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33章

《晉小潔》033章

星期天 早上11點22分 一揚家門口 距離一揚家失火  已經12個小時

 

 

大玉的手停在門鈴上,正猶豫要不要按,就看見小米正在輕鬆的照鏡子,擔心的皺起眉頭,嚴肅對她說:

 

「等一下妳如果跟老大聊天,記得不要露餡,他剛二度失戀不久,家裡昨天又火災,應該還沒完全回復,我們三人的任務就是要讓他先做夢然後慢慢振作,知道嗎?」

 

「知道呀~」,小米收好鏡子正在找梳子,完全沒在聽。

「妳有沒有認真聽我說啊?」大玉很擔心眼前這天兵學妹會說漏嘴。

「有認真呀~」,小米的梳子卡在亞麻綠的頭髮裡,正使力扯開。

「陳文宓,認真聽我說~」,大玉把聲音壓沉了說。

 

「厚喲!學姊~妳跟小洛學長給的台詞我昨天看過好幾次了,都不相信人家」,小米嘟著嘴用高跟鞋蹬了一下地板。

 

「好,那我問妳,今天見面第一句是什麼?」,大玉決定直接隨堂考。

 

「我知道我知道,是「哇~~老大,你感覺氣色不錯耶!有振作起來的感覺喔,Fighting!~」」,小米做出裝可愛的表情,大玉點點頭。

 

「再來是「你最近有沒有用臉書啊?哇~~這女生是你朋友嗎?可愛到冒泡呦!」」

 

大玉出現滿意的表情,他跟小洛在小米的台詞裡加進一大堆狀聲詞和奇怪的形容詞就是為了符合小米傻大姊的個性,也是讓她有時間思考。

 

「前面還不錯,下一句」

 

「下一句是…下一句是…對了,是「天啊~~老大,你們的女兒可愛死了!跟嫂子超像呦,我要當最漂亮的小米乾媽喔!」」

 

大玉差點沒滾下樓去,這糊塗妹連念台詞都不講邏輯的嗎?

 

剛加臉書就蹦出女兒是哪一招,複製人嗎!?

 

「女兒怎麼會這麼快出現!?」,大玉覺得自己快瘋了。

「早點生女兒表示戀愛早點開花結果啊!」,小米很夢幻的兩手交叉放在臉旁。

「我比較想讓妳的腦袋早點開花…」

「好啦好啦~~我想起來了,是「你們有常聊天嗎?感覺是很不錯的女生耶!咦?她敲你了耶,趕快回她嘛~~」,對不對,學姊妳好兇…」

 

「老大如果問小洛為什麼沒來呢?」

「就說他今天早上臨時加課」,小米這點還不至於記不住。

「問我為什麼提早走不一起吃飯呢?」,大玉迅速的幫小米複習。

「就說妳幫他前女…不對,是幫嘉紋學姊去開會」

「問起學姊什麼時候去歐洲呢?」

「我…我不知道耶」,大玉心想這傻學妹是真的不知道,這樣也好。

「然後呢?」

「就交給妳,我在旁邊要幹嘛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說話,人家知道啦,哼~」

 

小米癟著嘴,氣鼓鼓的捲著頭髮。

 

「非常好,我按了喔」,大玉按下電鈴,小米拉拉短裙,襬出自拍專用笑容準備迎接一揚開門。

 

過了兩分鐘,門沒開,大玉又按一次,仍舊沒人應門。

 

老大這次受傷好像真的很嚴重…

 

聽小洛說從那天開始老大就只回一兩次訊息,我們計劃的應該不會有錯,應該會讓他有興趣,畢竟是高人指點過的,可是,怎麼好像還是沒效?

 

小洛、大玉和小米在大學時代都受過一揚很多照顧,也深知她們這個老大常常把事情悶著,過去幾個月幾乎都把自己關在校園裡面,平時生活圈也不大,幾乎沒什麼交女朋友的機會。

 

所以以老大的狀況看,在接近30歲失戀是很可怕的,可能一拖就會到40歲,所以這次無論如何都要推他一把,就算是跟自己老闆嘉紋學姊為敵…

 

大玉按下第三次門鈴,過沒多久,就聽見腳步聲靠近,拔下鏈條,轉動門把,門縫還在逐漸拉大的短短幾秒,小米的台詞已經出口了!

 

「哇~~老大,你感覺氣色不錯耶!有振作起來的感……」

 

太快了啦!小米妳這樣很…

 

奇怪?

 

兩人看著門內同時傻住,開門的是個看上去30多歲的陌生肥胖男子

 

這個人是誰?

 

 

…………………………………………………………………………………………

星期日 凌晨3點09分 聖彥車上後座 距離緊急煞車 還有11分鐘

 

「今天事情比較多,明天就會開始」

 

我在臉書聊天室上打好字,回傳已經遲了三個多小時才看見的訊息,車身的搖晃逼得我只能簡短回應,我收好手機將頭靠在車窗上,外頭的景像很靜態,街燈和路樹在車子的速度之下連成一面薄牆。

 

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好像從酒吧外遇見小潔那刻起,一堆從沒碰過的事就接踵而來,讓本來無聊到難以呼吸的生活變得意外連連。

 

如果把這些寫下來如何?…

 

從遇見她開始寫,就寫失意的作家在快要失去一切之際,出現一個能給他心上再添溫度的女孩…和一個把家裡弄到失火的女孩…

 

但這不就是我自己嗎?

 

想到能給心上增添溫度的女人,我想著小潔的影像和清脆的笑聲,不自覺腦裡也出現某人的頑皮表情

 

不知道Sandy的男朋友接到她沒有?

 

算了!不想了,動筆明天再說,今晚夠累了…

 

我停下心思轉了轉僵硬的頸子,看向前座兩人,油頭睡得很熟,聖彥開車時必聽音樂,可是現在一反常態,顯得很沉默,看起來好像有心事。

 

「兄弟,還好吧?」,我靠近前座。

「是你才還好吧?偵訊結果怎麼樣?」,聖彥在停紅燈的時候側頭問我。

「驚險過關,幸好他們相信我跟Sandy不是故意的」

「是嗎?不是故意的…」,他的臉轉回正面,我發覺他的語氣不是很對勁

「那女孩,是星期五晚上幫你擋酒的小模…」

「如果早幾個小時想起來,我們現在就不會在這啦」,我笑了一下。

「其實剛剛我真的不記得她,是整理廚房看到一些東西才想到」

 

聖彥單手控制方向盤,從口袋摸出一張小紙給我,有燒焦的痕跡,上面寫著7609

 

很熟的號碼…好像是小潔給我的包裹標籤?

 

「記得嗎?那天晚上你拿進來的包裹」

 

我努力回想那天的狀況,但很模糊。

 

「那個快遞包裹就是寄給她的,你還在酒吧裡叫她的名字請她來拿東西」

「Sandy?」

「我剛查了一下,她叫呂心寧,今年27歲,天秤座經紀公司的模特兒,形象不是很好,愛喝酒愛玩,是個在開除邊緣的人」

 

聖彥的口氣很奇怪,好像有什麼我很該知道的事。

 

難怪她對形象這麼在意…不是很好怕毀壞,而是不能再糟了

 

「你也知道我不常喝酒,尤其是喝醉就…」

「那個包裹是她男朋友寄來的」

「然後呢?」,我還是不太懂她想跟我暗示什麼。

「她本來今天要訂婚,你覺得訂婚前夕收到未婚夫寄的東西代表什麼?」

「退婚?」

 

可是從她的態度完全看不出來,我這句話其實猜測居多。

 

她今天本來要訂婚?

 

「不然呢?說你不懂女人還真的是沒說錯」

 

聖彥將方向盤往右打,準備轉彎,他的態度有點冷,是生氣我反應太慢嗎?

 

我不知道下一句該說什麼,只在旁邊默默看著紙片,心想著她今天早上還這樣惡作劇,這種情緒真有辦法藏得如此不露痕跡?

 

從她臉上完全看不見情傷的感覺,明明是如此撕裂的疼痛,她在人前卻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前一晚照樣跟我喝得爛醉。

 

「昨晚她不肯走就是這原因?」

「你拿包裹給她,她就崩潰了,抱著你一直哭」

 

我聽到聖彥這麼說,愣住了。

 

「我…我真的不記得」

「她不肯跟朋友去找那個男人理論,喝醉之後就黏著你,你照顧她一整晚…」

「恩…為什麼是我?」

 

「也許看你呆不會吃她豆腐吧,你被她抱的時候,嚇得半死說一堆男女授受不親、道德不可喪之類的鬼話,都幾歲的人了?哼」

 

聖彥搖頭笑了一下,一副如果是他就會吃的表情。

 

我念文科還真的是沒念錯…

 

所以在吧台上跳舞是唬爛我的?

 

隨著印象逐漸清晰…那天晚上好像真有這麼一段,所以她今早說聖彥跟她朋友去續攤也是騙人的,她為什麼要騙我?明明難過卻要裝成那麼堅強的樣子?

 

她昨晚哭到妝都花掉,說只是想找個可以穩定下來的人,本以為找到一輩子的依靠,結果遇到一個爛人,一個包裹就想結束一切的現實主義者…

 

但幾十分鐘後,Sandy又改口,說自己配不上那個男人,說自己就是賤就是愛玩,會被放棄全是自己活該,我忘了那時候自己是怎麼安慰她的。

 

「火災其實…是她想燒掉這個包裹。」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