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29章

《晉小潔》029章

我趕到樓下的時候,街道上停著消防車、救護車和警車,圍觀的群眾不多,黑煙從三樓的陽台冒出,但是沒有想像中的大火,我頓時鬆了口氣。

 

「先生,請不要太靠近!」

 

一個上前警察擋住我…不過火災為什麼會有警察?是人為縱火嗎?

 

「我是住這邊的房客,冒煙那間是我家,請問嚴重嗎?」

 

「起火點是三樓A室的廚房,延燒到陽台之後波及旁邊兩棟,因為燒的都是外圍,沒有人傷亡,可是財務損失還不確定,我們懷疑有人從內部縱火」

 

縱火!?我不記得自己有得罪什麼人才對…

 

雖然聽起來不嚴重,可是不上去看一下我實在放心不下。認識的其他住戶還穿著睡衣,有的人可能是睡到一半逃出來的,大家都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

 

我心想起火點是自己家,只能很不好意思的跟每個人點頭抱歉。

 

「請問林一揚先生在現場嗎?」,一個像是隊長的消防員喊著我的名字。

「就是我,我是林一揚」

「你是三樓A室的住戶?」,隊長的表情有點可怕,濃濃質問的味道。

「對,還跟另外兩個人合住」

「那兩個叫什麼名字?」,他問話的口氣越來越直接,該不會要說,是我或油頭的電腦沒關造成起火吧?

 

「賴聖彥和簡游同」,隊長低頭看手上的紙,正在核對名字。

 

「那呂心寧是你什麼人?」

「呂心寧?我不認識這個人…」,怎麼會突然有這個名字?從來沒聽過,是女生的名字吧?

「你跟我來」,隊長神情嚴肅的收好紙片,帶著我來到救護車後面,指著坐在裡面的人,精確點說是一個女人。

 

 

「Hi~~無聊咖」

 

Sandy坐在救護車上一派輕鬆的跟我打招呼,身上是我的襯衫,還是早上那副打扮,只是臉上和身上有點被燻黑,腳上穿著我的拖鞋。

 

現在是什麼狀況?

 

Sandy怎麼還沒走?她受傷了嗎?可是看起來好像沒事…

 

「這是疑似縱火的嫌犯,她說整棟公寓只認識你」,隊長的聲音變大。

 

這…這女人燒了我家!?

 

我帶了一個縱火狂回家?

 

「就跟你們說我是在煮泡麵,然後喝完酒不小心睡著」,Sandy開始辯解。

「可是火燒起來之後,妳往裡面倒煤油!」,隊長很火大的感覺。

「我那時候想滅火啊,誰知道他們把煤油裝在保特瓶裡還冰冰箱」

 

一定是上次幫聖彥搞浪漫之後用剩的,拿去放冰箱是油頭幹的,我也是喝過一次才知道…

 

「那起火點怎麼有紙板的碎屑,就是那些紙引燃洗衣機的妳知不知道!」,隊長一整個就認為Sandy在火起之後還猛放燃料。

 

「我…我是不小心倒了煤油之後,想把火拍熄啊,一時又找不到別的東西才用紙板,我又不住這裡!」,Sandy解釋到有點上火,但沒想到隊長火燒得更旺

 

失火用紙板去拍,她真是天才…

 

「妳不住這裡會穿這樣在廚房煮泡麵!說什麼鬼話!」

「我…」

「夠了!林先生,知不知道你女朋友差點把隔壁兩棟都燒掉,現在年輕人怎麼這樣?喝完酒就亂七八糟!還好沒出人命,林先生,請你好好管教女友可以嗎!?」

 

隊長像在罵孫子一樣大聲斥責我跟Sandy,根本覺得她說的都是鬼扯,Sandy看隊長反應這麼大,只好默默扁起嘴不說話。

 

而且他這樣想也沒錯,一個只穿男襯衫的的女人在我家煮泡麵,又表明只認識我,任誰都會覺得她是我的超脫線女友;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連連賠不是。

 

杰仔他們這時候也把車停好,一過來就看到我跟Sandy被消防隊長罵,又聽到隊長說Sandy是我女友,都出現訝異的表情。

 

我覺得很無奈…總不能說她是我喝醉酒不小心帶回家的,之後鄰居會怎麼看我?房東太太如果知道我帶來路不明的女人回家,一定會叫我去睡天橋…

 

大概只有小鬼們會興奮助教居然撿屍體,而且還是個辣妹…

 

「小姐,請妳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隊長罵完剛離開,就有兩個警察過來了。

 

「我真的沒有縱火!我不能有案底的,一定會被開除」

 

Sandy真的急了,好像快哭出來一樣,我開始有點不忍心。

 

「因為無法證明妳是住戶,妳的縱火動機我們有調查的必要」,警察繼續逼近。

 

「證明是住戶?…Honey我好害怕!~~」

 

Sandy跳出救護車奔過來抱住我,我冒出一大堆驚嘆號和問號。

 

這女人又要拖我下水!?

 

「先生,你跟這位小姐在同居嗎?多久?」

「同居…一天吧」

 

其實只有18個小時,我覺得自己逃不過跟著倒楣的命運。

 

「請認真一點回答」

 

警察對我莫名奇妙的答案有點不高興。

 

「Honey!人家搬過來都好幾天了,要跟警察先生說實話啊,真不乖!」,Sandy兩手擠著我的臉讓我說不出話,在耳邊細語道:

 

「幫我一下啦,求你了」

 

管他的,死就死吧!我頓了幾秒將心一橫…

 

「對!我跟她同居快一個星期,她剛搬過來,還不熟我跟室友的習慣,才不小心把廚房燒掉…」

 

我對不起老爸老媽、對不起自己還有讀過的所有四書五經。

 

「耶~Honey,好愛你喔,親一個!」,Sandy在我臉頰上用力一吻!?

 

這下跳到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喔~~~~」

 

杰仔三個人發出長音,完蛋了。

 

「助教,看不出來喔」,杰仔偷偷朝我比個二,大概是腳踏兩條船的意思。

「助教,你好花心喔!壞人!」,菈菈把我當成蘿蔔了…

「助教,那這樣小潔姊怎麼辦?」,小Q連姊都叫出來了,他們對小潔認同得也太快了吧?

 

不對,是我自己公開說要追晉小潔的…我也對不起那對桃花眼。

 

「好吧,如果是住戶明天記得來派出所備案」,警察半信半疑的放過我們,拿起對講機說幾句話就走開了,看來危機解除了,真是有驚無險。

 

抓緊可以喘息的機會,我把小鬼們趕回家,但小鬼們好像真把Sandy當成我不知哪冒出來的女友,菈菈和小Q因為很挺小潔,所以對Sandy抱有敵意,臨走還回頭瞪了兩眼。

 

這兩個小鬼的反應讓我不禁聯想到老爸和老媽…

 

幸虧Sandy穿成這樣抱我的景象,不是在老媽面前,不然那個熱切期盼兒子趕快找個好女孩結婚的母親應該會當場昏倒,老爸會開始瘋狂說教。

 

雖然比起嘉紋,老媽搞不好還比較可以接受外向的Sandy…

 

那如果是小潔呢?

 

奇怪?我怎麼會突然想到老媽的態度…我該不會真是個媽寶吧?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