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35章

《晉小潔》035章

隔天早上不到九點,我就被聖彥搖醒。

 

他一身西裝滿臉倦容,說要去見客戶,至於為什麼在假日一大早挖我起來,就是要提醒我盯緊房裡那個隨時可能闖禍的女人。

 

聖彥出門前把Sandy的手機交給我,說這東西在地上吵了他一整晚。

 

打開手機,看到有十幾通未接來電,經紀人Jerry打得超過一半以上,Sandy給他的連絡人名稱是” Jerry經紀人老媽”

 

這是他很囉唆的意思嗎?

 

我查詢來電時間,最晚一通是幾分鐘前,還有兩三封訊息,最新的兩條,都是Jerry傳的。

 

「我的Sandy大小姐,總監剛知道妳昨晚闖的禍,趕快回電,不然我們都會完

蛋!」

 

「Sandy,趕快回我電話,現在已經有要求賠償的電話打進公司了,說妳在哪,我去接你,拜託快回電」

 

闖的禍八成是指火災,很訝異這麼快就搞得眾人皆知,不過…Sandy的形象本來就是酒鬼加闖禍大王,一天之內傳開一點都不奇怪。

 

我打開房門偷看,Sandy睡得很沉,臉上還有笑容,不到下午應該不會醒,想起昨晚她淚人兒的模樣,實在不忍心現在叫醒她面對這些麻煩事。

 

而且Sandy熟睡時的臉蛋很漂亮,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尤其那雙穠纖合度的長腿,讓我發呆了蠻長的時間…

 

我在幹嘛,先打電話才對!

 

「Sandy!!你終於回電話了,我都快急死了你知不知道,總監要妳下午五點以前進公司跟她解釋,妳怎麼不說話?」

 

是個很渾厚的男人聲音接起電話,這麼急的樣子,一定是Jerry沒錯。

 

「不好意思,Sandy還在睡,我是…」

 

該說自己是誰?要不要乾脆假裝親戚…

 

「你是誰都可以,Sandy是不是在你旁邊?」

 

「對,他在我床上…」

 

是不是該說房裡會比較好,我怕會被當成林宗瑞…

 

「地址給我,我去接她」

 

從Jerry這麼理所當然的態度看,我心裡百分百確定Sandy一定常醒在不知名的男人家裡。

 

跟Jerry說完地址不到十五分鐘,他就到了。

 

「你好,我是Sandy的經紀人Jerry,請問她在哪?」

 

我一開門,是個大約三十七八歲穿著西裝的微胖男人,髮線有點禿頭的前兆,下額留點鬍子,身上散發著濃濃的古龍水味。

 

沒想到老媽經紀人會這麼大支…

 

Jerry快速介紹完自己就急著探頭找Sandy。

 

「Sandy還在睡,她昨晚狀況不太好,不讓她多休息一下?」,我拉開內門。

 

「她哪一次狀況好過?她喝醉沒哭沒鬧才奇怪,別理她…哪一間?」

 

Jerry沒等門完全打開就急忙走進客廳,我指了指房間的位置,他一進房間就傳來像媽媽罵女兒的狂念,其中參雜著Sandy的抱怨和起床氣。

 

我很好奇這Jerry罵起人來怎麼有股娘氣?

 

娘氣指的不是聲音很高還擺蓮花指那種,而是他罵Sandy時候是不停的碎碎念,從不接電話念到她的穿著,沒有任何吼叫或大小聲,Sandy回應他就跟回應自己老媽一樣很不耐煩。

 

有什麼樣的經紀人就有怎樣的藝人啊…

 

我竊笑一下,走進聖彥的浴室開始沖澡,心想等等Jerry把Sandy帶走就馬上開始寫東西;熱水淋上身體的刺激讓我有煥然一新的感覺,精神回來得比插電還快。

 

正洗頭的時候,電鈴響了三次,然後Jerry好像在跟門外的人說話。

 

來找我的是大玉和小米。

 

恩,會穿我衣服的模特兒和會幫我開門的經紀人,果然是配一起的…

 

我走出浴室的時候,Jerry還在門口繼續念Sandy,大玉和小米一臉的搞不清楚站在旁邊,看到一個女人穿著我的衣服在我家被另一個男人念,無論誰都想不到透這是什麼狀況。

 

總不可能是爸爸來帶女兒回家吧…

 

「老大,這兩個是誰?」

 

大玉很疑惑的移動到我旁邊小聲問。

 

「勉強算朋友…那是她的經紀人」

 

朋友這個答案連我自己都不是很確定。

 

「那女的還蠻漂亮的嘛~哼」

 

小米的語氣透露出競爭心態。

 

「經紀人?難怪我覺得在雜誌上看過那女的…」,大玉在搜尋記憶庫。

「唉呦,學姊妳不用想了啦,會被老大撿回來的一定沒多紅吧!」

 

小米得意的推論引來我一陣白眼,她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對了,妳們怎麼會來?」,我決定轉移話題。

 

「來看看你失戀有沒有好一點啊,不過你看起來好得很…」

 

大玉故意斜眼瞄了一下Sandy,大概是暗示已經有別的女人穿我的衣服。

 

「事情不是妳們想的那樣,我遇到的都是災難,昨天晚上其實…」

 

話說到一半,Sandy突然衝過來用力打了我兩巴掌。

 

 

這是什麼情況!?

 

不到幾個小時被同一個女人呼了兩次巴掌!

 

這兩天喊招誰惹誰的次數真的是再多也不夠,大玉跟小米被這景像嚇得呆住。

 

「對不起,要做給Jerry看的,我跟他說是你把我灌醉帶回來」

 

她摸著我紅腫的臉貼過來細聲說著,手勁異常溫柔。

 

「那也不用真打啊!很痛ㄟ」

 

我小聲回她,臉上還熱辣辣的。

 

「對不起啦,無聊咖,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昨天如果你沒回來找我,我可能早就死了」,她的語氣沉了下來。

 

「什麼意思?」

 

我沒想到竟會扯到這麼嚴肅的事,睜大眼看著她。

 

「派出所那天晚上打給我男朋友,他…已經有新歡了,本來想喝完酒就去死…還有在酒吧遇見你那天也是,兩次都是你拉我回來…」

 

她勾著我小聲說著,像跳慢舞的姿勢,似乎不想讓其他人聽見,小米和大玉一定在討論這個女人到底跟我是什麼關係。

 

「我知道妳本來要訂婚…可是再怎樣也不應該自殺」

 

她竟然試圖自殺兩次?這女人笑容的背後到底壓了多少情緒…

 

「還有…其實我兩個月沒CASE了,下一次的專題照再不行,大概就得捲鋪蓋了,他不要我就是因為…我永遠無法讓任何人相信,他覺得我只愛他的錢,其他人覺得Sandy永遠就是個麻煩貨…你不需要任何原因就相信我,我很驚訝,可能因為你是笨蛋吧,嘻」

 

Sandy故意裝出一派輕鬆的說著,但我感覺得到頸後的雙手在微微抖著。

 

她為什麼總要這樣子,裝得瘋瘋癲癲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相信她,也許是自己了解不被認同不被信任的痛…

 

「我知道,我查過妳的事情,沒關係,我…我相信妳」

 

我的手有點想拍她背的衝動,可是現在這場面不適合。

 

「原來你知道了…那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黏著你嗎?」

 

她放下勾著的手,往後退了一步,眉頭是微皺的認真。

 

「為什麼?」

「你過來一點,我不想讓別人聽到」,她朝我勾勾手指。

「因為…因為…」她聲音很小,靠近還是聽不清楚。

「妳說大…」

 

 

Sandy突然上來給我深深一吻。

 

我反應不及,她吻得很認真。

 

不像之前那樣逗我的輕輕一點,我感到她嘴唇上傳來暖暖的溫度,大玉小米的眼睛差點沒凸出來。

 

 

「因為你是個無聊咖啊!!你臉紅嚕~~笨蛋!!」

 

Sandy吻完之後笑著跳開到門邊,用脣形朝我說「謝謝」,笑著揮揮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門,Jerry對我點點頭跟在她後面離去。

 

這是怎麼回事?

 

她為什麼惡作劇老用這種…讓人不知道該生氣還是開心的方式。

 

那天一吻之後,Sandy就像突然蒸發一樣離開我的生活。

 

我沒有她的電話或者任何聯絡方式,她也沒有聯絡過我,再次見到她,是在許久之後的一個始料未及下…

章節目錄

共 68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