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小潔》063章

《晉小潔》063章

日期不明 大陸某省會 晚上11點45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女孩額上因恐慌滲出如豆大般的汗珠,浴室內的回音讓她粗重的喘息聲更加明顯,她看著手中的東西,有著兩條線,這兩根細線正式宣告她告別女孩的身分,也暗示著未來人生一個永難抹去的灼痛傷痕。

「女兒啊!妳還要多久,媽好急阿」

「馬上好,再一會兒,我肚疼的緊,等等喔」

    女孩應付完門外母親的叫喊,開始焦急的想藏起手中的棒子,她看看垃圾桶,仍進去沒多久,又趕忙一陣亂翻拿了出來。

不行,不能扔這,一定會被媽發現,該怎麼辦?

    她看向頭頂上天花板的夾縫,搭配喘息聲思考著,心想藏這妥當嗎?

「妳還要在裡面折騰多久?想讓妳媽拉在走道上阿!趕緊開門,馬上!」

    這次是父親的聲音,女孩心中一急,沒有選擇的站上馬桶將棒子塞進夾縫裡,正急著放不進去,浴室門被父親強行打開,剛好目睹女孩的動作。

「妳藏什麼?拿出來!」,父親似乎喝醉了,滿臉通紅,脾氣無緣由的暴躁。

「我…我沒藏東西」,女孩的眼神已經供出了一切。

「妳…妳居然用這玩意!?他馬的,妳這丟人現眼的東西」,父親撿起從夾縫中掉到地上的小棒子,看了一眼,立馬火冒三丈大罵女孩,順手將短柄刷抄起在手裡準備教訓。

「乖小潔,跟媽說這東西壞了,不可能的,妳不會的對不對!?跟媽說那人是誰?」,母親慌忙蹲下去搖著女兒,女孩臉上全是驚恐的呆滯,眼淚已經控制不住的流下,是為害怕或心碎而流早分不清了。

「我…我找不著他,他不見了,不見好久了…」,女孩顫抖的敘述著真相。

「妳怎麼這麼胡塗呀!?我的老天爺阿!」,母親也哭了。

「妳…妳還護著那男的!」,父親氣到說不出話,舉起短柄刷對女孩一頓暴打。

    女孩被打得無處可躲,在浴室裡亂竄,心裡被驚慌壓得近乎崩潰,不停歇斯底里地掙扎狂叫,母親一向阻止不了喝醉的丈夫,只能在旁邊心焦的勸阻。

「今天起,妳哪兒都不准去,不許出門更不許用那什麼鬼電腦!丟人現眼的東西!你不說那男的是誰,這輩子都別想踏出家門!」,父親拋下被打到變型的短柄刷,憤憤離去。

「小潔,妳快跟媽說那男的是誰?我們去找他理論」,母親見丈夫離去,才上前關心瑟縮在浴缸旁的女孩。

「我…我沒騙人,我真的找不著他,那天之後我再沒見過他,網路上也是…」

女孩的情緒顯然已經崩潰,兩眼放空地盯著浴室的一角。

「那他的名字呢?總有個名吧!」

「他…他的筆名叫十字,說自己是個外地來的作家,我真的找不著他,都跟他在網路上聊,見面就幾次…」

「外地?是哪一省?哪裡人?」,母親不停搖晃女孩,好像認為這樣能喚醒她。

「我不知道…聽他口音,像福建那邊,也…也可能是台灣來的」

「妳跟她說那麼多幹什麼!再問我連妳一起打」,父親的聲音從走廊盡頭傳來,正恐嚇女孩的母親,母親不敢違逆酒後的丈夫,跟女孩安慰了兩句趕緊離開。

    女孩倚著浴缸,淚水和抖動的身體再也忍耐不住,全部爆發出來,撕心裂肺的哭聲裡夾雜著邏輯混亂的細語。

「十字哥…你到底在哪?怎麼不見了…我找不著你我好怕,來找我來接我好不好…你不是說會永遠疼我對我好嗎?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

星期四 晚上8點半 某報社辦公室 距離十字結全民狂奔已經二十二天

   男人神情認真的同時操作筆電和桌上電腦,他的動作相當熟稔幹練,完全沒有因為敲鍵盤又用滑鼠而忙中有錯,筆電上開著多封電子郵件;桌電上則是兩張並排的大照片,更清楚的說是一男一女的臉書黑白大頭照。

    照片上的男性左臉有個金屬風格的十字圖案;女性則是右臉畫著桃花花瓣的圖型,兩人用同風格的拍攝手法營造非常吸引人的戲劇效果,這對照片最近在新聞上相當常見。

    電腦桌上的筆記本上也是密密麻麻,以一個畫成橫軸的圖表為核心,旁邊有著許多附註,似乎是在調查某個事件的發生經過,大多數的關鍵字圍繞著兩個關鍵字。

十字、晉小潔

男人沉默地忙了許久,才發出一聲疲累的長吁,靠在椅子上揉著眼睛閉目養神。

這會是真的嗎?

如果查證屬實,那將是有史以來最荒謬離奇最大規模的網路暨商業詐騙事件…

章節目錄

共 71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