幹嘛騙我!?」

「你的反應很好玩啊,哈哈,而且你真以為我會看上你喔?哪來的自信!」

Sandy好像對自己剛剛一連串的惡作劇很得意。

她這麼說也沒錯,模特兒怎麼可能看上薪水少到可憐的文科博士生…

「所以…昨天晚上真的什麼事都沒有?」,我再次確認。

「對啦!你要確認幾次啊?」

「那妳在我家是為什麼?」

「昨天晚上你的帥朋友把我其他朋友拐去夜店續攤,只剩我一個人,就過去跟你還有你的宅男朋友喝」

帥朋友指的一定是聖彥,宅男朋友不用說也知道是誰。

「然後呢?」

「你的宅男朋友說出什麼副本,酒吧連線太慢要先回家,所以剩我跟你喝,看不出來那宅男還蠻會喝的…」

油頭這傢伙為了電動把兄弟一個人丟在酒吧,不愧是職業宅男。

虧我還常在心裡說他夠義氣,我現在要收回!

「後來我掛了,你就一直照顧我,又說要送我回家,但沒人知道我住哪,只好坐計程車來你家啦~~以上報告完畢!還有問題嗎?林老師~」

Sandy故意歪著頭,假裝清純的張大眼望著我。

「可是妳穿我的襯衫…」

流程清楚了,但我想起還有一些尷尬的細節。

「從你衣櫥拿的啊,我昨晚吐在身上耶,不換衣服超噁!」

Sandy好像很習慣這樣的事情,聽不出來我CARE的點是她直接拿我的衣服…

「那我身上的衣服是?」

「我醒來的時候幫你換的」

「妳換的!?」

「厚!因為我吐到你身上啊,而且只換上衣會怎樣嗎?

「可是我們才認識一天…」

「你這個年紀還會害羞喔,這麼可愛」

「那…謝謝妳喔」

她這麼不在乎,我繼續大驚小怪只會顯得自己很娘…

「ㄟ!嘉紋是誰?」,這次換Sandy露出好奇的眼神。

「是我…前女友,妳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你昨晚狂喊啊!有沒有這麼愛啊?你本來堅持要睡地上讓我睡床上,結果你半夜喊一喊就爬上來了」

「那我有…幹嘛嗎?」,我的心跳又抽了一下。

「沒有~~你爬上來就睡得跟死豬一樣,還跟我搶被子!」

Sandy說這句話的時候,嘴巴嘟了起來,隱約有一種可惜的表情…是我的錯覺嗎?

「過程就這樣?」

「對啊」

「真的?」,被她耍過之後,我變成一個確認狂。

「真到不能再真」

「沒騙我?」

「你很煩耶,跳針喔?」

「我只是想確定沒發生什麼…」

「哦~我懂了!」,Sandy把手指放在唇邊看著我。

她懂了什麼?

「你是不是…真的想發生什麼呢?」

她擺出戲謔的表情慢慢朝我靠近,兩手又勾了上來,直到鼻尖相碰為止,我緊張得不太敢動,雙眼間的距離不到兩公分。

「反正睡過同一張床了…我其實不討厭你喔」

Sandy朝我臉上輕輕呵了口氣。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等等還有事,我…我要出門!」

    我趕緊逃離床鋪,火速套上牛仔褲和上衣,還不小心把手錶掉在地上;

她再度成功讓我難堪,倒在床上大笑起來。

這女人什麼心態啊!?

糟糕!手錶上顯示11點42分,居然跟她耗了這麼久!

不出門一定來不及,我拿了隨身物品就往門口衝。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