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30章

《晉小潔》030章

「謝啦,改天請你喝酒!」

 

小鬼們離開之後,Sandy偷笑搥了搥我的胸口。

 

「喝酒不必,不要再害我就謝天謝地了」

 

經過這件事我以後應該連麻油雞都不敢碰,Sandy做了個裝可愛的道歉表情。

 

「對了,無聊咖,再跟你說件事」

「不是壞事就可以了」,我的心臟已經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對男人來說是好事吧,我的衣服燒光了,現在連內衣都沒穿」

 

Sandy說得毫不避諱,引來一些男住戶的側目,我趕快把她拉過來叫她收聲。

 

「妳的衣服為什麼會…」

「我放在陽台曬,還沒收就失火了,所以只能穿這件」,Sandy攤了攤手。

「好吧,妳等一下跟我上去,拿衣服給妳換」

 

還有什麼突發狀況都來吧,我已經無所謂了…

 

我心想只要等現場整理完就可以休息了,兩個警察正在我旁邊詢問其他住戶,我完全沒想到災難還沒結束…

 

「一揚!情況怎樣?」,聖彥從巷口跑過來,應該是丟下工作回來的。

「小火災而已,現在沒事了」

「沒事就好,咦?…喔~~」

 

聖彥注意到Sandy的穿著,表情一下進入狩獵模式,他似乎不記得Sandy,畢竟那晚她有化妝,服裝也差超級多,而且這傢伙每天看過的女人成千上百,他如果記得酒後看到的女人,圓周率都可以倒背了。

 

「嘖嘖,這正妹是誰,我怎麼沒見過?」,聖彥的聲音有點大,引起警察注意。

「先生,你是住戶嗎?」

「喔,起火那間就是我家」

 

聖彥完全沒發現我跟Sandy在狂眨眼。

 

「所以你是這位先生的室友?你的名字是…」,警察拿出筆記本準備紀錄。

「我叫賴聖彥,跟他住這邊兩年多了」,聖彥拿出身分證給警察核對。

「名字沒錯,那賴先生你認識這位小姐嗎?」

 

拜託,快點看我這邊!不要說啊!

 

「我從來沒見過她啊!一揚你真不夠兄弟,有妹都暗藏…咦?你們眼睛痛嗎?」

 

 

 

「我從來沒見過她啊」

「我從來沒見過她啊」

「我從來沒見過她啊」

 

 

 

賴聖彥你這大白癡!!

 

 

 

我跟Sandy被銬在派出所的長椅上,等著第二次的個別偵訊…

 

她縮在邊邊,拿我的外套蓋住頭,幸好警察抓我們之前法外開恩,讓我拿棉褲給她穿,不然Sandy一定會成為台灣司法史上最辣的縱火犯。

 

「我完了…」

 

Sandy的聲音很悶。

 

「我也差不多…」

 

經過剛剛第一次偵訊,我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倒在床上。

 

「如果我被開除,就是你害的,我一定要纏死你…」

「小姐,我冒著被學生當花心男的風險幫妳了,是聖彥穿幫的好不好!」

「不管啦!是你抱我回家還丟床上的,你要對我負責!」

 

Sandy開始鬧彆扭,把外套丟我身上,她引人遐想的話引來派出所警察和其他犯人的注意,我覺得自己快要沒力氣阻止她了,現在只覺得好累。

 

「隨便妳講,我不行了」

 

我把頭靠在椅子上,心想橫豎是要等,乾脆瞇一下。

 

「喂!你現在是男朋友ㄟ,昨天都一起睡過了,你起來面對喔!」

 

她為什麼總愛把話說得那麼讓人誤會…

 

「好好好,我要怎麼面對?」,我真的怕她了,撐著坐起來。

「幫我打給經紀公司解釋,然後等等偵訊你要說我們同居,不可能縱火」

「好,這可以接受」,我點點頭。

「還有一點」

 

Sandy比出一,作怪的表情又出現了。

 

「妳說」,我覺得現在她叫我去殺人都不會意外…

 

「如果被起訴,就用你的名義登報道歉,說都是你喝醉弄的,我只是剛好在場而且有阻止你,可以嗎?」

 

Sandy這句話說得很小聲,而且有點撒嬌的瞪大眼睛

 

我聽完大笑起來,她看到我的反應也跟著笑。

 

 

「我不要」

 

我快速收起笑容用外套蓋住頭,縮到角落準備睡覺,完全不考慮她這個提議。

 

這女人在開什麼玩笑!?

 

我好歹也是國立大學的助教,這種事情如果真上報紙,沒被開除至少也會被記過,搞不好連博士學位也唸不完,而且如果被小潔知道,我在她心目中的偶像地位一定會瓦解。

 

「ㄟ,這個最重要啊!你不這樣做,我本來很紅的形象會全毀耶,報紙會說某知名經紀公司無腦模特兒酒後縱火,起來啦你!」

 

Sandy拉掉我頭上的外套,扯著我的衣服一直鬧。

 

「那你覺得某知名國立大學博士生疑似論文壓力過大縱火會比較好聽嗎?我形象也會全毀,我也可能被開除啊…」,我半瞇著眼說完這一大串話。

 

「反正助教薪水那麼低,又不用做什麼要知名度的工作,大不了我養你」

 

Sandy一副都設想妥當的態度,讓我很無言,默默想到一些事。

 

說到知名度…

 

我想到當初油頭叫我繼續創作,紅到讓書迷女孩找到我為止,不過現在既然知道書迷女孩就是小潔,也可以隨時連絡到她,對我來說有沒有紅好像不重要,甚至創作也只是為了給她看的話,只要透過臉書傳作品給她,或者約她出來當面給她看…

 

小潔給了我力量去創作,為了找到她我必須拼命寫,可是當她出現,我的企圖心反倒沒那麼強烈,想寫是想寫,可是不是那種拼死也要成功的感覺,只剩下為了一個人寫的微小鬥志。

 

這樣是好還不好?

 

我發覺自己有點矛盾…

 

「謝謝妳要養我的好意,薪水低沒關係,我可以為學術奉獻一切」

 

我說了個在研討會和教授面前才會講的幽默笑話。

 

「齁呦!!拜託啦~~」,Sandy繼續拉著我的衣角繼續爐。

「不可能」,我把臉蓋住,真的越來越想睡。

「拜託~拜託~拜託~拜託嘛」,她還真是鍥而不捨。

「沒得講」

 

我把身體翻過來撐在椅子邊緣上睡,脖子往後仰讓我酸到很想死。

 

「我可以…以身相許喔」,她鑽進外套裡故意用很曖昧的口氣說。

「沒興趣,我許給別人了」,還想用這招術玩我。

「真的不幫?」,Sandy口氣有點變了。

「我覺得這件事最多一人一半」

「真的沒得講?」

「我本來就是受害者,失火的是我家耶」,

 

我回答完之後,她沒再說話,安靜了幾秒,派出所裡因為晚了,好像變比較安靜。

 

眼睛闔上沒多久,我感覺到自己跟椅背中間有東西鑽進來。

 

開眼一看,Sandy上半身躺在我懷裡,臉上是邪邪的奸笑…

 

章節目錄

共 68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