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36章

《晉小潔》036章

Sandy走了之後,我開始向大玉和小米解釋這兩天莫名其妙的一堆狀況。

 

當然也包含遇見小潔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兩人也許是看我在談論小潔的時候總是眉飛色舞,一個勁的幫小潔說好話,在沒看過照片之前就一口咬定晉小潔絕對是個美女,要我跟她多聊。

 

他們也知道「晉小潔」其實是當時對嘉紋說「進小結」被誤認的諧音,但她們兩個聽到真的有晉小潔這個人時,卻沒有我預料中的驚訝反應,不過她們都堅持這個人是今天第一次知道…

 

這兩個傢伙是不是在對我隱瞞什麼?

 

我知道大玉沒了小洛的機車就跟沒腿一樣,小米則是總跟她們屁股後面走。

 

平常三人湊齊才會來我家或約我吃飯,為什麼今天偏偏少了小洛?

 

一定有鬼…

 

我決定從最迷糊的小米試探起,我趁大玉去上廁所的時候坐近她旁邊。

 

「小米,你這裙子是新買的嗎?」,我假裝很有興趣的指著小米的短裙。

「對啊,我在網拍上買的耶,很好看對不對?」

「真的很好看,多少錢?」

「我一次買兩件才1500呦!嘿嘿」,她笑得很得意。

「這麼便宜?」,我問題的速度慢慢變快。

「真的呀!」,小米臉上是滿滿的驕傲。

「哪一系的?」

「韓系啊!」,她當節目助理的正職之外也同時經營衣服網拍。

「什麼材質?」

「應該是絲吧…」,小米嘟著嘴低頭看裙子。

「小潔會喜歡這種嗎?」,我冷不防在問句加入小潔,大玉剛好走出廁所。

「一定會!」

「為什麼?」,她怎麼這麼有自信?

「因為她的衣服是我挑的啊!」

 

大玉奔過來的途中差點踢到茶几。

 

「什麼!?妳挑的?」

 

這什麼意思,她們早就認識小潔嗎?還一起去買過衣服!?

 

「這個天才…就叫妳少講話」,大玉無力的垂下頭,完全敗給眼前這個糊塗妹。

 

「莊涵玉小姐,希望您就這件事情解釋一下」

 

我挑起一邊眉毛看著大玉,叫她坐下來說清楚講明白;小米發現自己說錯話,表情很尷尬的偷偷把位子挪到旁邊,假裝弄著自己的水晶指甲瞎忙。

 

這兩個傢伙果然有鬼…一定也包括小洛。

 

「好,沒辦法了,老大,其實我們三個…認識小潔姊」

 

大玉叫她小潔姊,並不意外,因為資料上小潔的生日大她和小洛快三歲,我只是更確定她們是真的認識。

 

「那剛剛幹嘛死命說是第一次看到,還一直慫恿我追她」

「我們怕說了,你會尷尬不敢追,你這麼龜毛…」,大玉連解釋都不忘酸我一下。

「對不起,我很龜毛厚,追不追我自己會判斷,不勞妳們費心」

 

我頓了一下,突然想到有些問題。

 

「妳們怎麼認識她的?」

 

我隱約看到大玉抓了一下小米的腿,然後小米像被電到一樣開口回話。

 

「就是上次…上次我們去宜蘭玩認識的!對,就是宜蘭!哈哈哈」

「宜蘭哪裡?」,我非常懷疑。

 

「太行山!」,小米不假思索的回答。

 

這…這迷糊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太平山啦!!」,大玉很歇斯底里的糾正她。

 

「那是怎麼認識的?大玉不要說話,小米妳說!」

 

大玉這傢伙反應太快,我怕她說的不是實話。

 

「就是那次我們三個還有幾個同事九個人去太平山玩三天兩夜,小潔姊跟我們住同家民宿,她剛好一個人來自助旅行呦~~剛好住我們隔壁就認識嚕~」

 

小米很流暢的回答,而且情節合裡,聽起來不像假的。

 

「然後呢?大玉還是不準講話!」

 

大玉想插話的意圖被阻止,臉瞬間成了苦瓜。

 

「然後我們晚上就約她一起玩桌遊還有講鬼故事,隔天還一起看日出,後來就邀她跟我們一起跑其他點,小潔姊真的長得超~~漂亮的,而且人也很nice喲!」,

 

小米最後做出她的招牌撒嬌音,以她的反應力應該不可能說謊還這麼自然,而且她說小潔是自助旅行,我回想起小潔的資料,她的確不是住台灣…

 

這麼說起來,一切就真的這麼剛好,她們在太平山遇見小潔,然後她剛好是我的書迷,又在那天晚上在酒吧遇到我…

 

這不是純愛小說才會有的致命巧合嗎?

 

「有照片嗎?」

 

我一瞬間發揮了博士生該有的強烈質疑精神,因為每天受的教育告訴我,當一件事發生太多次就絕對不能相信只是巧合。

 

「有呀有呀,老大,我開給你看」,小米的反應出奇的很快。

 

小米用手機打開她臉書相簿,確實是在太平山照的,他們的打卡裡都有晉小潔,但幾乎小潔都是幫她們掌鏡,很多沒有小潔出現的全體合照上都有「小潔姊照得超好的」、「小潔姊這麼不愛照相真可惜~」之類的說明。

 

少數幾張有標記晉小潔跟其他人的合照,她都戴帽子和口罩還有很大的眼鏡,幾乎看不出來是她…好像在戶外的都是這樣。

 

「她在外面都包成這樣?」

 

我很盡力想認都沒辦法,小米回想了一下,卻再次語出驚人。

 

「因為她好像有什麼很紅的痔瘡…」

 

什麼??小潔會有痔瘡?也太形象破滅了吧!?

 

 

「紅斑性狼瘡啦!!!」

 

大玉第二次的歇斯底里大喊,相隔不到幾秒又出現了

 

我覺得大玉遲早會被小米弄到去精神科掛號…

 

「對對對,紅斑性狼瘡,所以不能曬太陽還有太累,一定要包成這樣才能出去玩,厚!人家只是一時忘記呀~學姊妳兇兇」,小米扁起嘴進行無言的抗議。

 

紅斑性狼瘡?

 

就是那種發起來會有生命危險的症狀,我只在電視上聽過,只知道是很嚴重的病。

 

所以……身患紅斑性狼瘡隨時有生命危險的美麗文青女孩獨自來台灣自助旅行,然後旅行途中巧遇自己心中的偶像,於是兩人情愫漸生…

 

等一下…為什麼越聽越像某部電影劇本??

 

這種事真的會被我遇上嗎?

 

又要趨近於0嗎?又是意外?

 

我還要靠趨近於0這種機率多久?不能靠自己去提高某些事的機率嗎?

 

大玉點了點思考到出神的我。

 

「老大你問這麼多…是想見小潔姊?」,大玉說得很慢,有股試探的感覺。

「妳說見面?」

「恩…」,兩人同時點頭,似乎有點緊張我的答案會是什麼。

 

跟晉小潔見面?…

 

說實話這件事還真的沒想過,那天在酒吧外遇見她,雖然連臉都沒看到,可是那對甜甜的桃花眼和清脆笑聲,讓我印象深刻入骨,所以那時候開始,我很渴望再見她本人,每時每刻想的都是該如何找到她。

 

結果短短一天之內,她以晉小潔這巧合到不行的姿態再度闖進我的生命,看了很多她的照片之後,內心的渴望好像瞬間被滿足,不然也不會在包廂裡高興到和小鬼們玩鬼抓人…

 

「我會放眼睛在你身上期待著喔!」

 

 

也許我最想要的,是她以書迷女孩身分給的那些支持…

 

她喜歡我的書,不代表一定喜歡我這個人,偶像和交往對象是截然不同的,遇見Sandy之後更強烈的體悟到這點;人也許會因一時崇拜迷戀某人,可是真正的愛情不是喜歡就夠了。

 

因為再多的崇拜也有耗盡的一天。

 

小潔漂亮又活潑,我與她相比平凡許多,唯一的優勢就是她認同我是十字這件事,其實短短的一兩句關心,對現在的我好像真的足夠,見到她…會不會反而讓自己失卻焦點

 

我因她重新燃起創作之火,可是創作對我來說還有更深刻的動機,不只是為她…

 

是我自己想寫的吧?

 

是我自己想當回十字的…

 

那個有自信的十字、那個她所認同的十字、那個可以得到更多讚的十字。

 

愛情這檔事,還是先休息一陣子好了。

 

現在見她,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難道就是約她吃飯聊天、喝咖啡、看電影然後拼命追求她嗎?

 

她不會想要這樣的,我也不打算如此。

 

我思考清楚之後、走到客廳的矮桌,慢慢深吸一口氣打開筆電。

 

「要跟小潔見面的,不是我」

 

大玉和小米表情疑惑的蛤了一聲,我眼神聚焦在螢幕上緩緩回答。

 

 

「是真正成為十字的我」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